繁體

語言

請選擇您的語言

牧養群羊                                           

拉闊信仰

盼望勝過面子!? 

基督復臨安息日會與新加坡華人民間信仰喪禮之比較及佈道策略(一) 

「喪禮文化」篇

傅志華牧師(博士)/新加坡

新加坡重生堂主任/新加坡區會華文事工佈道主任

 

此篇摘錄自筆者博士論文《基督復臨安息日會與華人民間信仰喪禮之比較:以新加坡為例》。

 

死亡令人心生恐懼且無法避免儘管現代醫學和科學突飛猛進我們最終仍需面對死亡所帶來的哀傷與別離新加坡華人社會面對死亡的態度也凸顯了華人的倫理價值觀在至親逝世時遵照傳統禮俗為之辦理後事顯出對孝道的重視並提醒子孫飲水思源勿忘祖先」。因此有人認為基督教所辦之喪禮不夠隆重無法對死者表達追思之實意其儀式過於簡單草率不能彌補對逝者的虧欠與感恩之情成為許多新加坡華人歸信耶穌的顧慮之一

 

然而, 筆者認為基督教的喪禮不但可讓死者家屬感受到教會對他們的關心牧者的專業牧養的關懷和基督信仰對華人孝道及慎終追遠的重視同時也可藉此實踐廣傳福音的大使命

 

本文嘗試分析新加坡華人民間信仰及基督復臨安息日會之喪禮所蘊含的意義並探究兩者在死亡觀上的相同及差異之處亦分三篇聚焦論述喪禮文化」、「孝道死亡觀之觀點比較進而論證基督教喪禮並未背離華人尊親傳統且帶給死者家屬更大的安慰與盼望同時提出基督教牧者如何藉由喪禮來實踐傳福音的使命宣揚上帝的信實與慈愛同時引領人們更深切地思考生命存在與存活的真意

「喪禮文化」之差異

喪禮文化主要從制度器物和觀念三個主要的層面來進行探討比較民間信仰的喪禮極着重莊嚴性和超越感然而喪禮上的祭祀和對安撫亡魂一事卻帶給喪家一種莫名的擔憂基於對鬼魂的恐懼喪禮之中出現許多禁忌衝煞恐有所疏漏而得罪祖先惹禍上身基督復臨安息日會的喪禮則為榮耀上帝並讓人透過逝者的生命見證更懂得將一切交託於主同時盼望能藉機與至親再次相會兩者喪禮之間在文化上不同的觀點分別就下列幾點說明

 

透過喪葬事宜, 除了表彰家族的權勢與對逝者之敬虔外也在意旁人對家族成員盡孝的觀感因而產生出新加坡殯喪葬的特有文化, 其中喪服法事物品及出殯陣頭最為明顯根據新加坡殯儀館殯儀策劃師廖經理說明:「在新加坡民間信仰的喪禮所進行事宜都明顯地嶄露喪葬禮的面子文化』:弔唁人數殮禮靈堂擺設輓幛數量法事的物品與祭祀喪服樂隊出殯排場和棺木的貴廉及墳墓修築等。」

 

喪服

儀禮喪服禮記裏都提到喪服的規定分斬衰齊衰大功小功緦麻五等通稱五等喪服無論血緣關係的親疏遠近在觀念上總會認定是同一家族內的事如果不在五服之內自然屬於外人所以從喪服中可以看出中國人內外有別的家族觀念(註1。 

 

從表面上觀察喪服單純是一個血緣關係的親情體現然而五個不同的等級都表現出君臣父子夫婦之間長幼有序的觀念等級的區分愈細密親疏遠近的分寸愈清晰而內外輕重的相對關係愈能掌握家族血緣的凝聚力則愈強韌且堅實

 

法事用品

廖經理對有關民間信仰喪禮的特有文化說道: 「除了喪服之外法事的用品更有顯著的面子差別如靈堂設計高雅與否燒冥錢的數量多寡超度法事的隆重度以及出殯隊伍的規模。」

 

然而在一分錢一分貨的對比下若喪家經濟比較窘困逝者的靈堂就比較簡單也不會出現這些紙糊藝術品法事超度也相較簡化相對地,「有錢的喪家所主辦之法事盛大隆重且進行更多的功德超度盼能讓逝者在陰間享有更好的待遇或可以早日投胎轉世這些流行的紙紮陣頭儘管只是短暫存在殯葬過程中一瞬間就要被焚燒」,但對於一些較富有的喪家而言這些物品能讓喪禮更為體面氣派更顯高級且與眾不同」。因此喪家都非常願意消費因其代表着喪家深怕逝者陰間生活未得妥善的照料抑或子孫陽世生活不得眷顧必定會備妥巨款和大量的冥品」,或多作幾場法事來超度逝者以確保他在陰間能享有更好的生活

 

出殯陣頭

新加坡華人民間信仰喪禮守靈超度後就發引還山將逝者從家裏或殯儀館送出往土葬或火化根據李永求學者解釋殯葬隊伍分為數個小陣這些個體的小陣稱為陣頭」。華人社團出殯陣頭裏有着各種各樣的陣頭富有人家的陣頭眾多引人注目。(註2因出殯陣頭聲勢浩大沿路擠滿圍觀者大多數人都讚揚其子孫的孝行更覺得逝者必可得到慰藉並賜予子孫們更多福氣和保佑

 

綜上所述民間信仰所流行的紙紮陣頭法事物品的體面氣派」、「高級且與眾不同的喪禮文化今已變相成為奢侈面子文化」。這些原本表達着人們哀痛情感的象徵物在今日已被遺忘甚至成為商人在買賣中的項目」,變成賺錢的商品

 

針對民間信仰焚燒冥紙和冥品之習俗新加坡佛總弘法主任釋演培法師在聯合早報呼籲革除此種陋俗:「對於這些迷信的行為確有除掉的必要諸如焚燒紙錢紙屋冥品等等實在要不得而且更是無謂的浪費。」弘法主任也解釋人所需要的是生活上的安寧:「鬼與人類環境是絕對不同的人類現代的紙幣只能由人類使用如用冥紙焚化不但人如其假鬼亦同樣知其假騙人固不是做人之道騙鬼更要不得鬼如知你騙他會來找你麻煩那可不勝其擾從此鬼會一直糾着你使你全家不得安寧。」 (註3基於恐怖鬼魂心理喪禮之中便出現許多的禁忌衝煞因恐有所疏漏而得罪祖先惹禍上身使得整個喪葬禮都處在戰戰兢兢氛圍中進行

 

基督復臨安息日會「追思禮拜之本質」

然而基督復臨安息日會主張在喪禮中所有的儀式及禮拜皆是為了安慰喪家及其親友使其親人在悲傷哀慟中能得着安慰及力量參與禮拜的人與喪家同憂同悲發揮主內愛的團契正如奧古斯丁所言:「喪葬的安排墓園的設計追思禮拜的盛況等等事宜事實上都是為了撫慰活着的人而非有助於死者。」(註4故追思禮拜之目的除了追憶故人外更是為了活人而設立及舉辦為逝者感謝讚美上帝因祂是賜人生命恩典使人復活的上帝同時也見證上帝對逝者生前的眷顧與帶領讓參赴喪禮的親友或未信主的朋友可以得知福音是好消息並藉此提醒與會者對死亡之警覺俾使與會者思想人生的終結而歸信救主

 

因此為明白追思禮拜之本質基督復臨安息日會在進行追思禮拜時會向與會者及喪家呈現出下列七方面重要信息: 

 

死者的生命故事與追憶

追思禮拜可以激勵與會者使其對生命與死亡有正確的認識當與會者聆聽逝者事蹟時有如逝者蒞臨現場做見證一般在聆聽逝者生命故事之陳述時能感受與死者的生命再次接觸, 並同時追憶他過去的一切不論男女老幼身份地位每個人的生命史中都帶有感人或可取的故事作為追思禮拜的主持者盡可能發掘逝者生前美好的事蹟以供與會親友於禮拜中追思逝者並將逝者的生命故事透過追思儀式再次與人分享

 

對死亡真意的認知

本會認為只有睡了的信徒而沒有死了的信徒因為這是本會對死亡觀的信念本會認為死人沒有知覺不知道時間的過去當復活之時就如同在死後立刻臨到對基督徒來說, 死就是睡着等待不再有試探試煉悲傷並且復活時是榮耀永生的恩賜逝者已歇了他一切的工息了一切勞苦如此信息能帶給喪家莫大的安慰和鼓勵並清楚死後的盼望

 

知曉上帝的愛、主的復臨、復活的生命和上帝對人的關心

本會的追思禮拜信息透過簡明的儀式凸顯我們能戰勝死亡的確信因為上帝的愛耶穌的復臨使我們又可與摯愛相聚祂不僅關心逝者的復活也期盼其親屬能與其摯愛在那日再相見

 

就如基督復臨安息日會創始者之一懷愛倫Ellen G. White1827 ~ 1915在本會的神學手冊》(Handbook of Seventh-day Adventist Theology) 中所闡述:「對於那些在基督裏死了的人這意味着由無意識深睡式的死亡回復到有生命對於那些在祂復臨時仍活着的基督徒也意味着轉變成在新天新地中不朽的存在對於所有在基督裏的人這將包括一個新的身體一個得榮耀且不再受死亡威脅的身體。」(註5) 

 

故此追思禮拜超越一般的喪禮儀式其關鍵在於它將人的告別與上帝產生連結從信仰上賦予死亡新的意義激勵參加追思禮拜之人彼此關懷慰問並讓家人及親友對生命與死亡有正確的認識從而重新得到動力使福音進入人心

 

生命的價值

按照本會對聖經的理解人不能靠自身的能力獲得長生不死唯有藉着上帝的恩典和仁慈人才能獲得永生並且我們每個人的存在並不是一種意外而是依着上帝的計畫而成就雖然死亡凸顯出生命的短暫但追思禮拜卻能讓人看到生命的重要生存的價值叫人如何活得更精彩使存在更具有意義

 

死者的臨終遺言

人走到生命盡頭時他所說的話不但友善更具有對人生的體悟正所謂人之將死其言也善」,各類的臨終語錄總可以帶給活着的人許多生命的啟迪就如舊約聖經記載以色列族長的死前遺言大多是為子孫們祝福之語因此在追思禮拜中我們也將逝者的臨終遺言作完整詳實的重述呈現逝者臨終前對其親人的祝福語能使人再次記起上帝的賜福

 

安慰喪慟喪家

根據蔡佩真在華人家庭關係脈絡中悲傷表達模式之探討的文章所述宗教信仰對引領悲傷的表達方式相當有幫助受訪者認為所屬的宗教社群所提供的支持形式是重要的支撐有宗教信仰的喪親者比沒有宗教信仰的喪親者能更快速地處理哀傷的情緒。(註6) 由此更凸顯本會的追思禮拜更有助於家屬悲傷情緒的抒放並更快度過喪慟時期

 

向上帝表示決志的機會

魏連嶽在死亡神學一書中對於追思禮拜做如此結論:「基督徒在死後能夠享受一個好得無比的永恆生命所以當基督徒面對死亡時就像是面對一個門檻』。當基督徒跨過這個門檻之後不是進入死亡的黑暗中而是進入永恆的光明中不是永遠分離絕望或滅亡而是進入真正嶄新喜樂永恆的生命。」 

 

基督復臨安息日會相信上帝藉着耶穌的死使人類得以重生除去死亡的勢力使得死亡對於基督徒而言不但不可怕反而是歡愉地盼望能與主同在的時刻在追思禮拜中引人思索死裏得重生的問題並使其能向上帝決志盼望和迎接這應許的到來

綜上所述筆者認為喪禮上, 這些差異不言而喻並且可藉此機會讓與會者明白逝者一生的功績源於上帝叫人懂得將一切交託上帝並盼望將來能與至親再次相會因上帝已藉着耶穌的死使人類得以重生除去死亡的權勢因此死亡對於基督徒不但不可怕反而是能與主同在的宏福之望讓人於基督教喪禮中深思這些問題使其能夠決志盼望和等候這應許的到來

 

編者按

本文是作者傅志華牧師在探討《基督復臨安息日會與華人民間信仰喪禮之比較及佈道策略:以新加坡為例》的系列文章第一篇,餘下2篇分別為《「慎終追遠」是佈道?》及《傳逆轉死亡的盼望》。如有興趣,歡迎掃瞄各篇的二維碼(QR Code)瀏覽細閱。

 

註釋

周何,〈中國傳統喪禮含義〉,http://m.dizang.org/dzfm/zz/ p34.htm (2017419日存取

 

李永求,《魂氣歸天馬來西亞華人喪禮考論》(吉隆坡:漫延書房,2012),123-4

 

黃叔麟,〈焚燒冥紙之陋習〉,《新加坡聯合早報》(1987 825日刊載),25

 

Augustin, De Cura pro Mortuis Gerenda 4 (FC 27:355). 中文引自魏連嶽,《死亡神學》(台北:校園,2016),293

 

Dederen Raoul, Nancy J. Vyhmeister and George W. Reid, eds., Handbook of Seventh-day Adventist Theology, vol. 12 of The Seventh-day Adventist General Conference, ed. Dederen Raoul (Washington, D.C.: Review and Herald Publishing Association, 2000), 111-5. 

 

蔡佩真,〈華人家庭關係脈絡中悲傷表達模式之探討:以台灣經驗為〉,《台灣心諮商季刊》卷 期(2012): 22-4

魏連嶽,《死亡神學》(台北:校園,2016),3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