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语言

请选择您的语言

2017年1月_羊问牧答
信仰与生活的疑问
黄兆坚牧师/香港
退休牧师
◎黄兆坚牧师 口述/洪雅珊姐妹 笔录

Q:传统中式婚礼上,新人要向父母及长辈跪下「奉茶」,面对非基督徒的父母,新人要如何做?

A:首先,我们要明白「各处乡村各处例」。每一个国家、民族、地区都有不同的礼仪文化。日本人的90度鞠躬礼、菲律宾人见到长辈要将对方的手碰在自己额头上、韩国小孩新年起床的第一件事是要穿好韩服对父母长辈磕头拜年等。

对基督徒而言,我们不跪拜祖先、偶像,《圣经》说:「死了的人毫无所知,也不再得赏赐」(传9:5)已经过世的亲人,不会再感觉到我们的不舍,也不会有喜怒哀乐,他们是像「安睡了」的状态,不会接收到我们「单向的」表达。

但婚姻仪式、新年礼仪等,是对活人出于尊敬的表示,而且对方也可以感受到被尊重,这样的表达是「双向的」。

在《圣经》里有两处地方,令我很感兴趣,写敬拜上帝的人如何面对人的礼仪。但以理被丢在狮子坑内,「次日黎明,王就起来,急忙往狮子坑那里去。临近坑边,哀声呼叫但以理,对但以理说:『永生上帝的仆人但以理啊,你所常事奉的上帝能救你脱离狮子吗?』但以理对王说:『愿王万岁!』」(但6∶19~21)

「愿王万岁」―这是当时臣子与王见面时的礼仪。当然,人是不可能有万岁的,但做君王都喜欢听好话,吉祥的话,但以理不理王的新令,照样一日三次双膝跪在他上帝面前,祷告感谢。(参阅但6∶10)同时在面对王的时候,亦根据礼仪行君臣之礼。这处可见信仰与礼仪之间是没有冲突。

另外在〈列王纪下〉第5章内亚兰王的元帅乃缦的大麻疯得到上帝的医治,他就归了主,并向上帝的仆人以利沙送礼答谢。以利沙拒绝礼物,但乃缦仍向以利沙忏悔说:「惟有一件事,愿耶和华饶恕你仆人:我主人进临门庙叩拜的时候,我用手搀他在临门庙,我也屈身。我在临门庙屈身的这事,愿耶和华饶恕我。」(王下5∶18)这一次乃缦所行的不只是礼仪,在英文《圣经》上指出王当时是倒在乃缦的臂弯内,所以当王屈身时,他也需要一同屈身。当时乃缦已经归信上帝,但王是拜假神的人,乃缦因着身分所以做出尊敬假神的行为。不过以利沙并没有评论他这是对与不对,只是对他说:「你可以平平安安地回去!」(王下5∶19)

《圣经》十诫清楚写明「不可跪拜那些像。」(出20∶5)那为甚么以利沙不斥责乃缦的行为呢?我想以利沙明白乃缦初信主,而他已经知道不该在庙内行屈身礼,可是在庙内连君王也屈身时,搀扶着王的臣子很难自顾站着。这件事上以利沙没有用「对与不对」去评论,只回应∶「可以平平安安地回去!」这回应在英文《圣经》上也可能指「非过去」,所以不单说他曾因工作原故在庙内屈身,也同时指他日后做同一工作时,也仍会如此。

〈约翰福音〉第4章内耶稣与撒马利亚妇人的对话里,说出敬拜上帝的重点∶「上帝是个灵,所以拜他的必须用心灵和诚实拜他。」诚实在希腊原文是「真理」的意思,所以敬拜上帝是用心与真理去做。对真理的认识多少与领受的深度各人不一样,但敬拜的心和对真理的看重可以相同,《圣经》说∶「多给谁,就向谁多取;多讬谁,就向谁多要。」(路12∶48)说回刚信主的乃缦,他因麻疯得了医治就连忙带礼物给以利沙并承认他的罪,以利沙明白他对真理的领受才刚起步,但他已明确地表达了敬畏上帝的「心」;相反,跟随以利沙多年的仆人基哈西眼见主人不愿收取礼物,觉得主人对他太仁慈,居然指着上帝起誓说要追回这些礼物(王下5∶20),并向乃缦说了谎,讨了银子和衣裳,由乃缦的仆人抬回去基哈西的家。他与神人以利沙共处多年,真理上他的认知必定不少,可是他没有对上帝敬畏的「心」,却只有「贪心」。他的下场就是得到乃缦的大麻疯,直到永远。(参阅王下第27节)

所以,信仰与传统仪式相遇时,先要认清「心」归何处、对「真理」的领受、同时也要尊重各地文化与风俗。在信仰上,我们要常常问「为甚么?」,为甚么我们这样做?为甚么不?不要只吸收「二手真理」(就是只听别人讲解《圣经》教义,而自己从不思考),这才有健康的属灵生命成长。对于风俗习惯,我们当在没有与《圣经》抵触下尊重别人,仪式非宗教的中心,乃是为宗教的内涵服务。在我儿子的婚宴上,也有照传统习俗安排「奉茶」的仪式,不过我没有要求他们下跪。在这快乐的日子,奉茶是他们表达对父母的尊敬,身为父母当然欢喜地接受,我也乐于参与这个传统,快快乐乐地享受这杯儿子媳妇茶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