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语言

请选择您的语言

牧养群羊
拉阔信仰
无可取代!? 
「人工智能」机械(器)人为何不能取代人传福音?
陈韦豪牧师
美国/罗省粤语教会堂主任

「人工智能」發展蓬勃,各大科技公司相继投资逾亿元美金来研究此项技术,并期望把成果融入实际的生活应用上。首先,按网上牛津字典定义:「人工智能」为有关电脑複製人类行为的学术领域之研究。另外,某科技企业定义:「人工智能」指的是能模彷人类的智慧而执行任务的系统或机器,可以根据所收集的资讯不断自我调整、进化(註1)。

「人工智能」已应用于诊断病人的身上:乳癌是第二号导致女性死亡的癌症疾病,配合「人工智能」的诊断系统效果,速度及成本只是基因组检测(genomic testing)二十分之一。(註2)展望「人工智能」的發展,将会由过往于统计、分类及分析等用途,而逐渐转向到加强系统的自我学习性, 并且迈向像人类的深度学习阶段。(註3)

科技与「人工智能」有利传福音
根据以上的资料,「人工智能」已经可以实用在传福音的用途上。其实在人类的历史当中, 不乏以新科技协助传福音的情况。犹大国于公元前587 年亡国后,他们为了免被同化及保存其独特身份,祭司及领袖等人便着手就口述传统转化成文字记录及编撰经卷(註4),他们使用该时代的「科技」―文字记录,把珍贵的信息保存并传开到散居各地的犹太人中。

往后到1455 年2 月23 日,德国工匠约翰内斯.古腾堡(Johann Gutenberg,1398 ~ 1468)使用活版印刷书籍―《圣经》―福音的传播便进入了另一个纪元。《圣经》不再仅限于是收藏于修道院或贵族才能拥有的物件。虽然未远到普罗大众都有能力阅读《圣经》程度,但福音放在一个可容更多不同阶层的人能接触的范围内。其后,世界的發展达到收音机及电视普及的年代, 这些科技造就了福音的信息能无远弗届地进入更广泛、更偏远地方。

传送影像及声音,其内容包含着动人的音乐,以及使人感动的见证故事。它甚至能越过围牆进入封闭的国度。过去的三十年,互联网被广泛应用。在南加州区会的会议中,区会行政人员曾经鼓励地方教会更新并善用网页做福音工作。因为现代人在未亲身踏入教会的大门前,很多时候已从网上的资讯平台接触该教会。这就使教会使用网上各种平台做传福音的工具,更如雨后春笋一般普遍起来,受众接收资讯不再需要按时由电台或电视台安排,各人可以随自己的喜好及需要寻求合适的信息。

在今天,受惠于科技的进步,核心处理器的面积大为缩小,却同时不影响其运算的速度下,同时「人工智能」的系统已可以安插于手机的系统中。某品牌的手机系统于说明(註5)中指出其「人工智能」芯片是可以达到「人面识别」、「学习图像」及「深度理解」文章中的语言情感等效果。相信在程式员特别编写及建立其资料库后,「人工智能」已可以把救赎人类的福音,像信徒与人查考《圣经》般,把查经的内容从头到尾,一字不漏的与有兴趣人士分享。

「你」不可取代! 
腓利按主的吩咐向南走,往迦萨的路上去(参阅徒8:26)。之后,圣灵就提醒他要去靠近埃塞俄比亚女王甘大基的手下总管银库太监的车(参阅徒8:29)。他们便开始谈论有关那位太监所念的〈以赛亚书〉内容(参阅8:30 ~ 35)。显然在这个场景中,出现了能启示上帝的圣言,和将基督的恩典显明给我们的圣灵,但上帝仍然让腓力参与其中。「预言之灵」提到:「上帝并不需要依赖人,才能推展祂的圣工。祂大可用天使,作祂真理的特使;或像昔日在西乃山上颁布律法时一样,亲自出声来宣扬祂的旨意,但祂为了要在我们心中培养行善的精神, 而决定使用人从事这种工作。」(註6)因为传福音的使命,对于基督徒在世上实践因信成义,具有重要的价值。

科技及「人工智能」,都可以成为有效的载体。在耶稣基督升天时的应许一直未有改变;上帝按祂美好的旨意,今日仍然继续向信徒發出呼召:「但圣灵降临在你们身上,你们就必得着能力,并要在耶路撒冷、犹太全地,和撒马利亚,直到地极,作我的见证。」(徒1:8) 

昔年,埃塞俄比亚的太监向腓利说:「没有人指教我,怎能明白呢?」(使8:31)太监手中已拥有让他得救的福音信息,可惜他并未能分析与明白福音信息的内容。今天,互联网的出现,无疑帮助了我们获得更多信仰的知识与理解。笔者认同一位退休牧者的意见,他说: 「现今传道人预备讲章较从前容易,因为网上的《圣经》工具方便易用。另外,透过不同的搜索引擎可以找到各式各样生活例子或信仰见证可供分享。可是,与圣灵同工而来的分析能力,或从得胜或跌倒的经历而得的见证,与情感的表达,就只有那些跟从基督的人,才能够表达出来,这就是埃塞俄比亚的太监要寻求的「人」。

《文字佈道指南》说明:「现今在各处,人们莫不正在选择自己的立场;或置身于真理与正义的大纛之下,或甘列于企图争取至高地位之叛逆权势的旗帜之下。此时此际上帝所给世人的信息,必须以超特而具有能力的方式传出, 使人们与真理發生面对面, 心对心,思想对思想的关係。」(註7)这种人与人之间的交流,就是传福音中不可缺少的元素。再举一个例子就是当我们有需要拨打热线寻求协助时,你比较喜欢接听员或语音通话系统回应你的需要呢?上帝创造「人」类,使「人们」从沟通中彼此互相劝勉。

有视觉未必有视野
巴瑞斯教授(电脑科学系,奥利弗拿撒勒大学) 在他的一篇文章《在人造的科学中寻找神》(FINDING GOD IN MAN-MADE SCIENCE)(註8)提到有关「人工智能」与上帝的创造。他有时感到其他科目学系不管怎样都会接触到上帝的创造的事物。可是电脑科学系却不一样,看来,所有的研究算法(algorithms)和程序(programs)都是人为的事项。但他从研究「人工智能」上,却發现上帝能创建的,人类却是不能。虽然编写程式人员已经开發了可以帮助机器「看到」的功能那仅是「视觉」。可是,视野(vision)不仅仅是视觉。视野需要具有理解所见事物的能力。人类无需具有深厚意识的理性分析,已经可以管理和理解这种「视野」的能力。

由此可见:拯救生灵仍需要的是由上帝创造的「人」来做,因为上帝已赐予「人」们独一无二的天赋。由以上论述, 我们可以看到:在历史长河中,每个时代都有發展传意媒介:口语、文字、印刷、电话、电讯、广播、电影、电视、数码传播、以至今天的「人工智能」。这种种传意媒介,也被不同世代的基督信徒利用, 作为广传福音的工具。我们却要明白,这些都不过仅是「工具」而已。信徒传扬福音,最要紧的是由「人」来参与,传福音的事工会遇到「得时不得时」。所以怀爱伦师母(1827 ~ 1915)说:「在你为别人作个人之工前,要多进行私下的祷告。因为要明白救灵的科学,需要有很大的智慧。在你与别人交往以前,要先与基督交往。要在天国的施恩座前获得为别人服务的资格。」 这就是为何「人工智能」(註9)在传福音的工作上,无法取代人的角色和重要性的原因。


1 https://www.oracle.com/artificial-intelligence/ what-is-artificial-intelligence.html 

2 https://insidebigdata.com/2017/03/15/deep-learning-ai-success-stories/ 

3 https://www.mckinsey.com/featured-insights/ artificial-intelligence/notes-from-the-ai-frontier-applications-and-value-of-deep-learning 

4 John Bowden, A history of Israelite Religion in the old Testament Volume 2: From the Exile to the Maccabees, Trans. Rainer Albertz, OtL (Louisville, KY:WJKP, 1994) 

5 https://developer.apple.com/machine-learning/ core-ml/ 

6 怀爱伦,《给管家的勉言》,第三章 {CS 20.1} 

7 怀爱伦,《文字佈道指南》,第一章 {CM 1.3} 

8 Bareiss, C. (2002). Finding God in Man-Made Science. In R. A. Knott (Ed.), College Faith: 150 Christian Leaders and Educators Share Faith Stories from Their Student Days (Vol. 1, pp. 115–116). Berrien Springs, MI: Andrews University Press. 

9 怀爱伦,《论祈祷》,31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