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语言

请选择您的语言

牧养群羊                                           
拉阔信仰
盼望胜过面子!? 
基督復临安息日会与新加坡华人民间信仰丧礼之比较及佈道策略(一) 
「丧礼文化」篇
傅志华牧师(博士)/新加坡
新加坡重生堂主任/新加坡区会华文事工佈道主任
 
此篇摘录自笔者博士论文《基督復临安息日会与华人民间信仰丧礼之比较:以新加坡为例》。
 
死亡令人心生恐惧且无法避免,儘管现代医学和科学突飞猛进,我们最终仍需面对死亡所带来的哀伤与别离。新加坡华人社会面对死亡的态度也凸显了华人的伦理价值观,在至亲逝世时遵照传统礼俗为之办理后事,显出对孝道的重视并提醒子孙「饮水思源,勿忘祖先」。因此有人认为基督教所办之丧礼不够隆重,无法对死者表达追思之实意;其仪式过于简单草率,不能弥补对逝者的亏欠与感恩之情,成为许多新加坡华人归信耶稣的顾虑之一。
 
然而, 笔者认为基督教的丧礼,不但可让死者家属感受到教会对他们的关心、牧者的专业、牧养的关怀和基督信仰对华人孝道及慎终追远的重视,同时也可藉此实践广传福音的大使命。
 
本文尝试分析新加坡华人民间信仰及基督復临安息日会之丧礼所蕴含的意义,并探究两者在死亡观上的相同及差异之处,亦分三篇聚焦论述「丧礼文化」、「孝道」与「死亡观」之观点比较,进而论证基督教丧礼并未背离华人尊亲传统,且带给死者家属更大的安慰与盼望,同时提出基督教牧者如何藉由丧礼来实践传福音的使命,宣扬上帝的信实与慈爱,同时引领人们更深切地思考生命存在与存活的真意。
「丧礼文化」之差异
丧礼文化,主要从制度、器物和观念三个主要的层面来进行探讨比较。民间信仰的丧礼极着重庄严性和超越感,然而丧礼上的祭祀和对安抚亡魂一事却带给丧家一种莫名的担忧。基于对鬼魂的恐惧,丧礼之中出现许多禁忌、冲煞;恐有所疏漏而得罪祖先,惹祸上身。基督復临安息日会的丧礼则为荣耀上帝,并让人透过逝者的生命见证,更懂得将一切交託于主,同时盼望能藉机与至亲再次相会。两者丧礼之间在文化上不同的观点,分别就下列几点说明。
 
透过丧葬事宜, 除了表彰家族的权势与对逝者之敬虔外,也在意旁人对家族成员尽孝的观感,因而产生出新加坡殡丧葬的特有文化, 其中丧服、法事物品及出殡阵头最为明显。根据新加坡殡仪馆殡仪策划师廖经理说明:「在新加坡民间信仰的丧礼所进行事宜都明显地崭露丧葬礼的『面子文化』:弔唁人数、殓礼、灵堂摆设、輓幛数量、法事的物品与祭祀、丧服、乐队、出殡排场和棺木的贵廉及坟墓修筑等。」
 
1 丧服
《仪礼.丧服》及《礼记》裏都提到丧服的规定分斩衰、齐衰、大功、小功、缌麻五等,通称五等丧服。无论血缘关係的亲疏远近,在观念上总会认定是同一家族内的事;如果不在五服之内,自然属于外人,所以从丧服中可以看出中国人「内外有别」的家族观念(註1)。 
 
从表面上观察,丧服单纯是一个血缘关係的亲情体现,然而五个不同的等级都表现出君臣、父子、夫妇之间长幼有序的观念。等级的区分愈细密,亲疏远近的分寸愈清晰;而内外轻重的相对关係愈能掌握,家族血缘的凝聚力则愈强韧且坚实。
 
2 法事用品
廖经理对有关民间信仰丧礼的特有文化说道: 「除了丧服之外,法事的用品更有显着的『面子』差别,如灵堂设计高雅与否、烧冥钱的数量多寡、超度法事的隆重度以及出殡队伍的规模。」
 
然而在「一分钱一分货」的对比下,若丧家经济比较窘困,逝者的灵堂就比较简单,也不会出现这些纸煳艺术品,法事超度也相较简化;相对地,「有钱」的丧家所主办之法事盛大隆重,且进行更多的「功德」超度,盼能让逝者在阴间享有更好的待遇或可以早日投胎转世。这些流行的纸扎阵头,儘管只是短暂存在殡葬过程中,一瞬间就要被「焚烧」,但对于一些较富有的丧家而言,这些物品能让丧礼更为体面、气派、更显「高级且与众不同」。因此丧家都非常愿意消费,因其代表着丧家深怕逝者阴间生活未得妥善的照料,抑或子孙阳世生活不得眷顾,必定会备妥「巨款」和大量的「冥品」,或多作几场法事来超度逝者,以确保他在阴间能享有更好的生活。
 
3 出殡阵头
新加坡华人民间信仰丧礼,守灵超度后就發引还山,将逝者从家裏或殡仪馆送出往土葬或火化。根据李永求学者解释,殡葬队伍分为数个小阵,这些个体的小阵称为「阵头」。华人社团出殡阵头裏,有着各种各样的阵头,富有人家的阵头众多,引人注目。(註2)因出殡阵头声势浩大,沿路挤满围观者,大多数人都赞扬其子孙的孝行,更觉得逝者必可得到慰藉并赐予子孙们更多福气和保佑。
 
综上所述,民间信仰所流行的纸扎阵头,法事物品的「体面气派」、「高级且与众不同」的丧礼文化今已变相成为「奢侈」与「面子文化」。这些原本表达着人们哀痛情感的象徵物,在今日已被遗忘,甚至成为商人在买卖中的「项目」,变成赚钱的商品。
 
针对民间信仰焚烧冥纸和冥品之习俗,新加坡佛总弘法主任释演培法师在《联合早报》呼吁革除此种陋俗:「对于这些迷信的行为,确有除掉的必要,诸如焚烧纸钱、纸屋冥品等等,实在要不得而且更是无谓的浪费。」弘法主任也解释,人所需要的是生活上的安宁:「鬼与人类环境是绝对不同的。人类现代的纸币,只能由人类使用,如用冥纸焚化,不但人如其假,鬼亦同样知其假。骗人固不是做人之道,骗鬼更要不得,鬼如知你骗他,会来找你麻烦,那可不胜其扰。从此鬼会一直纠着你,使你全家不得安宁。」 (註3)基于恐怖鬼魂心理,丧礼之中便出现许多的禁忌、冲煞,因恐有所疏漏而得罪祖先、惹祸上身,使得整个丧葬礼都处在战战兢兢氛围中进行。
 
基督復临安息日会「追思礼拜之本质」
然而,基督復临安息日会主张在丧礼中,所有的仪式及礼拜皆是为了安慰丧家及其亲友,使其亲人在悲伤哀恸中能得着安慰及力量;参与礼拜的人与丧家同忧同悲,發挥主内爱的团契,正如奥古斯丁所言:「丧葬的安排、墓园的设计、追思礼拜的盛况等等事宜,事实上都是为了抚慰活着的人,而非有助于死者。」(註4)故追思礼拜之目的除了「追忆」故人外,更是为了「活人」而设立及举办,为逝者感谢、赞美上帝,因祂是赐人生命、恩典、使人復活的上帝,同时也见证上帝对逝者生前的眷顾与带领,让参赴丧礼的亲友或未信主的朋友可以得知福音是好消息,并藉此提醒与会者对死亡之警觉,俾使与会者思想人生的终结而归信救主。
 
因此为明白追思礼拜之本质,基督復临安息日会在进行追思礼拜时,会向与会者及丧家呈现出下列七方面重要信息: 
 
1 死者的生命故事与追忆
追思礼拜可以激励与会者,使其对生命与死亡有正确的认识。当与会者聆听逝者事蹟时,有如逝者莅临现场做「见证」一般;在聆听逝者生命故事之陈述时,能感受与死者的生命再次接触, 并同时「追忆」他过去的一切。不论男女老幼、身份地位,每个人的生命史中都带有感人或可取的故事,作为追思礼拜的主持者,尽可能發掘逝者生前美好的事蹟,以供与会亲友于礼拜中追思逝者并将逝者的生命故事透过追思仪式再次与人分享。
 
2 对死亡真意的认知
本会认为只有「睡了」的信徒,而没有「死了」的信徒,因为这是本会对死亡观的信念。本会认为死人没有知觉,不知道时间的过去,当復活之时就如同在死后立刻临到。对基督徒来说, 死就是睡着等待,不再有试探、试炼、悲伤,并且復活时是荣耀永生的恩赐。逝者已歇了他一切的工,息了一切劳苦,如此信息能带给丧家莫大的安慰和鼓励,并清楚死后的盼望。
 
3 知晓上帝的爱、主的復临、復活的生命和上帝对人的关心
本会的追思礼拜信息透过简明的仪式凸显我们能战胜死亡的确信,因为上帝的爱、耶稣的復临,使我们又可与挚爱相聚。祂不仅关心逝者的復活,也期盼其亲属能与其挚爱在那日再相见。
 
就如基督復临安息日会创始者之一怀爱伦(Ellen G. White,1827 ~ 1915)在本会的《神学手册》(Handbook of Seventh-day Adventist Theology) 中所阐述:「对于那些在基督裏死了的人,这意味着由无意识深睡式的死亡回復到有生命。对于那些在祂復临时仍活着的基督徒,也意味着转变成在新天新地中不朽的存在。对于所有在基督裏的人,这将包括一个新的身体,一个得荣耀且不再受死亡威胁的身体。」(註5) 
 
故此追思礼拜超越一般的丧礼仪式,其关键在于它将人的告别与上帝产生连结,从信仰上赋予死亡新的意义。激励参加追思礼拜之人、彼此关怀慰问,并让家人及亲友对生命与死亡有正确的认识,从而重新得到动力、使福音进入人心。
 
4 生命的价值
按照本会对《圣经》的理解,人不能靠自身的能力获得长生不死;唯有藉着上帝的恩典和仁慈,人才能获得永生。并且我们每个人的存在并不是一种意外,而是依着上帝的计画而成就。虽然死亡凸显出生命的短暂,但追思礼拜却能让人看到生命的重要、生存的价值,叫人如何活得更精彩,使存在更具有意义。
 
5 死者的临终遗言
人走到生命尽头时,他所说的话,不但友善更具有对人生的体悟。正所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各类的临终语录总可以带给活着的人许多生命的启迪。就如《旧约圣经》记载以色列族长的死前遗言,大多是为子孙们祝福之语。因此,在追思礼拜中我们也将逝者的临终遗言作完整详实的重述;呈现逝者临终前对其亲人的祝福语,能使人再次记起上帝的赐福。
 
6 安慰丧恸丧家
根据蔡佩真在《华人家庭关係脉络中悲伤表达模式之探讨》的文章所述,宗教信仰对引领悲伤的表达方式相当有帮助,受访者认为所属的宗教社群所提供的支持形式是重要的支撑;有宗教信仰的丧亲者比没有宗教信仰的丧亲者能更快速地处理哀伤的情绪。(註6) 由此,更凸显本会的追思礼拜更有助于家属悲伤情绪的抒放并更快度过丧恸时期。
 
7 向上帝表示决志的机会
魏连嶽在《死亡神学》一书中对于追思礼拜做如此结论:「基督徒在死后能够享受一个好得无比的永恆生命,所以当基督徒面对死亡时,就像是面对一个『门槛』。当基督徒跨过这个门槛之后,不是进入死亡的黑暗中,而是进入永恆的光明中。不是永远分离、绝望或灭亡,而是进入真正崭新、喜乐、永恆的生命。」 7 
 
基督復临安息日会相信,上帝藉着耶稣的死使人类得以重生,除去死亡的势力;使得死亡对于基督徒而言不但不可怕,反而是欢愉地盼望能与主同在的时刻。在追思礼拜中引人思索死裏得重生的问题,并使其能向上帝决志,盼望和迎接这应许的到来。
综上所述,笔者认为丧礼上, 这些差异不言而喻,并且可藉此机会让与会者明白逝者一生的功绩源于上帝,叫人懂得将一切交託上帝,并盼望将来能与至亲再次相会;因上帝已藉着耶稣的死,使人类得以重生,除去死亡的权势。因此,死亡对于基督徒不但不可怕,反而是能与主同在的宏福之望,让人于基督教丧礼中深思这些问题,使其能够决志、盼望和等候这应许的到来。
 
编者按
本文是作者傅志华牧师在探讨《基督復临安息日会与华人民间信仰丧礼之比较及佈道策略:以新加坡为例》的系列文章第一篇,馀下2篇分别为《「慎终追远」是佈道?》及《传逆转死亡的盼望》。如有兴趣,欢迎扫瞄各篇的二维码(QR Code)浏览细阅。
 
註释
1 周何,〈中国传统丧礼含义〉,http://m.dizang.org/dzfm/zz/ p34.htm (2017年4月19日存取) 。
 
2 李永求,《魂气归天—马来西亚华人丧礼考论》(吉隆坡:漫延书房,2012),123-4。
 
3 黄叔麟,〈焚烧冥纸之陋习〉,《新加坡联合早报》(1987 年8月25日刊载),25。
 
4 Augustin, De Cura pro Mortuis Gerenda 4 (FC 27:355). 中文引自魏连嶽,《死亡神学》(台北:校园,2016),293。
 
5 Dederen Raoul, Nancy J. Vyhmeister and George W. Reid, eds., Handbook of Seventh-day Adventist Theology, vol. 12 of The Seventh-day Adventist General Conference, ed. Dederen Raoul (Washington, D.C.: Review and Herald Publishing Association, 2000), 111-5. 
 
6 蔡佩真,〈华人家庭关係脉络中悲伤表达模式之探讨:以台湾经验为例〉,《台湾心理谘商季刊》4 卷 1 期(2012): 22-4。
7 魏连嶽,《死亡神学》(台北:校园,2016),3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