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语言

请选择您的语言

福音传遍天下
主题文选
真自由之思
雅比思/香港
 
一提到自由,容易让人联想起匈牙利着名爱国诗人裴多菲(Petáfi Sándor)的一首耳熟能详的诗歌:「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 !」(出自《自由与爱情》) 由此可见,自由一直是人类追求的主流价值。特别是在后现代,它成为很多社会议题必须要考量的准则,甚至有「至高无上」之嫌。对于基督徒而言,自由也同样是当下热议的话题。在很多崇尚自由生活方式的人们的眼光裏,宗教(包括基督教在内)有很多清规戒律,是一种对自由的阻碍,导致他们往往对其敬而远之。所以基督教会内的部分人士主张为了迎合社会, 应该「淡化诫命高举自由」(有人甚至提议不要讲诫命,高举所谓自由的旗帜)。基督教的信仰是否在自由的意义中只能扮演边缘的角色呢?事实上, 耶稣基督早在新约《圣经》中就提出了「真自由」的观念,祂用「真」字带给人们崭新的、在心灵维度中的自由观。所以,本文试图通过探索真自由,希望能够为读者带来一些启發, 因为「自由」这一论题涉及广泛且篇幅有限, 鉴于笔者学识亦有限,本文只做抛砖引玉之用。
 
《圣经》中的自由观
1 旧约中的自由―脱离附属关係的渴望
在旧约中,「自由」一词出现了26 次,其所涉内容主要涵盖社会伦理关係的范畴,简而言之,自由是脱离人与人或社群与社群之间的附属关係状态。众所周知,由于生产力的不足,奴隶制度普遍存在于旧约时代中。它体现在一种契约关係中的主僕关係,另一种则是强权之下的奴隶主和奴隶。前者是一种比较温和的人际关係, 处于从属关係。僕人他的某些人身权利可得到保障(参阅出21:27),更有机会获得独立自主的身分―成为即自由人(参阅申15:12)。后者,因其建立在强权的基础上,奴隶往往是战败者,被掳掠者而被压迫,这样很难获得人身的自由,因为它并无契约的关係,所以可以无限延续下去。例如以色列人在不同的历史时期受到来自不同民族和国家的控制,深刻体会到这种被奴役的痛苦。所以,他们殷切盼望弥赛亚,希望祂可以带领以色列人获得自由―脱离这种强加的附属关係。具体而言,就是在政治、生活和宗教各方面享有自主权。而特别值得注意的是,先知耶利米已经开始从灵性层面中反思这一系列的历史现象,并把这种历史现象与以色列的罪恶联繫在一起。他试图强调,丧失自由并不仅仅是敌人的强大,主因是人背离了上帝。(参阅耶34:17;17:1 ~ 2)
 
除此之外,上帝在某种处境下也尊重人的言论自由,如耶利米在祷告中表达自己的困惑和不解(参阅耶15:18)。但是对于亵渎上帝,散播谣言的人要遭到惩罚,如着名的可拉一党的叛变(参阅民16:1 ~ 35)。
 
2 新约中的真自由―人人都是罪奴
「真自由」的提出是在〈约翰福音〉第8章。它的背景是犹太人企图拉着一位行淫的妇女试探耶稣。耶稣看透了伪善的犹太人的计谋,没有定这妇女的罪,反而释放了她,由此双方展开了激烈的争论。不久,耶稣将话题转到「自由」这个议题。「你们若常常遵守我的道,就真是我的门徒;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约8:31 ~ 32)前文已经提到,自由恰恰是犹太人最为关心的,即使在罗马时期,他们较之前享有更多的自由,但是很多人盼望全面的解放和自由。耶稣的话触碰到了犹太人的敏感神经。当时就有人反驳祂说:「我们是亚伯拉罕的后裔, 从来没有作过谁的的奴僕。」(约8:33)耶稣回答说:「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所有犯罪的就是罪的奴僕。」(约8:34)这句真理戳破了对手的谎言。一个人变成了奴僕不是因为他被某位奴隶主所压迫,而是在罪的辖制下所造成的。接下来, 耶稣引出了「真自由」的概念:「天父的儿子若叫你们自由,你们就真自由了。我知道你们是亚伯拉罕的子孙,你们却想要杀我,因为你们心裏容不下我的道。」(约8:36 ~ 37)。简而言之:圣洁的道与汙秽的罪本无法相容:儘管外表在行公义的律法,但罪在心中支配你,你就是罪的奴僕。如果道在心中无阻地运行,带来圣洁的生活,你就活在「真自由」当中。如果说耶稣是站在上帝的视角看透人心的话,那麽保罗从人的角度用亲身经历将一个罪僕的挣扎写得淋漓尽致(参阅罗7: 14 ~ 25)。因此经历了生命的蜕变之后,这位曾经高举捍卫犹太传统的大旗、党同伐异的热血青年,精闢地指出「基督释放了我们,叫我们得以自由。所以要站立得稳,不要再被奴僕的轭挟制。」(加5:1) 
世俗中的自由观
儘管世俗社会对于「自由」并没有统一的定义,但对于它的基本认知,是建立在从文艺復兴开始延绵至今的人文精神架构之下。人文精神强调人的价值可以通过自身的理性体现,同时运用自我意识决定行为,不需要任何外部的参考标准和力量。正是在文艺復兴、启蒙运动和科技飞跃等一系列的历史潮流推动下,人文精神已经深入人心,成为现代社会的主流价值。人们追求享有很多高度的自由,几乎每个人都有实现自我价值与存在感的理想。同时,社会也普遍认可在不伤害他人的范围内的各类自由应受到法律的保护。
形似但神不似
联合国所划定的自由基本范畴是:「人人享有言论和信仰的自由,免于恐惧与匮乏的自由。」(1948 年《世界人权宣言》)。那麽除了宗教信仰自由之外,无论是《圣经》作者还是世俗社会都同样积极地关心人们的言论,免于恐惧和匮乏的自由。
 
但是耶稣的真自由和世俗自由观存在着明显的差异。首先,人在罪的权势下没有自由,《圣经》中的真自由只能由基督所赐予(参阅约8:36)。世俗社会认为人生来有理性,这是自由的基础。其次,真自由通过遵守真理,不犯罪(灵性与行为)体现出来。相反,随心所欲、随欲而行,竭力突破传统的束缚却是世俗自由观的行动准则。最后,真自由的核心是人与上帝之间恢復了和谐的关係。而在人文精神的影响下,世俗自由观的核心是以人为本的自主性。
获得真自由的经验
试想在不伤害人前提下,随心所欲的自由行事就一定有美好的经历吗?曾经有这样一位高级白领,在别人眼中,她挥金如土名牌加身,每天似乎过得自由自在。然而,偶然的一次机会, 她被同工带到老牧师的面前,促膝长谈不久,却是另外一种表现―嚎啕大哭。这令在场的人无不诧异。通过她的陈述,人们看到的是一个正在被贪婪、迷茫和空虚逐渐吞噬的生命体。如她所说,只有不断地花钱才能暂时麻醉一下自己。最后,在长达三个小时的沟通后,老牧师带领她做了认罪的祷告。我看到她脸上浮现了罪担脱落后的轻鬆笑容。
 
放眼望去,在今天的社会中,像这位白领一样被罪恶辖制的人比比皆是。有多少人是人前装酷,人后痛苦啊 !所以真自由与物质无关,与心灵相关,更是生命的需要。毋庸置疑,只有通过耶稣的救恩才能得到真自由。
传播真自由的福音
传福音对于每个基督徒来说本是责无旁贷, 但是传真自由的福音实为不易。以下是一位本会弟兄的见证: 
 
在读书的时候,他有一位好朋友,身材高大,貌似也很结实。但他为人很实在,因此弟兄曾经多次尝试传福音与这位朋友,但都遭到拒绝。特别是一到餐桌前,朋友就常常拿着猪肉到弟兄面前晃来晃去,弟兄闻到那个味道很是作呕,于是说:「《圣经》说,猪肉是不洁淨的动物,吃它就会生病。」朋友总是得意地说:「我有我的权利和自由,我想吃甚麽都可以。」但是有一天,朋友突然跑到弟兄的面前说:「我不吃猪肉了,你吃甚麽我就吃甚麽。」弟兄听到后很惊讶。这位朋友说:「医生说不能再吃猪肉了,因为我很接近高血压了。」弟兄问:「你这麽壮还怕高血压?」朋友说:「医生解释说,现在的年轻人饮食不规律、不清洁,得高血压的很多。」看他一脸恐惧,弟兄感到机会来了,便说:「你的自由最后害命,我的自由让我远离疾病,你说谁真谁假?」朋友低下了高昂的头。接下来,弟兄安慰他,也藉着机会把本会的真理简单扼要的对他讲述了一遍。最后,在毕业前还将《历代愿望》送给朋友做纪念。
可见,在传真自由的福音之前,一方面建议自身要有真自由的经历―就是要「常常遵行主的道」。当然,仇敌会不断试探上帝的儿女, 激动他人施加压力。而正好是这种坚持,使得身边的人感受到真自由的力量,进而才能对真自由产生兴趣。另一方面,传福音也需要耐心等待「时机」―即圣灵的工作。正好是医生的诊断才使弟兄的朋友如梦方醒,极需纠正错误的饮食习惯。这也从侧面印证了《圣经》话语的真实可靠。福音的介入也迎来了好的时机。
 
总之,《圣经》中高度关怀身体与心灵的自由,是一种对全人关怀的真自由观。耶稣的话提醒我们,阻挡真自由的不是制度、传统,而是罪恶。通过救恩,耶稣担当我们一切的罪,从罪中释放我们。我们不去犯罪而是践行真理之道,这就是真自由。请问你是否想要得到真自由呢?「天父的儿子叫你们自由,你们就真自由了 !」(约8: 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