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语言

请选择您的语言

见证主爱
人生百味
残疾中显能力
「苦难幽谷乃造灵之谷。」―尼古拉斯.伍斯特福
◎洛瑞.恩格尔(Lori Engel)
 
「过去两年多我在飘泊的幽谷当中,的确改造了我的灵魂。我大半人生都是一名强壮和热情洋溢的工作狂。坦白说,工作不单是我喜爱的事,也是对付心灵创伤的一种方法。然而在肉体上,我比狮子更强壮。
 
我是一名宣教士的女儿,在巴西长大,在台湾教了六年英语,是安德烈大学的亚洲招生主任,又在该校教授英语第二语言,这一切都是我所渴望的,不是单单教人以嘴唇说一种新语言,我希望帮助人的心灵唱新歌。在取得了神学硕士学位之后,我受聘出任佛罗里达医院居家护理院牧一职,同一时期进修「临床牧关」(CPE)课程。2004 ~ 2013 年间,我在佛罗里达医院同时兼任院牧和安德烈大学保健科学导师,并通过病人、职员和学生们的故事和心思而得以改造。但我之所以能维持这麽久,真是一个神蹟。
 
在2006 年尾和2007 年初,我经历了一次严重的跌倒和脑震盪,一次对美健温热按摩医疗床的可怕过敏反应,一次对多剂量环丙沙星抗生素的毒性反应,以及几次医疗事故。这一切导致了我的小脑和脑干受损。我被确诊患上了共济失调、肌张力障碍和多發性神经病变。托上帝的洪福,我还能继续上班,每天挣扎着去探望病人和完成其他职务。
 
上帝扶持着我,虽然期间并非一帆风顺,直到2013 年,我搬到俄勒冈州,出任10 间长期护理设施的院牧服务部主管。我负责监管7 位院牧和推行多个项目,同时仍然与我的神经性问题抗争着。我有说自己是很坚强的吗?很不幸的,在2015 年,我经历了一次毒性反应,大大加剧了我的症状。我不能再工作了,只好从自己最喜爱的岗位上退下来。一个星期后,我撞在门上跌倒,脑部再一次受到震盪。自此之后,我就无法踏出家门了。
 
有一年半的时间,我每天卧床23 小时。由于独居,我经常都要躺在充满呕吐物的床上,因为我身体太弱了,无法清理。其他时候,我会尝试遛狗五分钟,但又会受到因神经损毁而导致的触电感的折磨,以致几乎会昏倒。我会坐在地上大叫:「耶稣呀,救我!耶稣呀,帮我回家啊!」有些时候,我躺在床上,疼痛得抓着枕头,反复地大声呼叫耶稣的名。更多的时候,我只能移动几步,并且一半是弯着腰、驼着背来走的。
 
有些时候,我向上帝咆哮,质问祂为甚麽容许这些事情發生?我只不过是想事奉祂而已!无法再忍受痛苦的时候,我乞求祂让我不必再次醒来。痛苦有它使人浸淫在自我之中的方法。当你生活在零收入甚至快要被赶出门口的时候,当你因为身边没有家人或朋友只得天天独处的时候,甚至连你的狗也因为你的症状而逃跑躲藏的时候,你只会全神贯注在自己的需要上。当那些能够帮助你的家人拒绝这样做,又拒绝相信你的时候,很难避免心生苦毒。被拒只会令路途更崎岖难行。
 
我曾渴望得到信任和瞭解。只可惜,我认识到有些人就是怎麽也不会明白的。但有时单单被上帝明白就足够了。当人选择了不去同情的时候,我的泪水在上帝的膀臂中找到了慰藉。
 
超过两年时间,我费劲地处理申请社保的伤残补助事宜,期间我一点收入都没有,除了一些人回应了我的电邮和脸书(Facebook)帖子而寄来了一些爱心回应, 还有近期对「GoFundMe」的众筹回应。沦落到要乞求帮助的痛苦更因这等回应而更深:「我不会与我认识的人分享你的故事,你只是想要钱。」我的心灵破碎了!但上帝是一个在不可能中寻找出可能的上帝。我人生中的黑暗,被朋友、甚至陌生人的鼓励和支持所驱散。一个朋友因为自己半年毋须交租金,就把那些钱寄来给我交租。一位女士听到我的遭遇后,把美金1,500元寄来我租住屋苑的管理处,可是她把帐号弄错了。为自己的错误而内疚,她把自己的礼物加到3,000 元。其他亲爱的朋友们也定期帮忙,维持了我每月的基本需要。
 
最近上帝施行了另一个神蹟,对我个人和我的事业来说,真是天大的好消息。通过朋友的介入,復临教会院牧事工的保罗.安德逊博士听到了我的情况,和怎样静候机能的失丧来到。他写了一封满载天恩的信,述说了我的故事和「GoFundMe」众筹帐号,然后發送给每一位院牧。三天内,他们筹集了足够我生活六週的善款。这是一个奇蹟,使我保持对上帝的信任,知道祂是看顾着我的,不管别人怎样说、想或做。我的任务是清晰的:冷静下来并信靠祂。上帝在为我争战!
 
有时距离被赶走的时间只有几个小时,上帝就送来奇蹟,提醒我─祂看到了我的困境,并且祂相信我,也在为我争战。祂一再的对我说:「要休息(静下来),要知道我是上帝!……我会为你争战。你只需要平静休息。」(参阅诗46:10)我学习到要在安静中等候,当我躺下的时候要平静我的心,然后等待上帝为我打那些我不能独自赢取的战争。
 
我或许是残障的,但我得着能力了。得到全然信靠上帝的能力,不单是在知识上,也是在我赖以生存的能力上。我得着了能力与上帝同行,是我从未经历过的。患难给了我能力,使我的心灵懂得盼望。
 
当我等待着解救的时候,我紧抓着这些应许
「从患难中出来的,是最刚强的灵魂。上帝的伤兵常成为祂最精锐的军兵。」—无名氏
 
「除非我们忘记了主带领我们所走过的路,否则我们一无所惧!」—怀爱伦(1827 ~ 1915)
 
「耶和华说:『我必使你痊癒,医好你的伤痕。』」(耶30:17)
 
上帝应许了有一天会使我痊癒,因此我凭着信生活。我知道上帝在过去为我施行的所有神蹟,都是对我将来的应许。我盼望有一天,我的伤患会再一次蒙徵召―入伍上帝的事奉大军。
 
不管你面前的巨人有多高大,冷静下来,并让上帝为你争战。
 
祂所拥有的神蹟,比你的困难更多!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