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语言

请选择您的语言

牧养群羊
牧者笔耕
召唤沉默的多数人
我们为甚麽需要探讨牧者的过劳、抑鬱甚至自杀问题
◎杰拉德.克凌贝尔 撰/美国/《復临信徒世界》副编辑
◎七方 译
以下文章原载于AdventistReview.org,由于引起普遍的关注,故2019年2月的《復临信徒世界》中也刊登本文。――编者
 
几个月前,一条令人不安的消息突然出现在我的消息来源上。「牧师自杀后,加州教会震惊。」这条消息引爆了CBN 的头条,一时之间,我的心跳加快了。
 
加利福尼亚州奇诺地区福音派教会内山堂(Inland Hills church)主任牧师安得烈.斯托克莱茵在企图自杀一天之后去世。该教堂的网站上展示了这位充满活力的年轻牧师,他有一位贤惠的妻子和三个年幼的孩子。
 
到底是甚麽样的压力、痛苦和伤害,迫使这个年轻人不顾一切地踏进万劫不復的自杀深渊之中呢?
 
说到復临教会的传道人时,我们都不愿意谈论过劳、抑鬱甚至自杀问题。然而,所有这些情绪和遭遇同样也是復临教会神职人员当前所面临的现实。当今的世界是一个被数不尽的推特(Twitter)和脸书(Facebook) 贴文驱使着的世界,在这样的世界里,个人空间变得愈来愈局限;在这样的世界里,属灵领袖、充满活力的教牧同工、充满热情的传道人、能力超凡的佈道家―所有人都持续不断地面临着事奉上的艰难挑战。
 
有些时候,教牧工作是很困难的,做起来也是很孤独的。牧师大部分时间都处在「开启」(on)模式,他们没办法不这样。他们需要做牧人,不断照料一个多样化的、经常伤人的羊群。
 
我们期望他们做管理天才,领导来自各行各业、有着不同需求和经验,而同时又常常各怀己见的一群人。他们应该越过教堂的围牆去寻找那些没接触到的和迷失的人们,他们应该时刻留意着教会建筑物的日常维护,同时他们在一个期望媒体完全复盖的世界中,还应该在社交媒体上扩展自己的参与。
 
我是被按立的牧师,我常常为围绕着我的需求觉得被压倒,那我们地方教会的教友可以在诊断问题之馀做甚麽呢?我这里有四点实际的建议:
 
1 以你的生命重复地告诉传道人你有多麽欣赏他们。我知道大部分教友都是爱戴并欣赏他们的传道人的,但我们有没有把这种感情表达出来呢?大多数时候,传道人听到教友说话都是因他们有不快乐或者有冲突发生。正面的回应可给一位持续经历压力的传道人长期的肯定。这不是说我们任何时候都一定要认同牧师的意见,而是说我们即使不认同,也要以基督化的方式表达出来,与此同时肯定我们互爱的关係。
 
2 向传道人敞开心扉,可能的话,也敞开你的家门。你上一次邀请传道人一家来吃饭是甚麽时候呢?
 
3 承诺每天为传道人一家祷告。当我们为别人祷告时,美好的事情就会发生。上帝能够除掉过于严苛的态度,我们在为别人代祷时,我们自己也会得到改变。
 
4 当传道人需要有爱心而果断的支持时,请帮他一把。别忘了,牧师不是超级英雄,他们和我们一样都是脆弱的人,他们也会犯错。有时候,扶持传道人的手臂,可以是自愿照顾他的三个小孩子,让传道人夫妇能休息一个晚上(或週末),过一过二人世界;有时候,扶持传道人的手臂,可以是在堂董会中发觉有成员语气不对,或者将事情说到太过针对个人的时候,用说话调和一下气氛。
 
我呼吁復临教会中沉默着的大多数人,起来支持他们那勤劳而有时会被伤害的传道人。去吧,马上行动起来,不要等到又一条令人悲伤的头条新闻曝光才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