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语言

请选择您的语言

牧养专栏/信仰广角镜
 
天上的事情
◎曲亚夫 弟兄/美国/安德烈大学神学院在读学生
 
「我对你们说地上的事,你们尚且不信,若说天上的事,如何能信呢?」
〈约翰福音〉第3 章12 节
 
天上的事情是怎样的呢?
2017 年8 月21 日,横贯美国中部的日全蚀引无数天文爱好者趋之若鹜,我也有幸一睹这次天文盛事。日全蚀呈现的几十秒钟,我被震撼了。那是一种活泼的柔和的神奇的美,难以名状。之后我遍寻网路,竟找不到一张照片能够描画当时的美。那一瞬间的美永恆在我心中,如夜,如海,如上帝的目光……由此激发了我瞭解天文的兴趣。感谢上帝!中国科学院天文学家郭红锋女士,来到安德烈大学神学院为神学生授课,宣讲了《圣经中的天文学》,将天上的美妙与上帝的创造结合起来,生动易懂,直讲得猿倾耳,虎低头,受益匪浅。
 
郭红锋女士供职于北京中国科学院,研究天文学几十年,又是基督復临安息日会北京缸瓦市堂长老,热心于福音传讲,尤其擅长于天文学与《圣经》的结合,此次赴美观测日全蚀,结束后来安德烈大学看望我们一家人,藉此良机我安排了此次天文学讲座。在此整理讲演内容,列录于次,与弟兄姐妹们分享。
 
1恩宠之星与日全蚀
地球不是宇宙的中心,《圣经》中从未提及地球是宇宙的中心,但是现代科学家们的研究愈来愈集中地认同地球及其生命的存在实在是宇宙中的一个奇蹟,银河系、太阳、木星、月亮、空气、水、火山、地球磁场、地球的板块结构、地球的质量、地球的旋转速度等几十项形成生命不可或缺的条件聚齐并相互作用,还要恰到好处,太不可思议了。科学家推算出宇宙中的行星能够像地球一样产生生命的可能性只有1/10,这意味着在宇宙中的十亿亿颗行星中才有一颗可能产生生命。所以地球被称为「恩宠之星」或者「幸运之星」。科学家们甚至宣称地球是创造者有意设计而成,绝非自然而然,因为我们的地球的幸运和恩宠达到了神奇的地步,这裡我们仅以日全蚀的现象来举例说明。
 
当今宇宙中,天文学家在已经探测到的星系内,还没有发现类似日全蚀的天文现象,因为它实在是一个奇妙的天文事件。日全蚀的产生,是因为存在一种神奇的对称性。太阳的直径是月亮的400倍,而它距地球的距离正好也是月亮的400 倍。结果,当月亮处于地球和太阳之间时,三点处于一条线(如图示),对那些完全处于月亮阴影中的人来说,太阳的光辉便被完全遮挡了,变成了黑色。理想的情况是我们每个月在地球上能够看到一次日全蚀,但是因为黄道(地球绕太阳旋转轨迹)与白道(月亮绕地球旋转轨迹)之间有着5 度的夹角,造成日全蚀现象不能每月一次而是十分稀有,故而弥足珍贵。许多天文现象只有在日全蚀发生时才能够观测,例如日珥,日冕现象,还可以观测到太阳后面的众星,上个世纪1919 年根据英国天文学家爱丁顿的日全蚀观测记录,分析发现了太阳引力弯折了金牛星座某恆星射向地球的光线,弯折的角度与爱因斯坦的预测完全相符,从而印证了爱因斯坦的相对论。日全蚀实在是上帝赐给我们认识祂伟大创造的课堂。
 
2《圣经》中的天文学
〈以赛亚书〉第40 章22 节:「上帝坐在地球大圈之上;地上的居民好像蝗虫。他铺张穹苍如幔子,展开诸天如可住的帐棚。」
 
《圣经》中宣告地球大圈(希伯来语原文意思是弧形球面),精确地描述地球的形状,令年轻时就参加天文学研究的郭红锋惊歎不已,要知道人类完全认知地球是个球体,这是二十世纪六十年代的发现,是人类在宇航时代发射航天器上天拍回地球的照片才确知地球表面是大圈,而《圣经》早在2700 年前就宣告了这一点,请问2700 年前的人类如何知道地球表面是个大圈呢? 郭红锋举重若轻地画出一个简图论证了人类若想看到地球是个大圈至少要站在地面上方989 公里高处。如图所示,地球半径R=6478 公里,人眼的正常俯视角度为120°,根据直角三角形的特性即可计算出人需要离开地面H=AC=989 公里(这里C 是OA 与地球表面的交点,图中C 的标注位置偏下)才能完整地看到地球的表面形状。人类史、科学史没有记载过这样的观测记录,即便我们想像大洪水之后的人类建造高耸入云的巴别塔(我们不能轻看古人的智慧和能力),也不会高过地面20 公里(超过世界最高的山峰珠穆朗玛峰两倍多),因为有塌陷的危险。预测再大胆些,也不会高过地面200 公里(这是当今人造卫星、国际空间站的高度),因为人会因为空气稀薄而窒息。由此看来,古人不可能高出地面989 公里观测地球的全貌,也就不可能看到地球大圈,所以《圣经》中这一天文宣告显示出《圣经》的话语来自上帝的启示而非人的智慧。
 
〈约伯记〉第26 章7 节:「上帝将北极铺在空中,将大地悬在虚空;」
 
「将大地悬在虚空」又是一个神奇而精确的宣告,然而对古人来说是匪夷所思的,正所谓「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人类没有冲出地球,走向太空,就无法观测到地球在宇宙中的存在状态。
 
「悬在虚空」的概念直到十七世纪牛顿发现万有引力定律才逐步发展,极少数科学家推测地球受万有引力的作用而绕着太阳在太空(虚空)中旋转,但是这个猜想得到证实却是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也是人类进入宇航时代发射航天器上天拍回地球的照片才确知地球悬浮在太空(虚空)中。但是《圣经》在3000 年前的约伯时代就宣告了这一天文学事实。悬在虚空可是令所有人惶恐不已的现象,人类如何发现和认可呢?不可思议!这个宣告也无可辩驳地证明《圣经》的话乃是出于上帝而不是出自于人。
 
3《地心说》与《日心说》之辩
历史上,《地心说》与《日心说》之争曾经深深地误导了大众对基督教的认识。时至今日,天文学界肯定《地心说》的作者托勒密是一位伟大的天文学家,他承继了亚里斯多德等前辈的思想,以严密的数学运算和天文观测研究构建了以地球为观测中心来描绘其他恆星、行星、卫星的天文体系,这是人类天文学发展史上一个伟大的创举,是科学发展史上的一座高峰。《地心说》几近完美地解释了地球周边的星球运行规律,唯一的不足是未能解释行星的逆行轨迹。《地心说》统治了欧洲天文学近1300 多年。
 
在此特别说明,《地心说》是科学家的个人理论学说,并不是《圣经》的宣告。进一步讲,科学发展到今天,我们知道宇宙没有中心,地球不是中心,太阳不是中心,银河系也不是宇宙的中心。所以《地心说》和《日心说》都是人类探索宇宙的里程碑,而不是终点站,我们对宇宙的探索还在路上。
 
再谈《日心说》,作者哥白尼是一位伟大的天文学家,又是天主教的一位主教,他热爱上帝也热爱科学,通过精密的数学推理和演算以及深入的观察研究,提出了《日心说》,更加完美地解释了太阳系星球的运行规律。70 年后伽利略通过望远镜的观察证实了哥白尼《日心说》的合理性。天文学发展到今天,《日心说》也成为了过去时,需要更新,修正。科学史的研究告诉我们,即使是聪明绝代的科学家也不能完全明瞭宇宙的奥秘,更难能理解上帝大能的万一,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两位科学家牛顿,爱因斯坦都未能解开世界的奥秘,牛顿是个虔诚的基督徒,爱因斯坦说:「当科学家登上一座高山后,却发现神学家早就坐在那里了。」在人类的智者那里,科学与神学没有冲突。
 
结语
天空是上帝赐给人类的伟大课堂,白天阳光普照大地,让我们从事生产工作,夜晚,万象闪烁的天宇,引领我们探寻上帝伟大的创造。上帝赐给人类两部书:《圣经》和大自然,对此两本书的研究产生了神学和科学。在伟大的创造主那里,《圣经》与大自然是和谐统一的,因而神学和科学也应该彼此一致。但是人类因为罪的辖制,狭隘,自负,往往在两门学科之间起纷争,其实质是人们对《圣经》和大自然的解释上的纷争,是人的问题而非《圣经》的问题。
 
怀爱伦师母说:「上帝为万物的根源。一切真科学都是与祂的作为一致的;一切真教育是引人顺服祂的管理的。真科学是把新奇的事物展开在我们面前;它探索高深的事物;但是真科学所探讨的事物与神圣的启示是没有冲突的。今日的人类靠着自己不能正确地瞭解大自然的教训。若没有神圣智慧的引导,他将高抬大自然和大自然的定律,超过大自然的上帝。为着这个原因,往往人类对于科学的思想见解就与《圣经》的教训起了冲突。但对于凡接受基督生命之光的人,大自然就再度被解释明瞭。从十字架反射出来的光亮,我们可以正确解释大自然的教训。」(怀爱伦 着,《服务真诠》,原文第462 页)让我们多多地仰望天空,思想天上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