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语言

请选择您的语言

71.《圣经》研究方法



《圣经》研究:假设前提、原则和方法
序言
本声明是向基督复临安息日会(下文称:本会)所有教友发布的,包括熟练的《圣经》学者和其他人,目的是为研究《圣经》提供指导。
    
复临信徒(本会信徒)承认,并且感激历史中《圣经》学者所做的贡献。他们建立有用可靠的《圣经》研究方法,且与《圣经》的要求和教导一致。复临信徒承诺接受《圣经》真理并且愿意遵行,使用的所有解释《圣经》方法,皆当与《圣经》的教训一致。有关详情如下。

近数十年来,最著名的研究《圣经》方法是历史批判法。使用这种方法的学者受古典主义规范,以假设前提为基础,在研究《圣经》经文之前,否定《圣经》所记载的可信神迹,和其他超自然事件。即使这种方法保留了批判性的原则,经修改后被使用,复临信徒是不应接受它(历史批判法),因为它使《圣经》置于人类的理性之下。

历史批判法,轻视人们对上帝的信靠,以及顺服他律法的需要。这种方法不再强调《圣经》中的神性因素――它是受圣灵感动而写成的书卷(其统一性),也轻视或误解《圣经》中启示预言和末世论的部分。因此,我们敦促身为复临信徒的《圣经》研究者,避免依赖使用与这种历史批判法,相关的假设前提法和合成推理法。

我们相信使用符合《圣经》教导的《圣经》研究原则,进行阐释会有所帮助,这与历史批判法和假设前提法不相同。这种方法保留了《圣经》本身的合一性,其前提是《圣经》是上帝的话语;并将引领我们经历上帝,在真理上得获所需且有所增益。

从《圣经》要求而来的假设前提法
1. 起源
a. 《圣经》是上帝的话语,是他将自己彰显给人类最初及最具权威的方式。
b. 圣灵在思想、意念和客观资讯各方面,感动《圣经》的作者;然后他们用自己的语言表达出来。因此,《圣经》是人性和神性不可分割的合一体,对这两种因素,不可强调一种却忽略另一种(参阅彼后1:21;比较《善恶之争》,页V,VI)。
c. 《圣经》所有经文,都是受上帝感动及通过圣灵作工完成的。然而,它们并不是完整启示的连续性记录。圣灵将真理传达给《圣经》的作者,每一位都是在圣灵的感动下写作,被指引侧重强调某一方面的真理。正因为这样,《圣经》研究者认识到以经解经,才是全面理解某一专题的最佳方法。从整体上研究《圣经》,它就会向我们展现出一个持续、和谐的真理(参阅提后3:16;来1:1~2;比较《资讯选粹》,卷一,页19~20;《善恶之争》,页V,VI)。
d. 尽管《圣经》作者的背景是在古代远东/地中海一带,《圣经》的文化背景将上帝的话语,向历代各文化、各种族和各情景语境传达。
2. 权威性
a. 旧约和新约,66卷书是对上帝旨意和他救赎计画清晰无误的彰显。《圣经》是上帝的话语,只有它是验视所有教导和经验的标准(参阅提后3:15、17;诗119:105;箴30:5~6;赛8:20;约17:17;帖后3:14;来4:12)。
b. 《圣经》是历史和上帝在历史中,真实可信、可靠的记载。它提供对这些作为的标准神学解释。《圣经》中显明的超自然作为确实是历史史实,比如说,〈创世记〉1至11章正是对历史事件的真实记载。
c. 《圣经》有别于其他书籍,是神性和人性不可分割的合一体。它对属世历史的许多细节记载,与其总体目标――救赎计画是一致的。虽然有时《圣经》研究者会应用类似方法来确定历史资料,但通常历史研究采用的方法是基于人类的假设前提,把重点放在人类因素上。这对《圣经》的解说是不足够的,因为《圣经》是神性和人性合一,只有充分认识到《圣经》不可分割这一属性的方法,才能避免扭曲《圣经》资讯。
d. 人类的理性应服从于《圣经》,而不是平等或超越它。对《圣经》的假设前提一定要与其要求一致,对其之更正应受制于经文(参阅林前2:1~6)。上帝要人类的理性得到最大限度的运用,但一定要在《圣经》背景之内,且在他话语的权威之下,而不是脱离《圣经》。
e. 上帝对万物的启示,在得到恰当理解时,是与明确写下来的圣言和谐一致的,且应在《圣经》的真光中进行解释。

释经方法原则
圣灵使信徒接受、理解,并且将《圣经》应用于个人生活中。只要寻求上帝的大能,顺服经文中的所有要求,个人就会拥有《圣经》的所有应许。只有遵循并接受真光的人,才有希望接受圣灵更多的光照(参阅约16:13~14;林前2:10~14)。
若没有圣灵的帮助,人就不能正确地解释《圣经》,因为是圣灵使信徒能够理解及应用经文。因此,任何对圣言的研究应当从寻求圣灵的指导和光照开始。
前来研究圣言的人定要满怀信心,作为学习者要有一颗谦卑的灵,寻求聆听《圣经》的教训。他们定要愿意将所有的假设前提、观点和理性结论放在圣言本身的判断和更正上。只有持守这种态度,《圣经》研究者才能直接来到上帝的话语面前,通过小心研究来理解救赎的基本,脱离人类的解释,不论后者多么有帮助。《圣经》的资讯对这样的人变得有意义。
对《圣经》的研究必定要具备一些特质,即以敬虔的心去发现及遵守上帝的旨意和话语,而不是寻求预设想法的支持或证据。

《圣经》研究方法
研究《圣经》的版本,要选取忠于《圣经》原著(原文)的意思,宁愿选择由广泛专家组成的团队的翻译本,并由一般的出版社出版;而不是由特别教派翻译,或眼光陕隘的团体赞助的出版社。
要小心注意,不要将主要教义建立在一种《圣经》翻译或版本上。有经验的学者会使用希腊文和希伯来文,查阅不同的古旧的《圣经》手稿。

选择一种确定的研究计画,避免无计画或是无目的的方法。可按照以下建议进行研究:
1. 逐卷查阅、分析资讯;
2. 逐节进行研究;
3. 研究并以《圣经》解决特殊的生活问题,因特别需要而在《圣经》中得到满足,或从《圣经》中得到特殊问题的答案;
4. 专题研究(信、爱、复临和其他);
5. 辞汇研究;及
6. 传记研究。
寻求掌握《圣经》章节中意思简单,最为明显的部分。

寻求发现在个人经文、段落和各卷中内藏的重要《圣经》主题。有两个基本及相关的主题贯穿整部《圣经》:
1. 耶稣基督的人性和他的事工;与及
2. 具重大争议性的观点,如上帝圣言的权威性,人类的堕落,基督的第一次降临和复临,上帝对人类赦罪和他的律法,上帝恢复对宇宙的计画。这些主题都是从《圣经》整体性引导得来,而不是强加入内的。
.认识以经解经的应用。勤勉对比经文,是最佳确定《圣经》辞汇、经文和段落意思的方法。
.研究经文时要仔细揣摩,将前后的句子、段落联系在一起。试着把这段经文的中心思想,与整部《圣经》的思路联系在一起。
.尽可能确定受圣灵引领的《圣经》作者的历史背景。
.确定《圣经》作者使用的文体。有些《圣经》篇章的体裁是比喻、箴言、寓言、诗歌和启示性预言。许多《圣经》作者用诗歌体书写大幅篇章,因此使用以诗歌体表现的《圣经》版本会有帮助。
.有些比喻化的段落则不应用散文的方式去理解。
.要知道《圣经》经文不可能在每个细节上与现代文学种类一致,所以要慎重,不要强加这些分类来解释《圣经》经文的意思。人们总是倾向于寻找自己想找到的,其实作者不是那样意思。
.注意语法和句子结构,这样可找到作者的意思。研究经文关键字时,可使用词语索引和《圣经》辞典、字典,对比它们在《圣经》其他地方的用法。
.进行与经文相关研究时,要探索其历史和文化因素。考古学、人类学和历史学可能对经文的理解有帮助。
.本会信徒相信,怀爱伦女士受上帝的灵感动。因此,她对任何经文的释义是对我们的理解提供指导,并且是受圣灵感动的。经文的意义并没有被损耗,也没有取代注释(例如《布道论》,页256;《善恶之争》,页193、595;《教会证言》,卷五,页665、682、707~708;《给作家和编辑的劝勉》,页33~35)。
.按照上述进行研究后,转向不同的注释和其他的辅助,诸如学术著作,就可看到别人如何理解这段经文。接着从《圣经》的整体角度,小心评定其表达的不同观点。

解释预言时需谨记:
1. 《圣经》承认上帝预言未来的大能(参阅赛46:10)。
2. 预言具有道德的旨意。预言写来不只是满足对未来的好奇,写作预言部分之目的是要坚定信心(参阅约14:29),促进圣洁的生活,和预备迎接主的复临(参阅太24:44;启22:7、10、11)。
3. 大多预言的中心是基督(他的降世和复临)、教会以及末时。
4. 解释预言的规范方法可在《圣经》本身找到:《圣经》标明了预言的时间及其在历史上的成就;新约引用了旧约中有关弥赛亚预言的特殊成就;旧约本身代表的人和事都是预表弥赛亚的。
5. 新约经文在引用旧约经文的预言时,一些字面上的名字变成属灵意义,例如以色列代表教会,巴比伦代表叛教等等。
6. 有两种普遍的预言写作类型:非启示性预言,如〈以赛亚书〉和〈耶利米书〉;以及启示性预言,如〈但以理书〉和〈启示录〉。这两种不同的类型具有不同特征:
a. 非启示性预言的宣告对象是上帝的子民;启示性预言的宣告对象则在范围上更广阔。
b. 非启示性预言在本质上通常是有条件的。它向上帝的子民宣告两种选择――顺服将蒙福,悖逆受咒诅。启示性预言强调上帝是宇宙的君王,他是掌管历史的主。
c. 非启示性预言通常跳过当时的危机,直达主的末日。启示性预言呈现的历史过程,是从先知时代直到世界末时。
d. 非启示性预言中的时间预言一般时间漫长,例如以色列受奴役400年(参阅创15:13),巴比伦被掳70年(参阅耶25:12)。启示性预言中的时间预言一般是短期的,例如10天(参阅启2:10)或42个月(参阅启13:5)。启示性时间所预表的时间比实际时间更长。
7. 启示性预言极具预表性,解释时应当逐一相对应。在解释各预表时,可使用以下方法:
a. 从经文本身寻找解释(明确的或含蓄的)(例如,参阅但8:20~21;启1:20)。
b. 寻找《圣经》中其他地方,或是同一作者在其他著作中的解释。
c. 使用词语索引,研究象征在《圣经》其他地方的用法。
d. 尽管手稿中的用法可能会改变其意思,但是研究古代远东文献可以阐明象征的意思。
8. 书卷的文学结构通常能够帮助我们释义。〈但以理书〉预言的平行结构就是一个例子。《圣经》中的平行描述有时呈现不同的细节和重点(例如,对比〈马太福音〉21章33、34节;〈马可福音〉12章1~11节;以及〈路加福音〉20章9~18节;或是〈列王纪下〉18~20章及〈历代志下〉32章)。研究这样的经文时,首先认真查验,确定这些平行结构实际指的是同一历史事件。例如,耶稣的许多比喻可能是在不同情况下讲的,面对不同人群时使用的也是不同的措辞。

当平行结构中的记述有不同时,人们应该知道《圣经》全部的资讯是由它各部分综合而成的。每卷书或每位作者的话,都是在圣灵的引领下写出来。每一位对《圣经》的丰富性、差异性和多样性都作出特别贡献(参阅《善恶之争》,页V、VI)。读者一定要使每位作者显明出来,并聆听其话语,同时要知道上帝显明的神性是基本一致的。

当两段平行经文似乎不相符或相互矛盾时,就要寻找其潜在的和谐部分。应谨记,造成不同的原因可能是古卷誊写人的轻微错误(参阅《信息选粹》,卷一,页16),也可能是作者的着眼点及选材不同所造成。作者受圣灵的感动和引领写下经文,但是面对不同的受众和处于不同的环境(参阅《资讯选粹》,卷一,页21、22;《善恶之争》,页VI)。

事实证明,细节上的细微差别是无法融合的,这与经文主要清晰资讯的表达不大相关。有些情况下或许要暂缓作出判断,直至获得更多资讯和更佳的确据来解决类似的矛盾。

《圣经》的写作是为向人类家庭显明上帝的旨意,具有实际意义。然而,为了不致误解其中的一些经义,重要的是要知道读者是东方文化背景的人们,并以其思维方式写出来。

我们在今天以不同的观点释义,因此一些语句通常会被误解。比如认为「耶和华使法老的心刚硬」(出9:12),或「有恶魔从上帝那里……」(撒上16:15)属咒诅类的诗;或者认为约拿的「三日三夜」(太12:40)是对基督死的比喻。要理解上面的表达方式,就离不开对远东文化背景的了解。比如在希伯来文化中,某行为的责任会由个人承担,即使他只是允许事情发生,而并非是做了这事。因此,受圣灵感动的《圣经》作者通常会写是上帝主动作出的行为。而西方人则认为,那是他允许或并未阻止发生的行为;比如说「使法老的心刚硬」。

《圣经》另一个使现代人的脑袋困惑的地方,是上帝要以色列参战,并且要全国执行这命令。以色列自建国以来一直是神权统治政体,即国家政府直接由上帝掌管(参阅创18:25)。这样的神权国家是独一无二的。现今它已不复存在,也不能将其直接视作基督徒行事的范例。

《圣经》中记载了许多蒙上帝悦纳的人,但他们的经历和话语与《圣经》的整体原则并不相符。比如,我们可列举出有关喝酒、一夫多妻、离婚和奴役的事例。尽管对这些根深蒂固的社会习俗的谴责并不明确,但上帝没有必要批准或认可所有他应许了和困扰着始祖与以色列的事情。耶稣在对离婚的教导中对此有明确的表示(参阅太19:4~6、8)。

《圣经》的本意是要修复人与上帝的关系。上帝耐心作工,要将堕落的人类从罪恶深渊中拯救出来,使他们符合他的旨意。因此,我们不应将《圣经》记载的人类犯罪行为作为典范。

《圣经》代表上帝向人类显明的启示。比如,耶稣的福山宝训扩充并延伸了某些旧约思想。基督本身就是向人类彰显上帝品格的终极启示(参阅来1:1~3)。

尽管《圣经》从〈创世记〉到〈启示录〉和谐一致,尽管所有经文都受同一圣灵感动,但上帝却选择将自己显明给人类,并通过对人类在属灵和智力上的恩赐,使我们亲眼看见及领会。上帝本身从来没有改变,他将自己的信息逐步显示给人类,使我们能够明白(参阅约16:12;《SDA《圣经》注释》,卷七,页945;《信息选粹》,卷一,页21)。经文中每一个经验和每一次宣告,都是受上帝的灵感动的记载,但不是每一处都能成为今日基督徒行为的典范。我们一定要理解经文中的灵意和书信(参阅林前10:6~13;《历代愿望》,页150;《教会证言》,卷4,页10~12)。

我们读经的最终目标,是要将《圣经》应用于实际生活。应提出以下的问题:「上帝意图透过《圣经》,向我们传达甚么资讯和旨意?」「这段经文对我来说有甚么意义?」「这段经文如何应用到我今天身处的情况和环境?」这样做的时候还要认识到,尽管许多《圣经》经文具有地方意义,它们所涵盖的是不受时间限制的原则,可以应用于各个时代及各种文化。

总结
怀爱伦女士在《善恶之争》页VI的「导言」部分曾写道:
「《圣经》新旧约全书乃是用人的话语表达上帝所赐的真理,显明了神与人的联合。这联合存在于那位既是上帝的儿子,同时也是「人子」基督的本质。因此,《圣经》与基督一样真确,「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约1:14)」

对于那些并不接受基督具有神性的人来说,他们不可能理解他道成肉身的意义。对于那些只把《圣经》看作是人类书籍去理解的人来说,无论其方法是多么仔细和严密,也不可能理解内中的信息。

即使已接受《圣经》的神、人性(神性和人性)性质的基督教学者,其治学方法导致他们主要大量研究《圣经》的人性方面,并冒着倒空《圣经》信息神圣能力的危险,贬低至研究其背景及集中注意传达媒介。他们忘记了传达者和信息是分不开的。传达者离开了资讯就是一个空架子,无法传递人类至关重要的灵性需求。

坚定的基督徒只会使用那些认同《圣经》中,神、人性(神性和人性)不可分的本质的方法,并加强自己的理解和应用《圣经》信息的能力来坚固信仰。

―――――――――

本声明于1986年10月12日,基督复临安息日会全球总会执行委员会,在巴西里约热内卢年议会上表决通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