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语言

请选择您的语言

70. 基督复临安息日会关于人类基因疗法的立场宣言



基督复临安息日会关于人类基因疗法的立场宣言

序言
最近药物和基因科技的进展,使通过改变病人的细胞基因,治疗人类疾病变成可能的事。尽管新兴领域的遗传医学的方法,仍处于开发阶段,而临床实验和近来的发展速度,却显示基因疗法将成为普遍和多用途的医疗选项。这个发展前景显示基督徒需要确认使用基因疗法时,应该与他们信仰的道德标准是一致的。

基因描述
基因疗法使用脱氧核糖核酸(deoxyribonucleic acid,DNA)或核糖核酸(Ribonucleic acid,RNA)。它们是构成基因治疗,改善遗传缺陷或所患疾病的化学元素。这种治疗性基因物质可用以替代患者细胞中的缺陷基因,或是提供补充基因资讯来调整其正常的基因功能。脱氧核糖核酸(DNA)可以来自任何物种,包括动物、植物、微生物、病毒,亦有可能不是来自自然界的人工合成物,引入物质的影响,可以是个别暂时性或永久性。基因疗法获得的效果,通常是其它方法无法做到的。起初考虑使用基因疗法进行治疗,比较罕见的遗传性疾病。后来,疗法的焦点转移到常见疾病――癌症、心脏病、高血压、糖尿病等。

人们发现多个有效的途径去解释,基因能用于大量特别的细胞中,并且能够获得最佳的效果,在科技上面对的挑战,却限制基因疗法的使用。在大多数临床实验中显示,病毒被用作「带菌者」或「运输工具」(载体)来携带新的DNA,因为病毒极有效地利用自身的基因去感染细胞。一个带菌病毒被移动基因典型的建造,病毒经常复制或损害宿主细胞,再以治疗基因取代之。腺病毒(感冒病毒)、转录酶病毒(与HIV相关)、腺相关病毒(据说不会致病的小型病毒)、疱疹病毒及其他几种病毒,一直被用于不同的病症中。所有带菌病毒都具有限制自身用途的特点,使用时常常牵涉医疗风险。此外,可以研制其他方法,将不含病毒细胞的基因植入细胞,可是无病毒方法都是效果不佳。

体细胞基因治疗
基因疗法的分类是由所导致变化的可遗传性而决定。体细胞基因治疗改变的是细胞中的基因,这些细胞可以是身体内(除生殖细胞以外)的任何细胞。许多不同的器官被建议作为目标――骨髓、肝、肌肉、皮肤、肺、血管、心脏、大脑。然而,体细胞基因治疗要审慎,避免可能遗传给患者后代的基因改变。这种基因疗法与传统药物有共同的最终目标――抢救生命或减轻治疗个体的病痛。

体细胞基因治疗,根据如何导入新基因分成两类。在许多情况下,首先从患者身上取出一些细胞,然后在实验室处理。这过程通常被称为体外基因治疗。完成基因修复后,再移回病人体内,等待它们在目标群组织内有足够的数量,并生存下来,达到预期效果。因为体外基因拟订必须为每一位个别人士设计(为每一位病人度身订造),所以需要大量人力、物力,费用昂贵。目前的目标是在体外完成基因修复,将治疗基因直接导入患者体内。目前没有有效的载体,能够找出预定的目标细胞,将基因及其含有的物质有效地注入体内,并达到渴望(理想)的效果。

尽管体细胞治疗的临床实验一直在进行中,甚少人能够取得实质(明确)成效。将治疗基因导入体细胞的技术,仍处于早期阶段,效果差,还有潜在的危险。1999年底,一位年轻患者在临床实验中死亡,显示研究尚未达到足够的安全程度。

生殖细胞基因治疗
跟体细胞基因治疗相反,生殖基因治疗的目的是造成基因改变,并将其扩展至生殖细胞。结果是原患者的后代可能承受这种改变。因此,生殖细胞治疗不仅是意图设法改善患者的状况,还会对他或她的未来几代造成影响。从这个角度说,它代表医疗介入的新基础目标。它为消除身体虚弱的诱因,提供潜在的好处,而不必对患者后代的每一个个体进行治疗。

这项技术涉及在胎儿发育的极早期,精确的将DNA导入个体受精卵,或进入胚胎细胞内的技术。目前,生殖细胞修复只能在动物体内完成。此外,生殖疗法与先进的生殖技术(注1),同样存在健康风险――胚胎死亡,死产和夭折,畸形及基因缺陷等高风险情况。除了基本安全隐患外,生殖细胞疗法也引发严重的道德问题。其中包括得不到尚未出生的个体通知同意的问题,对基因改变所造成的长期影响进行评估,有系统地消除一些特点,可能减低人类的多样性,由原患者和基因治疗师衍生出来的基因决定论,生殖细胞疗法可能用于优生学工程,以及尚未解决应用于美容工程由于安全和伦理的问题,生殖细胞疗法的应用,不被广泛鼓励或禁止。

《圣经》原则
虽然基因疗法仍处于起步阶段,作为有思想的基督徒,肩负的道德责任使我们开始了解该疗法能够满足人类需要的潜力,明白必须承担的生物和遗传方面的风险,避免被误用。

在这么复杂和不断发展的领域所做的决定,应当符合以下之《圣经》原则:
1.减轻病痛,保障生命。《圣经》描述上帝无时无刻地关心受造物的健康、幸福和康复(参阅箴3:1~8;诗103:2~3;太10:29~31,11:4~5;徒10:38;约10:10)。他明确地要求我们,要继续他在地上的医疗事工(太10:1;路9:2)。基因治疗能够预防遗传疾病和恢复健康。在这范畴内,我们应接受它是与上帝意愿配合的方法,可减轻或避免人遭受痛苦。
2. 安全、远离伤害。《圣经》给与我们责任,去保护社会中弱势社群(参阅申10:17~19;诗9:9;赛1:16~17;太25:31~46;路4:18~19)。疾病或基因失调就算不危及生命,亦只可在得到高度安全保证,及生命在各个发展阶段都得到保障的前提下,才能考虑使用基因介入。甚至在生命处于危险时,也必须确定其疗效,及充分衡量基因介入的危险。
3. 荣耀上帝的形像。人类是按照上帝的形像被造的(创1:26~27),在种类和级别上,与地球其他生物分别开来。上帝赐与人类理智思考、领会灵性价值,及作出道德抉择的能力(参阅王上3:9;但2:20~23;腓4:8~9;诗8:3~8;传3:10~11)。在应用技术时一定要极为谨慎,因为它具有影响和永久改变,人类基因组群的能力。
4. 保护人类自主权。上帝极看重人类的自由(参阅申30:15~20;创4:7)基因改变可能限制个人能力,约束社会活动,降低自主性,或破坏个人自由,因此应遭到反对。
5. 理解上帝的创造大工。上帝赋与人类智力和创造力,我们要为他的受造物负责(参阅创1:28),以及理解生命的法则,包括身体功能(参与太6:26~29;林前14:20;诗8:3~9;139:1~6,13~16)。伦理研究和审视可以增加我们对上帝的智慧和良善的理解。

――――――――
注:
1. 参考CVHLC声明――「对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的思考」,1994年7月26日。

――――――――

此文件于2000年4月为全球总会基督徒人类观委员会所采纳,适用的资料已分发给教会各部门和机构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