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语言

请选择您的语言

67. 基督复临安息日会和普世合一运动(二)



基督复临安息日会和普世合一运动(二)

普世合一运动对宗教自由的理解
普世基督教协会(WCC)首次集会,在1948年于阿姆斯特丹,成立早年,普世合一运动曾将宗教自由放在议事日程,被认为是普世合一运动大联合的重要前提。1968年普世基督教协会总部成立宗教自由秘书处。然而近年普世基督教协会的宗教自由立场,却一直模糊不清。1978年(宗教自由)秘书处关闭,人们认为是由于资金缺乏所致。不过,普世合一运动组织首先考虑的,仍然是宗教自由问题。

今天,普世合一运动的倾向,将宗教自由看作是人类权利之一,而不是稳固其他所有人权的基本权利。当然,这也是非宗教群体一贯认为的。无宗教人士和人道主义人士拒绝承认宗教信仰有别于,或甚至是超越人类的其他活动。这存在一种危险,就是信仰自由会失去保障所有真正意义自由的特征。

我们一定不要忘记,历史上政治权力和维护宗派主义(宗派制度)的平衡发展,消除了宗教偏执(不宽容),促进了宗教自由。正式的宗教联合只能靠武力达成。因此,宗教联合和宗教自由之间,存在一种社会内部矛盾。末后大事件中的末世画面,实际上是对宗教迫害场景的生动描绘。启示中的巴比伦庞大军队压迫余民教会,企图使他们联合叛教。

最终,宗教自由的前景是乌云密布。普世合一运动的激进分子,很容易地接受了对宗教自由的限制,影响不同宗教政治派别的信徒,并对其社会立场造成负面影响。另外,一些普世合一运动领袖十分愿意推行革命,为要促进全体联合、促进国家建设,及形成社会的「良好风气」,他们因此「暂时停止」推动宗教自由。

对预言的理解所产生的影响
到目前为止,我们所写的是强调复临信徒对参与普世合一运动组织有异议(有所保留)。基督复临安息日会对其他教会和普世合一运动的态度,肯定受到上述考虑的影响,以其对预言的理解作决定。回顾历史,复临信徒见证数百年来,教皇施加权力迫害和敌基督的表现。他们见证到国家政府或国立教会的歧视和宗教偏见。展望未来,他们看到天主教与新教联合的危险;看到将宗教政治权力,应用在统治和迫害的潜在危险。他们看到上帝信实的教会并不是规模庞大,而是较少数量的余民教会。他们将自己看作是余民教会的核心,不愿与末时不断扩展的背离基督教的行为相联。

面对当下,复临信徒知道自己的任务是向全球传扬永远的福音,呼召人们敬拜创造主,顺服耶稣并坚持信仰,以及宣告上帝的审判时刻已到来的讯息。这讯息的一些内容至今仍未被广大群众知道。复临信徒该如何成功地完成这项预言的命令?我们认为,基督复临安息日会可以通过保持本会的特征,本会的出发点,本会的紧迫感以及事工方式,优秀地完成上帝交付的命令。

应该参与普世合一运动吗?
复临信徒应该参与普世合一运动吗?复临信徒应当在真实宣扬福音,及呼吁满足人类需要的范围内,参与普世合一运动。基督复临安息日会不希望信仰混杂,并拒绝折衷的关系,因为这样会削弱本身独特的见证。然而,复临信徒希望「尽责合作」。普世合一运动作为合作机构,有许多方面可以接受;但作为教会联合的组织机构,却有更多值得置疑的地方。
    
与其它宗教团体的关系
追溯到1926年,在普世合一运动尚未得到发展以前,本会全球总会执行委员会曾采纳一份重要宣言,它现在是《全球总会工作方针(O 75)》的一部分。这份宣言包含重要的合一性意义。它关心的是传道领域,以及与其它「传教联合会」的关系。然而时至今日,这份宣言已经扩展应用到与其他「宗教组织」的合作上。此宣言坚持,复临信徒「认为每一个在人面前高举基督的机构,都是上帝带给世界福音计画的组成部分,并且……高度重视其他团体中,为基督赢取生灵的不论男或女的基督徒。」在本会与其它教会联系时,应表现出「基督徒的礼貌、友爱及公正」,避免误解和间中产生的磨擦,我们制定了一些实践指引。然而该宣言清楚地指出,「基督复临安息日会的信徒」已经接受这特殊「担子」,要重点宣讲基督复临,甚至他已经「站在门口」,要预备「主的道路」。正是这项神圣「使命」,使复临信徒不可将自己的见证局限在「有限的领域」,而获得动力「使各方各民关注」福音。

在1980年,本会全球总会建立了教会关系理事会,以提供本会教会内的指引,并监督本会与其它宗教团体的关系。当议会认为及证明对话是有益时,便会不时授权与其它宗教组织进行对话。

复临信徒领袖应当成为被认识的建造桥梁者,这是一项艰巨的任务。摧毁教会桥梁,比起成为教会的「基督徒特训人员」服事他人,来得简单容易得多。怀爱伦说过:「运用许多聪明,才能接触到牧师及有影响力的人士」(《布道论》,原文,页562页)」。复临信徒得到呼召,并不是要生活在犹太区的高墙之内,只对自己团体说话,主要事工是出版本会的刊物,表现出一种教派的孤立主义的精神(在非不得已的情况下,不引发冲突或)。当然,隔绝与外界的交流,生活在本会复临信徒的社圈中,感觉会更加舒服和更加安全。在这种情况下,他们不时单独冒险进入周围地域,迅速展开传福音运动,尽可能多的夺取「被掳者」,然后带他们回到自己的壁垒之中。怀爱伦并不赞成孤立主义思想:「我们的牧师应寻求接近其它教会牧师的布道事工,与他们一起,并且为他们祷告,因为基督就在我们之中。他们肩负的是神圣的职责。作为传扬基督资讯的人,我们应表现出对羊群牧者深切而诚挚的关心(《教会证言》,卷六,原文,页78)」。

观察员关系网的益处
经验教导我们,教会与(国家、地区、世界)理事会建立的最佳关系是观察员-顾问关系。这帮助教会知悉最新资讯,了解意识动态和发展趋势,有助人们了解基督徒思想家和领袖。复临信徒有机会展示信仰,使人们了解本会的观点。但我们不建议教友也这样做,因为这些合一运动组织通常不是「中立」的。他们经常会有特殊的目的和政策,发挥的是社会政治主张作用。半冷半热的教友们(已经是最佳状态),或形式上的成员(正如许多教会那样),又或许经常持反对意见(无可避免的案例),基本上不能发挥基督徒的作用。

在地方教会的层面,较多处理实际的问题,及较少处理神学因素的问题;其中一个可能是,要谨慎处理某些形式的教友资格。我们认为这种组织关系,正如传道协会或是如兄弟般,各个当地教会组织,查经小组(圣经研究小组),各个特别的小组,或研究社区多项需要和帮助解决当地问题的网络。复临信徒一定不要让人以为,我们干脆逃脱对当地社区应负的责任。

近年来,复临信徒领袖和神学家有机会与其它教会代表进行对话。这种经验向来是有益的。双方开始互相尊重。陈规旧俗和不准确、不真实的教义理解被除掉。偏见被搁置一旁。神学形式和神学见解也加深了。新的角度得到确认,新的对外事工通道得到开发。然而首要的是,人们对复临讯息的信念加强了。对于复临信徒来说,没有理由感觉自卑。成为基督复临安息日会信徒,知道本会的神学基础和组织基础是安全可靠,十分光荣的。

真实将来世界的先驱
复临信徒是唯一真实和永恒的先锋。在《希伯来书》中,上帝所指的「将来的世界[希腊语:oikoumene]」(来2:5,NEB),是他将来的国度。在最后的分析总结,复临信徒为之努力事工的正是「合一主义」。每一个合一运动都是短暂的。同时,基督徒的责任是要人心里「关注完全献身基督的事情」;「何时何地也应作准备,任何人问你们心中盼望的缘由时,要以平静敬畏的心回答。你们应确保良心全然无亏」(彼前3:15、16)。

________

本研究文件为教会内部使用,首次出现在《发展模式,教会组织的角色和功能》一文中,作者是Walter Raymond Beach和Bert Beverly Beach,由Bert B. Beach执笔。本宣言于1985年6月基督复临安息日会全球总会,在路易斯安那州新奥尔良会议上发布,资料由全球总会出版事务和宗教自由办公室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