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语言

请选择您的语言

66. 基督复临安息日会和普世合一运动(一)



基督复临安息日会和普世合一运动(一)

基督复临安息日会(下文称:本会)全球总会执行委员会,从来没有为正式就发表有关本会和普世合一运动的关系声明,进行投票表决。有一本书(《B. B. Beach,泛基督教主义――福兮,祸兮?》[《评论与通讯》,1974])曾对此话题作详尽解析。数年来复临信徒(本会的信徒)的各大出版刊物,包括《评阅宣报》,纷纷出现了许多类似的文章。因此,在发布本会正式立场之前,许多文章对本会的观点,已有明确表达。

一般来说,本会并没有谴责普世合一运动及其主要组织――普世基督教协会(WCC)。他们却曾表达过对自己在各方面,及其活动的批判性观点。很少人会否定基督教会的联合,具有值得赞赏的目标和一些积极影响。其伟大的目标是成为有形的基督教组织。复临信徒对此不会持反对意见,因为合一是基督祷告所求的。普世合一运动一直促进各教会合一的关系,使其向更和睦的方向发展。我们希望多一些对话,少一些诋毁,阐明并使人们消除无根据的偏见。

普世合一运动通过它的各种组织和活动,为教会提供更新、更准确的资讯,为宗教信仰自由和人权说话,与罪恶的种族主义作斗争,使人们关注福音涉及的社会经济观。从这个角度来说,其本意是良善的,并会结出美好的果子。然而纵观历史,它导致的灾祸多过福气。我们接下来逐一进行分析。

基督复临论一项先知运动
本会回应上帝的呼召,登上了历史舞台――复临信徒对此坚信不移。复临信徒相信他们从〈启示录〉14章与18章中,领悟到预言方面的有利观点,那是上帝末后的讯息,复临运动是为了有组织的宣扬「永远的福音」,而被指派的神圣形式,并没有带着任何骄傲或偏执的期待。本会根据其对预言的理解,把本会看作以《圣经》启示末世学说为指引的「普世」运动。她(本会)开始呼召上帝的子民,从那些逐渐形成反上帝意识的「堕落」之宗教机构中「出来」。她「呼召他们出来」并「进入」一个世界性的组织――这项(全球)合一运动的特征,应该是「遵守上帝命令和坚信耶稣真道」(启14:12)。普世基督教协会的侧重点是大家首先「加入」教会大联盟,继而希望大家逐渐从不合一的团体中「出来」。复临运动强调首先从巴比伦的不合一和迷惑中「出来」,然后立即「加入」一个拥有合一、真理和爱的全球复临大家庭联盟。

了解本会对普世合一运动和其他传统教会的态度,帮助我们想起以威廉.米勒耳为代表的早期复临运动具有普世联合的特质。它曾出现在很多教会中,因此复临信徒来自许多教派,然而多数教会还是拒绝复临讯息。复临信徒之间的关系破裂并不罕见。有时复临信徒之间也会形成小团体,彼此的关系愈加恶化。虚假的传闻散布出来,不幸的是其中某些虚假的传闻至今仍然残留。先驱们拥有坚定的信仰,反对者并非没有教义信仰的。他们看上去更像是分裂,而非合一。这种发展趋势还算可以理解。当然,到了今天,教会之间关系的大气候,倾向促进和平的方向发展。

那么,复临信徒对于普世合一运动的看法存在着哪些问题呢?在我们设法给与这问题一个总结的答案之前,我们需要指出普世合一运动的思想并不是整体性的,人们可以看到支持它的各个观点(当然这本身就是一个问题!)。我们会设法说明普世基督教协会的主流思想。普世基督教协会组织,现今代表着超过300个不同的教会和教派组织。

普世合一运动对联合的理解
新约《圣经》显明,一个具备必要条件的教会在真理上合一,特征是圣洁、喜乐、信实和顺服(参阅约17:6,13,17,19,23,26)。「热衷于普世合一运动的人们」(新造的词)似乎理所当然地认为,绝大多数教会最终将实现组织合一,思想合一。他们把重点放在「分裂是耻辱的」问题上,似乎这个确实是不可饶恕的罪,而很大程度上忽略了异端和叛教的问题。然而,新约《圣经》表明,在「上帝的殿」(帖后2:3~4)里,有敌基督渗透的威胁。在耶稣再来以前的末世画面中,上帝的教会,并不是一个将全人类聚集到一起的大教会,而是信奉基督国度的「余民」。他们是守上帝诫命,并且信靠主耶稣(启12:17)。

这里有一点非常清楚,异端和非基督徒的生活方式,证明分离是正确的。普世基督教协会却忽略了这一点。分离和分裂的目的,在于保护和高举教会的纯正和公义,也保证其传达的讯息,包含更多令人合意的消息,而不是与世俗和错谬相同。

此外,复临信徒对于普世基督教协会领袖,好像不大重视个人成圣和复兴的事实,而深感不安。有迹象显示,有人认为强调这些就像是古老虔信派的破旧传统,而不是基督徒活泼生命的重要元素。他们更倾向于迎合社会道德的温和型个人敬拜。然而,复临信徒对此的理解是,个人的成圣生活是社会道德观的组成部分(在此要向莎士比亚先生致歉)。若果基督徒没有经历真实的悔改,任何正式组织的合一确实易受影响,且与之毫无关联。    

普世合一运动对信仰的理解
在许多教会中宽阔的胸襟,被认为是合一的美德。有人提议,理想的合一运动支持者,并不偏重信仰上的教条,在教义观点上要有一定的灵活性。他非常尊重别人的信仰,在个人的信仰上没有僵化的表现。他为人谦卑,对于教义和信仰没有固执的表现――除了普世合一运动的联合问题。他知道自己所知的是有限。从合一角度来说,在宗教教义上表现出傲慢态度是有罪的。    

这些全都有值得称赞的地方。温柔、谦卑是基督徒的美德。使徒彼得确实曾告诉我们,要时刻准备好回答,当被问及我们信仰(心中盼望)的理由,定要保持温柔、敬畏和良心无愧的态度(彼前3:15、16)。在普世运动的团体当中,潜在信仰原则软化(没有立场)及信仰相对化的危险。整个异端的概念都是有争议的,最近甚至提出关于「异教的思想」的问题。

某些有代表性的合一虚假理念,是所有教派的真理模式,受到时间限制,是相对而言的,因此它们是片面和不准确的。一些合一运动的支持者甚至愿意宣导综合性教义,把各个基督教派的信仰综合在一起,就像调制鸡尾酒一般。他们告诉我们,每一个教会都是不均衡的,合一主义的宗旨就是要恢复均衡和融和。在合一运动多样性的和谐中,套用腓特烈大帝的话推测说来,每个人「都会用自己的方式得救」。

复临信徒相信,教会如果没有强而有力的信念,教会拥有的属灵力量便会减弱。合一运动在教义方面的软化有潜在的危险,将导致每个教派的特质消失。当然,这正是热衷支持合一运动的人们期望的。然而,复临信徒大力反对没有立场的教义,因为这样会导致属灵的损失;而且真正的后基督教时代,即将来临。

合一运动对圣经的理解
复临信徒视《圣经》为对上帝旨意的无误之启示,那位有权柄揭示述说真理者,忠实可信地记录,上帝在救赎的历史中显示他大能的作为(参阅《基督复临安息日会基本信仰》:1.上帝的圣言)。复临信徒认为《圣经》是合一的。对于许多普世基督教协会领袖来说,《圣经》本身并不是标准和权威。他们强调将《圣经》多样化,甚至有时丢弃福音书的宗教色彩。对于大多数合一运动的支持者来说,正如基督教的自由主义一般,人们被感动,不是出自《圣经》经文,而是来自读者的个人经验。他们忽略了上帝的启示,只是注重个人的经验。

盲目末世论存在的危险――世界末日(启示)的预言,没有用作表示末时(时间结束)。对于基督的再来(的信息),只作为参考上的预测,却没有表明其迫切性,也不会对合一运动的布道理念,产生重大影响。

本会的信徒视《圣经》所描述罪和救赎的画面为,基督和撒但之间,善与恶之间,上帝的圣言和欺骗者的谎言之间,信实的余民和巴比伦之间,以及「上帝的印记」和「兽的印记」之间的「大斗争」。

复临信徒是首批最重要的,也是世上最相信《圣经》的子民。他们无条件相信《圣经》的权威,同时认为《圣经》是「不是以上帝的思想模式和表达方式,而是以人类的理解方式,由被感动的人书写出来的。上帝是《圣经》的作者,却没有亲自书写……《圣经》的作者们便是上帝的代笔者,而不是他的笔(《资讯选粹》,卷一,原文,页21)」。相反,许多合一运动的支持者却说,《圣经》经文是收录人的回答和可接受的语言,而不是上帝的话语。两者对比之下,复临信徒会说《圣经》作者的观点,正是「上帝的话」(同上)。上帝不是要审判,虽然他以批评的方式说话,但是他不是要定世人的罪。当一个人的行为违反了《圣经》的教训时,他要接受审判。

合一运动对使命和布道的理解
以往传统对使命的理解――把重点放在布道之上,便是高声宣扬福音。合一运动认为使命是营造社会的平安融洽氛围。如果有忽略宣教本质,即宣扬从罪恶的束缚中得蒙救赎之大好讯息的倾向时,复临信徒就会对此产生怀疑。事实上,包括复临信徒在内的传统观点一直认为,救赎是要拯救个人脱离罪恶,走向永生。而合一运动传福音的出发点是,首先拯救社会脱离压迫统治,脱离饥饿的困扰,脱离种族主义带来的咒诅,以及脱离不公平的剥削。
    
复临信徒对信仰转变的理解是个人通过属灵的重生,从而经历彻底的改变经验。普世基督教协会圈子的大多数人,似乎把重点放在对社会不公平结构的改变或转变上。

正如我们亲眼所见,在传福音领域和外国宣教事工方面,合一运动所结的果子(我们或者可以说是缺少果子),经常缺少传福音行动(就我们对保罗写给葛培理的信件的理解),信徒们很少成长,反而走下坡,很少派宣教士出去,作为经济支持的资金也较少流入。实际上,对外宣教活动已经从主流的「合一主义」教会,转向保守的福音派。我们黯然看到,宣教运动损失了一个很大的布道潜力。尤其是现在,伊斯兰对外积极活动,同时步向军事化;而东方宗教和本土宗教也正处于复苏阶段。

最近,本会的复临信徒一千日收获运动取得成功,与合一运动的使用低调的「联合使命」刚好相反。后者对合一方面的研究听上去不错,但在得人方面几乎没有成就。套用一句古语来说明这个问题:「空谈的合一运动,不如传福音的经验行动。」

合一运动对社会政治责任的理解
我们承认,基督徒在社会责任和政治责任的整体问题复杂。普世基督教协会和其它教会教堂(如美国国家议会教堂)在政治方面有很大程度的参与。本会在此领域却十分谨慎(与布道主义相比,我们的关注点不在此!)

许多合一运动思想或许涉及政治责任领域:
1. 救赎的世俗化;
2. 后千禧年的观点宣传不断进行政治改革,推动人类社会进步,并且通过人类努力建造社会。人类是上帝的代表,社会是上帝在地的国度;
3. 调整基督教适应当代社会;
4. 进化的乌托邦式的信仰在不断发展;
5. 社会主义集体主义,推崇某种平均主义和国家财富,但不属于社会主义唯物主义。

据推测,普世联合运动团队的激进分子认为,不久以后基督复临论,将会像世界末日天空中馅饼的乌托邦版本一样。面对社会诸多的问题,复临信徒通常不会无动于衷,或是中立。我们见证到:每年医院-诊室-健康机构每年服务超过百万人;在全球庞大的教育体制中,开办近五千所学校;安泽国际救援协会,一个扩展迅速的全球性教会服务机构,正在满足各地人们的紧急或长期需要,还有其他值得一提的多项活动。

基督复临安息日会相信,作为一个基督徒的公民必须区分,社会政治的活动和教会层面的活动。教会的任务是指明道德的原则,指出《圣经》的方向,却不提倡政治导引。普世基督教协会不时涉足于政治权力环境。当基督复临论播下种子,难免会影响社会和政治,但他们并不愿意纠缠在政治的纷争中。我们教会的主确实曾经说:「我的国不属这世界」(约18:36)。教会和她的主一样,希望「行善事」(徒10:38)。无论是直接或间接,她也不希望参与政府事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