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语言

请选择您的语言

65. 基督复临安息日会关于政教关系的声明



基督复临安息日会关于政教关系的声明
序言
上帝就是爱。他是掌管宇宙万物的主。一切受造之物因他崇高的仁爱,而甘心顺服,这正是宇宙原则之根本(注1)。惟有人心中的信仰(注2),惟有爱激发出的行为(注3),才能讨上帝的喜悦。然而,爱并不受公民规则支配。爱不会因为命令产生,也不靠法规维系。因此,任何使信仰立法化的努力,究其本质是违背真实宗教原则的,也因此违背了上帝的旨意(注4)。
    
上帝将人类的始祖安置在地上,使他们有权去选择善与恶(注5)。其子孙后代自出生后,便拥有同等的选择权。上帝所赐的自由选择权,不应受到侵犯。

政府和宗教适当的关系,救主基督耶稣模范的一生,就是一个好例子。他拥有神性,在地上拥有无人比拟的至高权柄。他拥有神的心智(注6),神的权能(注7), 以及圣洁的品格(注8)。在人类历史中,只有耶稣基督有权,要求他人在他掌权时敬拜他。然而,耶稣从来都没有使用强迫的方式来推动福音事工(注9)。 而基督徒所要做的乃是效法他。

基督复临安息日会(下文称:本会)自创立以来,一直努力效法耶稣基督,拥护信仰自由,作为福音传教不可分割的部分。随着本会对社会影响的增大,我们认为现在适合申明本会立场,作为本会全球各地的教会与其所属的国家、政府,建立联系的指引原则。

信仰自由
本会信仰的核心是我们不变的真理,信仰的自由需要我们共同捍卫。信仰自由包括自由选择所相信的宗教和充分实践宗教信仰,也有拒绝的自由,自主改变信仰,自主建立和经营与信仰一致的宗教机构。我们致力于推动立法和宗教自由的保护政策,支持国家及国际宪章对保护自由的广义解释(注10)。

作为基督徒,本会的信徒承认政府机关的立法职能(注11)。我们支持政府对非宗教事务的立法权,支持及顺从国家法律(注12)。然而,当地上的法律与《圣经》的诫命发生冲突时,我们将选择顺从《圣经》的诫命,我们应当顺从上帝,超过顺从人(注13)。

本会的信徒献身于信仰自由事业,同时承认这种自由是有限制的。宗教自由只能存在于社会立法权和人权平等的背景下。在社会重大利益的前提――为了保护其公民避免迫在眉睫的伤害时,社会便可以合法的方式遏止宗教活动。这类型的遏止应尽可能将宗教活动的影响减至最低,同时仍要保护那些受到危害的公民。限制信仰自由是为保护社会免受伤害,或是类似的无形伤害;臆测的危险,或是强加的社会或宗教整合,如通过颁布星期日法案,或是其它国家强制宗教规章举措等,并不属可立法限制自由部分。

本会的信徒被呼召,为全人类的信仰自由原则,持定立场。我们要继续保留对他人的爱心(注14),务要预备好自己,代表那些在信仰自由上,受到国家不当侵犯的民众说话。这样的工作有可能导致个人和集体的损失。这样的代价,却是我们必须愿意付的;目的是为了效法我们的救主,他也一直在为受人冷待和无依无靠的人说话(注15)。
    
参与政府工作
基督复临安息日会注意到,上帝的子民长期以来参与国民事务。约瑟在埃及掌权(注16)。还有但以理擢升至巴比伦的最高官职,最终要使本国国民得益(注17)。在本会历史中,本会的信徒曾经加入到其它宗教和世俗组织,为要使用国家权威的影响力来废除奴隶制度,以及推展宗教自由事业。然而,宗教的影响力并不一定是推动社会前进的。宗教迫害、宗教战争以及无数的社会和政治迫害中,信徒们受到各式各样的压迫。国家在使用各种方式推进宗教目标时,确实存在一定的危险。

本会日益发展壮大,使得我们在世界一些领域中,产生政治的影响力。政治的影响力本身并不是问题,本会的信徒也确实可以适当地争取政权的高位(注18)。 然而我们务要警醒防止和极力避免,宗教对民政事务(政治)的影响与联合的危险。
    
当本会的信徒担任(政治或宗教)领袖,或对社会产生更广泛影响时,应符合黄金法则(注19)。因此,我们应努力为全人类,建立强健的宗教自由体系,不应使用政治和国家领袖权,去影响和推动我们的信仰,或者阻碍他人的信仰。本会的信徒应严肃地承担起国家责任。当可以凭个人良知行事时,我们应使用公民权参与投票(注20),并分担建立社区的责任。然而,本会的信徒不应以政治为主导,利用讲台或是宗教出版物,推广(他的)政治理念(注21)。

身为政府的高官的本会的信徒们,务要努力持守基督徒行为的至高标准,成为当今的但以理,上帝愿意引领他们,而他们对上帝的忠诚将会造福社会。

代表政府与国际组织
纵览上帝子民的历史,上帝在不同的世代中委派适合的人,将讯息传达给统治者。例如:亚伯拉罕(注22)、约瑟(注23),以及摩西(注24),他们与当代的法老有过交涉。以斯帖进入亚哈随鲁王的殿,最终拯救上帝的子民免遭毁灭(注25)。但以理,先是上帝委派,将讯息传给巴比伦王(注26)的代表,之后是波斯古列王,以及玛代大利乌王(注27)。保罗将福音传给罗马帝国的统治阶层(注28)。还有许多伟大的改革家,曾有过跟他们类似的经历。他们就站在当代的统治者面前,宣扬他们的立场。我们如果没能在当代世界的领袖面前代表基督,便会因此而懈怠圣工。

本会的信徒确实被呼召,成为向这个世界宣扬信仰自由的声音(注29)。跟当代领袖建立良好的关系,也是福音使命中的一部分(注30)。基督复临安息日会的信徒被委派成为代表,往各地的政府和国际组织里去影响他们,并保护信仰自由。我们要把这项工作视作,福音使命中必不可缺少的,并且提供需要的资源,保证我们的表现达到最高标准。

对政府的期望
各地政府被建立的目的,是按照不同的需要,提供管理的服务。因此,各地政府务要保护人民基本人权,其中包括信仰自由。政府力图打造一个有公众秩序的社区、公众健康、清洁的环境,以及提供一个氛围――不会不适当地压制其公民能力去提升家庭(素质),使人们能够自由地分享社会资源。政府的职责是努力消除民族、种族、社会阶层、宗教、政治迫害,以及性别歧视,并且保障公民平等地获得司法公正。政府职责不仅要保护生活在本国领土的公民,也应该努力保护国际组织的人权,并为那些躲避迫害的人提供避难所。

接受国家基金
长期以来,本会的信徒对教会及其机构,是否应当接受政府基金进行讨论。一方面,教会一直教导人们,上帝会感动当政者的心,教会不应建立藩篱,否则会削弱对他传道事工的帮助(注31)。另一方面,教会得到警告,要小心政教联合(政治与宗教联合)(注32)。

因此,当国家法律允许政府帮助教会或其机构时,本会原则上是允许接受基金的,但是前提是不会因此阻挡我们自由实践和传扬信仰的权利。我们需要只雇用本会的信徒,并只由本会的信徒管理,接受符合《圣经》和怀爱伦著作的不妥协原则。除此之外,为避免政教联合,不应接受用于支付宗教活动的政府基金,例如敬拜活动、传福音、出版宗教读物,用作支付教会行政人员工资,或福音牧道人员工资(注33)。

在某些情况下,接受政府基金并不违背上述原则,我们应认真思考是否接受政府基金。由于持续的政府基金与单笔(一次过)经济支持不同,所以有时会特别危险。实际上,各机构很可能特别依赖不断提供的政府基金。接受政府基金就要接受政府调控。接受资金初期,这些调控往往不会违背基督徒原则,但是调控的过程总是处于变化之中。当调控要求机构放弃本会原则,违背《圣经》教训和怀爱伦劝勉时,应拒绝接受政府基金,哪怕将会导致机构倒闭、被售卖或遭重创。

本会接受政府基金后,务要极诚实地使用该项基金。这包括严格遵守附属于基金的条例,及严格的会计标准。如果无法保证,一定要拒绝。

某些特殊情况下,本会的信徒只能营运受政府控制的专案,禁止公开做见证。对参加这些项目带来的影响,我们必须献上大量的祷告和认真的考虑。应当考虑我们的参与是否有助于保障政府的严格政策,若与强迫性政权联合是否与教会名称相符,还有是否会为在一些国家的长期和短期传福音工作,包括三天使传的讯息(注34),提供机会。我们定要严格避免,将基督的名与残暴压迫本国公民的政权,联系在一起。

结论
上帝藉着圣灵的引导和他的圣言,使地上每个人皆拥有择善弃恶的权利。因此,本声明的初衷,并不是要代替上帝的劝勉,也不是对劝勉进行权威性解释。更进一步地,本声明旨在将基督复临安息日会的解释作概述。

本会的信徒在政府和教会关系的处理方式,对我们的全球事工有重大影响。因此我们对此领域要认真的考虑,并献上恳切的祷告。在圣灵的引导下事工,本会的信徒将继续支持福音原则内的信仰自由。

________

注:
1. 「上帝要一切受造之物以爱心事奉他,因感戴他的品德而事奉他。他不喜悦出于勉强的顺从;所以他赋与他们自由的意志,使他们能出于甘愿地事奉他。」(怀爱伦,《先祖与先知》,原文,页34)
2. 以西结书36章26节
3. 哥林多前书13章
4. 有时人们会根据上帝直接管理古以色列人为例子,支持宗教立法,这是错误地引用《圣经》的例子。在这段相对短暂的历史时期,上帝使用特别的方法,保存他给世界的讯息。这些方法是以双方立约为基础,就是上帝和家庭双方立约,后来逐步发展成家族,甚至国家。在此期间,上帝使用从未用过的方法。对我们认识基于双方建立契约是直接管理方式,这个经验也极为宝贵,却不能直接应用在现代国家统治上。耶稣基督为我们提供了更为实用的政教关系典范。
5. 创世记3章
6. 例子,约翰福音4章17~19节
7. 例子,约翰福音11章
8. 约翰一书2章1节
9. 与此恰恰相反,耶稣明确表示,他的「国不属这世界」,所以他的臣仆也不可诉诸于武力(参阅约18:36)。
10. 例子,《联合国世界人权宣言》第18条;《美国人权公约》第12条;《非洲保护人民权利和基本自由宪章》第8条;《欧洲保护人权和基本自由公约》第9章;《南非共和国宪法》第15章;《巴西共和国宪法》第5章;《大韩民国宪法》第20章;《澳大利亚联邦宪法》第116章;《印度宪法》第25-28章;《美利坚合众国宪法》第一修正案。
11. 彼得前书2章13~17节
12. 罗马书13章
13. 使徒行传5章29节,「上帝的子民承认人类政府是受神指派施行法令的,教导人们在立法范围顺从政府,并将此作为神圣职责。当与上帝的教训发生冲突时,就要把上帝的圣言放在人类立法体系之上。不要拒绝「上帝如此说」,却听从教会或者政府如此说。基督的冠冕要提升至超过在地当权者们的」(怀爱伦,《教会证言》,第6卷,原文,页402)。
14. 马太福音22章39节
15. 例子,路加福音4章18节;马太福音5章1~12节;马可福音10章30~37节
16. 创世记41章40~57节
17. 但以理书6章3节
18. 「各位可曾想过,不敢当众表达的你,有一天可能会出席伟人和智者云集的高峰会;你可能坐在行政局(审议)和立法局的议会中,帮助国家颁布法律?这种想法并没有错。你们当中的每一位都有自己的目标,却应该以无罪行为而感到满足。树立崇高目标,为达到标准也不要感觉苦楚」(怀爱伦,《基督教育原理》,原文,页82)。
19. 你们愿意人怎样待你们,你们也要怎样待人(太7:12)。
20. 本会的信徒参与选举前,必须经过认真祷告再进行投票。(参阅怀爱伦,《资讯选粹》,〈对复临信徒投票的警言〉,第2卷,原文,页337;怀爱伦,《基督教育原理》,〈陈明复临信徒不能安全地为政党投票〉,原文,页475;怀爱伦,《末日大事件》,〈如果他们所支持的候选人并不支援宗教自由,复临信徒就在参与罪恶政治〉,原文,页127)
21. 怀爱伦,《基督教育原理》,原文,页475。
22. 创世记12章15~20节
23. 创世记41章
24. 出埃及记4~12章
25. 以斯帖记8章
26. 但以理3~5章
27. 但以理1章21,5章31节至6章28节
28. 使徒行传23~26章
29. 「如果我们一言不发,不为保护信仰自由做些甚么,就没有实行上帝的旨意」(怀爱伦,《教会证言》,第5卷,原文,页714)。
30. 「国王、统治者和议会需要真理的知识,惟有通过你为主做见证,真光和真理的见证才能到达处高位之人」(怀爱伦,《评阅宣报》,1890年4月15日)。
31. 「只要我们生活在地上,圣灵还在与世界争战,我们就要传扬福音。正如《圣经》所言,我们要把真理之光带给世界,同时也要接受世界,因为上帝感动他们代表他行事。上帝尚没有关闭恩典的大门。上帝仍然感动代表他子民的王和统治者的心,我们非常关心信仰自由问题,不要削减不要离开,上帝一直感动人心,推动他的圣工」(怀爱伦,《给传道人的证言》,原文,页197~203)。
32. 「教会与政府联合,表面上可以使世界更接近教会,但实际上却使教会更接近世界了」(怀爱伦,《善恶之争》,原文,页297)。
33. 这些牧师为政府事工,为军人、受监禁的、政府医院中的病人,以及那些受政府或其机构制度约束的人,提供属灵服务。
34. 启示录14章6~1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