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语言

请选择您的语言

64. 基督教的遗传干预原则



基督教的遗传干预原则
导言
大多数在遗传学领域取得新进展的结果,是增加了对基因(遗传因子)的基本之结构的知识。不仅在人类的基因,还包括地球上所有生命体(活物)的基因(斜字部分的定义,见本声明文尾词汇表)。新发展中包括基因图谱和基因检测 的新方法、基因工程的新发展趋势和各种优生学;是几年前难以想像的。简而言之,新的基因知识有不可测度的能量,并带来庞大的潜在收益或伤害,同时伴随着重大的责任。从基督教信仰的角度来看,我们有负任管理使用这种能量,不仅是对人类,也是对上帝交给我们管理的所有被造之物。我们要为宇宙的创造主负责,因他要我们一起小心照顾地球。

上帝起初所造的一切「都甚好」(参阅创1:31),他赐给亚当和夏娃的基因没有任何缺陷。人类现在所患的基因疾病,不属于正常变化,而是突变的结果。在恢复人类基因健康时,现代的健康科学家努力尝试修复基因,使其回到最初创造的时候。这样看来,有利的基因干预和基督教的原则是和谐一致的,它有助于减轻罪恶带给人类的痛苦。人们在尝试说明基因干预所涉及的广泛道德问题时,一定会面对科学领域迅速变化的复杂情况。自从人们发现DNA(去氧核糖核酸)分子结构以来,有关生命形式的基因知识也随着发展起来,甚至比以往任何时候更加广泛。伦理问题随着许多资讯技术和能力的增长出现。我们只能凭想像预测基因科学,未来出现的问题。因问题复杂而且变化迅速,随着时间的推移必使与基督徒原则相关的声明扩充和修改。
举例来说,基因图谱正在迅速更新。着名的国际科学组织――人类基因组计画,正试图建构出人类染色体的详实基因表,或称「图谱」。目标是对存在于人类染色体中数以百万计的DNA。

硷基对排序,并对其作出详尽描述。研究者计画使用这资讯来促进人类基因的鉴定和分离,以此帮助人们了解人类的发展,及治疗人类疾病。对人类基因身分、作用和功能的发现不断更新且更加细致。

随着人们对人类基因身分的新认识,更多种类的基因检测技术产生出来。在过去,个人的基因资讯很大程度上是通过个人家族史,临床观察人的表型,或是个人基因的机体表达推论出来的。而在今天,愈来愈嫺熟的基因分析技术,使人们分辨出基因疾病可能导致囊胞性纤维症、亨廷顿氏舞蹈症,以及某些癌症疾病。现在,人们能够在产前进行多种基因检测。人们可辨别出成百上千的基因特点,包括许多遗传疾病。

通过对基因基本知识的进一步研究,人们将来可以按照个人意愿来改变基因,这被称作基因工程。酶(酵素)能对特定基因片段产生催化作用。通过使用它,采取按意愿导入、移除或改变特别基因的方法,从而改变基因的细胞组成。基因工程呈现给人们新发展的可能性,包括基因的跨生物界植入,例如从动物体植入到植物体。改善生命形态的潜在可能,看似是不可估量的。举例来说,经基因工程改造的植物――多产,抗病力强,并且更加不易受到体内衰退进程的影响。
    
人类的医疗(技术)直从基因工程中受惠,例如人体胰岛素和人类生长因子的产生。它们在以往不可能取得足够的数量,但通过基因工程改变基因,就可以使一些疾病得到医治。使用这种方式的治疗过程中,患者损失的细胞或缺失的基因,会得到人们需要的遗传物质。没有人能知道有多少种基因疾病,可以通过这种方式得到最终的医治,但在诸如治疗囊胞性纤维症取得初次成功时,人们获得其它遗传疾病也可得到医治的希望。

随着人们对基因知识不断增长,优生学领域的发展前景一片光明,人们还要努力改善不同物种(包括人类)的基因库。从广义来说,这种尝试分为两种。应用消极优生学的目的是避免有害基因的遗传,而应用积极优生学的目的是说明人们获得希望得到的遗传基因。消极优生学可以使用经挑选的优秀捐献者基因进行人工授精,其优秀基因可以是人们期望获得的高智商。

道德关注
引起人们重视,应思考及说明当前道德关注的范例,这正是我们寻求表达基督徒原则。我们可以关注以下四方面:人类生命的神圣,保护人类尊严,承担社会责任和妥善保管上帝所创造的。

人类生命的神圣
如果遗传决定论,降低了人类自身价值,成为通过机械方法制造出的分子生物,就有严重贬低和损害人类生命价值的潜在可能。比如说,在使用产前基因检测的新方法(包括对人类前期胚胎的检查)时,一旦发现基因有缺陷,就会引发有关人类生命的诸多问题。产前诊断,基因缺陷要到怎样的程度,才能从道德角度判断获得正确的理由,放弃前期胚胎或采取堕胎?在某些情况下,像爱德华氏症候群,一般认为是不适合生存;但是大多数遗传基因缺陷严重,才是判断的关键。

保护人类尊严
随着新基因检测方法出现,保护个人隐私成为人们主要关注的问题。对于雇主、保险公司和有关人士来说,认识到关于个人遗传档案,可能有重要的价值。倘若应该进行基因检测,采取自愿抑或强迫的方式;需要在甚么时候;通过甚么人来完成这种检测;测试的结果资讯可否分享,都是需要关注的重要道德问题。当他人因缺乏资讯而可能受到较大伤害时,我们需要考虑一般性的隐私保密,可否存在特例?我们必须作出艰难的决定,当务之急是保护那些因为其基因组,而遭受耻辱和不公平待遇的人。

另一群人则为有意改变人类基因库,而担心人类尊严的问题。医疗干预可以治疗基因有缺陷的普通人的体细胞,也可以改造生殖细胞。人类生殖细胞的改造可能是人类基因库中,往下延续的部分。干预可能延伸到治疗疾病以外,包括提高人类的某些普遍特征。假如只是提高人类的智力和体力,对人类存在的意义又有何影响?

承担社会责任
基因的新知识出现,同样引发人们对国家政策的道德观,以及个人自由和社会责任界限的关注。例如,国家政策应该鼓励人们采用积极优生学,抑或消极优生学方法?本身有严重基因疾病的人,是否同样拥有多生育的自由权?

人们关注使用社会资源的范畴。以下问题可能出现:提高社会对人类基因干预投入的资源,可是目前许多基本卫生保健的资金仍然不足够,可能出现某些问题,比如基因干预的利润和负担该如何分配?社会的穷、富人士,该如何共用资源?

妥善保管上帝的创造大工
随着基因工程进一步发展,生存在地球上的各个物种,同样也可以被改变。这些变化可能成为永久性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它也是不可预测的。人们应该为改变基因设定限制吗?一个生命形态转移到另一个生命形态时,是否有不可超越的界限?我们可能希望通过改变基因,改良地球上物种的生命,但还有许多需要关注的理由,比如人们会考虑进行新型生化武器用途的基因改变。用于军事安全或经济收益方面,而剥夺其它生物生存的做法,应当引起格外关注及道德审视。

我们思考并关注这种道德问题,因此对基因干预中的基督徒原则发表以下声明:
1. 保密原则。基督徒爱人,需要保持对人类关系的信任。保护私隐正是这种信任的基本所在。为要保护个人隐私,免受不公平的对待,对于个人基因组的相关资讯应保密,除非当事人愿意与他人分享。有时,某人可能因为没有别人的相关基因资讯,而遭受严重及难以避免的伤害时,从道德角度说,后者有义务给与当事人需要的资讯(参阅太7:12;腓2:4)。
2. 信实。如果某人不能理解资讯,基督徒就有义务,信实地将所需的基因检测结果,报告给检测人或其监护人(参阅弗4:25)。
3. 尊荣上帝的形象。在上帝的一切受造物中,只有人类是按着上帝的形像被造的(参阅创1:26~27)。基督徒对上帝的创造智慧和大能的认识,应使我们在尝试永久改变人类基因库时,需要谨慎小心(参阅创1:31)。通过目前掌握的知识,人类基因干预应限制于对遗传疾病(体细胞疗法)对患者的治疗,且应停止尝试改变人类生殖细胞(改变胚细胞),因这样可能改变上帝在未来几代的人类身上的形像。所有对人类基因的干预,在道德方面应当极为谨慎,要适当保护人类的每个成长阶段(有关选择性的堕胎资料,请参考「基督复临安息日会有关堕胎的指引」)。
4. 预防痛苦。基督徒肩负的责任是在可能的情况下,尽力避免或减轻人类的痛苦(参阅徒10:38;路9:2)。因此,人类基因干预的首要目的,应该是治疗和预防疾病,或是减轻病痛。基于人类的堕落天性,滥用权力的现象即将发生,同时亦要承受未知生物出现的风险。有人还会尝试通过基因干预手段,去修改健康和无遗传疾病的人的身体或大脑特征,因此使用这项技术时一定需要极为谨慎。
5. 自由选择权。上帝尊重人类的自由选择权,拒绝使用强迫的方式。个人能够作出自由选择,决定是否进行基因检测;他们也可自由决定如何处理检测结果的资讯,除非别人因此遭受严重,却可避免的伤害。这也许是道德责任方面的选择。个人可通过放弃生育权利,避免(下一代遗传了)已知的严重先天缺陷的风险。当这些有关生育和基因检测的决定属于私人问题时,个人应适当考虑公共利益再作决定。
6. 创造的管家。保护上帝的创造物的责任,包括尊重自然界的多样性和生态平衡,那里有无数种类的活物存在(参阅创1)。动、植物的基因干预,应该以尊重生命形式的多样化为原则。应当禁止可能破坏自然平衡,或贬低上帝创造的世界。
7. 非暴力。使用操控基因来发展战争的手段,是公开地直接辱没基督徒的和平原则及生命价值观。从道德角度看,我们无法接受辱没上帝的创造,通过改变生命形式制造毁灭性武器(参阅启11:18)的事情。
8. 公平。上帝爱所有的人,不管他们是甚么社会地位(参阅徒10:34)。基因研究的好处是接近那些需要帮助的人,消除不公平的歧视。
9. 人类的尊严。人类是按照上帝的形像被造的,远超过其基因的总和(参阅创1:27;徒17:28)。人类的尊严不应降低至机械式改造的基因。人们应当尊重个人价值的尊严,不能千篇一律地复制基因遗传。
10. 健康。基督徒有责任保持身体健康,包括他们的基因健康(参阅林前10:31)。这意味基督徒应避免可能从遗传上毁坏自身,或是他们的后代,比如毒品滥用和接触过多辐射。

----------

术语表
1. 硷基对(base pairs)。形成DNA结构的互补配对硷基,用来衡量DNA长度。硷基对由腺嘌呤(A),胸腺嘧啶(T),鸟嘌呤(G),胞嘧啶(C)构成。A必须常与T配对,G必须常与C配对。
2. 染色体(Chromosome)。由线状去氧核糖凝缩而成的棒状物。上面织结着蛋白质,是活细胞承载基因的结构。人类有二十三对染色体。
3. DNA(deoxyribonucleic acid, 去氧核糖核酸)。双螺旋分子结构。对基因资讯进行编码,是大多数物种的主要遗传分子。
4. 酶(Enzyme)。在不改变自身平衡和属性的情况下,催化特别化学反应的一种蛋白质。
5. 优生学(Eugenics)。试法改善某一物种基因库的科学。方法是通过防止有害特质的遗传,或增加所需特征的遗传。
6. 基因(Gene)。遗传信息的基本单位。属于DNA片段,含有特别蛋白分子产品的资讯。
7. 基因图谱(Gene maping)。确定某一物种基因排序的图示。
8. 基因疗法(Gene therapy)。在活体细胞内对有缺陷基因的医疗替换或修复。
9. 基因工程(Genetic engineering)。按人们意愿插入、移除或改变特定基因,来改造细胞的基因结构或个体器官。
10. 基因检测(Genetic testing)。对人体基因构成的检测,用以发现可能存在的遗传特征,包括有缺陷或异常的基因。
11. 胚细胞(Germ cell)。生殖细胞。
12. 基因组(Genome)。个体或生物体染色体中基因资讯的全套总和。
13. 基因型(Genotype)。个体基因组成。
14. 人类基因组计画(Human Genome Project)。国际科学组织构建人类基因遗传的详尽图谱,鉴定基因结构和基因功能。
15. 植入(Implantation)。胚胎附着到子宫壁的过程。
16. 基因突变(Mutation)。DNA发生的永久性可遗传的变异。
17. 消极优生学(Negative eugenics)。避免被认为是不合要求基因特征的遗传所采取的方法。
18. 表现型(Phenotype)。受环境因素影响,从某一特别表型中可观察到的特征。
19. 积极优生学(Positive eugenics)。促进被认为是符合要求基因特点的传播所采取的方法。
20. 前胚胎(Pre-embryo)。着床前和怀孕前期的受精卵(或称孕体)。
21. 重组 DNA(Recombinant DNA)。通过人工加入DNA片段所产生的DNA新排序。
22. 体细胞(Somatic cell)。生物体中除性细胞以外的细胞。

――――――――――――

此文件于1995年3月为人类生活基督徒观点委员会所采纳,并于1995年6月13日经基督复临安息日会管理委员会(ADCOM)表决通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