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语言

请选择您的语言

27. 关于人类克隆引发的伦理思考的声明



数十年来,透过克隆(复制)技术,展望为人类的家庭添丁,曾经一度被认为是不经(不合理)之谈。随着遗传和繁殖生物学有最新的进展,亦暗示人类克隆技术的研发,也许指日可待。基督教的职责是辨明与之相关的深层次伦理问题,亦日渐迫近。作为基督徒,我们怀着对上帝之创造及救赎大能的坚定信心,基督复临安息日会愿意承担此重任,阐明本会信仰所揭示的伦理道德原则。

动、植物的所有无性繁殖方式――非精、卵结合的繁殖方式,都是属于克隆。自然界中众多动、植物繁殖方式属于克隆,只是它(克隆)以不同形式存在而已。例如:微生物或常见的酵母菌,一个母细胞分裂成一对子细胞;子细胞不仅是母细胞的克隆,而且彼此之间互为克隆,这就是它们的繁殖方式。从玫瑰花丛或葡萄藤中截取一枝,并培育成完整的植株,这也是原植物的克隆。

类似的例子可在许多低等动物中找到。例如海星,母体即使被分成几块,它们也能各自重新生出完整的活体。因此,克隆的生物学原理并非是最新的发现。

据悉,这门新技术名为体细胞核转移术。其本质是从活体中提取细胞并进行处理,将其变得类似一个胚胎细胞。在适宜的条件下,胚胎细胞会不断分裂,最终生成一个完整的个体。

目前,细胞重组的目标已经实现,方法是将一个完整的成体细胞,放入一个已去除细胞核的较大的卵细胞内。这一阶段的卵细胞就相当于一个孵化箱,为重新启动成体细胞中的基因,提供基本环境条件。对于后代,该卵细胞仅能提供微量的由细胞质携带的遗传物质;却能像有性繁殖那样,提供细胞核携带的遗传物质。经改造的卵细胞随后被植入成年的雌性体内,便开始妊娠之旅。

生物学家研发此项技术,原是为了作为改良畜牧业(指动物)的工具而已。他们希望使用这种方式来培育出一批珍贵的动物,其基因与之前选定的个体完全相同。该技术可能使人类也受益良多。例如,用于医治人类疾病的新产品(药物)有望藉此问世,这一切都会使研究者及整个生物技术界甚感兴趣。倘若,同样的技术用于繁殖人类,就会引起伦理道德方面的深重忧虑。

最令人忧心的是医疗安全问题。如果目前这项体细胞核转移技术用于人类身上,就需要有人捐赠卵细胞。但是由于经过人为处理,大部分(众多)的卵细胞在胚
胎生长的初期,就会在实验室里消亡。其他的则会在移植后流失,也就是说――胎儿会在发育的任何一个阶段内自然流产。从这方面讲,它与其他辅助生殖手段(譬如试管受精)的发展过程相似,该技术也会引起人们对胚胎和胎儿生命价值问题的高度关注;即使婴儿能够足月生产,亦有可能增加先天性缺陷的风险。现在单凭人们担心(人类克隆技术)会为正在发育过程中的生命(胚胎或胎儿)带来生理伤害,其实该技术足以被淘汰出局。

另一方面,即使克隆技术的成功率(比往日)有所提高,加上其风险性也被降低,可是克隆技术带来的种种焦点问题,仍然萦绕人心。例如,不通过卵细胞受精的方式进行繁殖,从本质上是否有问题?诸如此类的问题都涉及到上帝所设计的生殖方式的本质,需在更深入的学习研究后,方能得以解决。

此外,一个让人们频频表示担忧的问题――克隆人的尊严及独特性可能无法保全。此类风险包括对克隆人的心理伤害,因其有可能被称为原始细胞提供者的「迟到的同卵双生体」。人们是否有权如此操控新生个体在遗传方面的命运?

还有,人们担心克隆人的技术,会破坏家庭的关系。性关系是夫妇情感纽带,又承载生育使命,而这两项功能因此而渐渐弱化。例如代孕,这个诸多问题的方法,可能不时在人们的思想中出来。当人们选用捐赠者的细胞,而不是已婚夫妇的,可能导致关系恶化及责任混乱问题。

另一主要风险是,克隆人的技术可能被用来图利,而用途基本就决定了他们的价值。例如,克隆某人并让其沦为可移植器官的「货源」,这种诱惑并非绝无可能。也有人担心,这些卑微的「受造者」(克隆人)既出于别有用心之人的策画,其自主权就难保无虞。而且,自大狂或自恋狂的人,也有可能利用这种技术「克隆」自身。

最后,即使克隆技术日后能取得重大的进展,它仍然可能是耗资巨大。如果人类克隆被商品化,其引起的利益冲突,也许会加剧滥用的风险。

对于人类克隆可能引发的诸多风险及滥用的后果而言,以上所讨论的内容,只是略举一二而已。对于那些以其信仰的道德原则来衡量克隆人是否正确的基督徒而言,停止的理由已经很充分了。但是,重要的是我们不可一叶障目,仅因(克隆人)存在滥用的可能性,便认为此技术不可能被用来满足人类真正的需求!(注一)实现人类克隆的可能性虽甚为遥远,却激发了此篇对基督教相关原则的陈述。

假如体细胞核转移技术将来用在人类身上,我们以为应持守以下道德原则。
因为该领域发展迅速,所以我们要跟上新的发展形势,定期审视所提出的原则。
1. 保护人类脆弱的生命。《圣经》对此有明确呼召,尤其是对那些生命最为脆弱之人(申10:17~19;赛1:16~17;太25:31~46)。有损人类生命的势头(发展形势)一旦出现,人们从伦理上就无法接受这门生物技术了。
2. 保护人类尊严。人类既是按照上帝的形像创造的(创1:26~27),本身就被赋予人格尊严,要求予以尊重和保护(创9:6)。克隆技术对人类尊严的伤害可能五花八门,因此在道德上不能有丝毫麻痹或姑息。对于该技术而言,任何从根本上破坏或削弱人格尊严或人类主权的用途,都必须摒弃。同样,人类克隆技术一旦以实用功能及商业价值作为衡量人类生命的主要标准时,就应在道德上全面抵制之。
3. 减轻人类痛苦。遏制痛苦并维护人类生命品质是基督徒的责任(徒10:38;路9:2)。消除本可避免的病痛是我们的目标,如果体细胞核转移技术可以预防遗传病的话,对它的使用是符合这一目标的。
4. 维护家庭。上帝对孩子有完美的计画,他们应该在充满爱的家庭中成长,其父母均应亲力亲为地参与教养(箴22:6;诗128:1~3;弗6:4;提前5:8)。作为辅助人类生育的手段,不管如何使用体细胞核转移技术,都应以维护婚姻忠诚及家庭稳定为前提。至于其他辅助生育的方式,若有第三者介入(例如代孕),就会引起道德问题,所以最好规避。
5. 谨守管家的职分。不管采用何种形式辅助生育,包括可能使用的、体细胞核转移技术可能非常昂贵,基督徒作为管家所应持守的原则都不容忽视(路14:28;箴3:9)。为了忠诚地行使管家的职责,寻求此类帮助的已婚夫妇应慎重考虑这笔花费。
6. 实事求是。诚实地传递资讯是《圣经》的命令之一(箴12:22;弗4:15,25)。无论在何种情况下,推荐使用克隆技术时都应力求将最精准的资讯公开,包括这种方式的实质、潜在的风险以及所需的花费。
7. 体会上帝的创造。上帝甚愿人类在对他创造大能的感激和体会中不断成长,包括学习相关的人体知识(太6:26~29;诗8:3~9,139:1~6,13~16)。因此,通过符合道德规范的研究来努力学习生命体的生物构造,这本身是值得鼓励的。

考虑到我们现有的知识水准,以及体细胞核转移技术目前所能达到的精确度,基督复临安息日会不能接受克隆技术用于人类身上。但是,我们有责任减轻人类病痛并提高人类的生命品质,故此我们认为,适当地以动物作为研究对象是可以接受的。

---------------------

生物术语:
1. 等位基因:某一基因的某种替换形式。生物体的每个基因都可以不同形式存在,且彼此间差异甚微。因此我们才观察到在自然界中,同一族群的不同个体间存在某些差别。例如,对于负责生产血红蛋白的基因而言,其等位基因之间的差异,会影响到血液细胞运送氧气能力的高低。
2. 克隆:两个或两个以上拥有相同遗传物质的个体。人类克隆的自然方式是「同卵双生」。尽管双胞胎的生命源于相同的遗传物质,他们今后在生理上仍会各有不同(例如指纹)。另外,由于人生经历及个人选择不同,最终他们会成为拥有不同人格的、独一无二的个体。与自然生育的双胞胎一样,利用体细胞核转移技术孕育的个体与其祖源之间会有差异,这是最起码的。
3. 细胞质:除细胞核外的所有细胞内含物。许多重要程式都在细胞之内得以完成,包括蛋白与酶的结合,以及细胞产物的制造。细胞质中还有线粒体,这些小个子负责分解食物,为细胞活动提供必需的能量。
4. 胚胎:受精卵发育的初期阶段。就体细胞核转移技术而言,是指被摘除细胞核、并被植入体细胞的卵细胞的初期发育阶段。
5. 无核卵子:被摘除细胞核的卵细胞。完成摘除工作,通常要用一枚精细的玻璃针刺入细胞,然后将细胞核带出,当然这一工作要放在显微镜下全程观测。
6. 生殖细胞:专司生育职能的细胞。对哺乳动物及人类而言,生殖细胞是指精子及卵细胞(卵子)。
7. 妊娠:胚胎在子宫内,从受精卵发育成新生儿的这一过程。妊娠从胚胎在子宫内着床开始,至新生儿出生结束。
8. 细胞核:位于细胞内部的、包含遗传物质或基因的组织。细胞核外包裹着一层薄膜,从而将其与其他细胞物质分隔开。
9. 卵子(英文复数:ova):即卵细胞。女性生殖细胞。
10. 体细胞:哺乳动物或人类体内除了生殖细胞以外的其他细胞。
11. 体细胞核转移技术:创造出世界上第一头克隆动物——绵羊「多利」的技术,被冠以这一名称。从字面上看,好像该技术使用的是体细胞的细胞核,但实际上,是将一个完整的体细胞与一个无核卵细胞结合在一起。
12. 精子:男性生殖细胞。

------------------------                                                                      

(注一)将来在某些情况下,人类克隆也有可能被认为有益于人类,且道德上可以接受。例如,一对夫妇若实在无法实现自然生育,就可能在不破坏婚姻的前提下,将克隆技术作为唯一可行的生育手段加以慎重考虑,而这类情形是可以想见的。再比如,打算成为父母的人可能携带有缺陷、且有遗传性的等位基因,而他们又不希望生出的孩子患有遗传疾病。在这种情况下,使用体细胞核转移技术可以帮助他们的孩子免受遗传缺陷的困扰。当然,即便家庭忠诚得以维持,人们对于克隆人的个人身份及人格尊严仍有诸多担忧。与其他辅助人类生育的手段一样,对体细胞核转移技术而言,蒙福的可能性与风险性同在,须对二者细加权衡。

_________________

本声明在基督复临安息日会全球总会执行委员会,于1998年9月27日(星期日),在巴西伊瓜苏大瀑布举行的年议会上表决通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