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語言

請選擇您的語言

2017年6月_人生百味
信仰與生命
◎張維揚弟兄/美國/加州聖谷華人教會

我來自中國廣州市,於1996年移民美國,至今已有二十年。在來參加教會時,我是一個無神論者,對於任何宗教都不相信。其主要原因是:在文革年代裏,由於自己出身剝削家庭而深受迫害。也被迫盲目信仰某偉人的偶像,要讀他的紅皮語錄,要唱他的語錄歌。但始終改變不了自己的厄運。因此內心深藏一個信念―要憑自己雙手來改變自己的命運。

2013年我與妻子住進老人公寓,認識了教會何長老夫婦,在他們的啟蒙傳道下來到了教會。當時是抱着好奇心的心態來到教會。在牧師證道和團契查經裏,我漸漸地感受到基督教與別的宗教有根本區別。上帝有自然美妙特別能力,是祂創造了宇宙萬物。《聖經》―上帝的話―是唯一的真理。「諸天述說上帝的榮耀;穹蒼傳揚他的手段。這日到那日發出言語;這夜到那夜傳出知識。」(詩19:1~2)「因為,出於上帝的話,沒有一句不帶能力的。」(路1:37)

2015年6月,我因心臟有問題送進了惠提爾醫院。在留院期間,每次吃稀飯後就馬上吐出大量鮮血。這種情況使我被送到南加大(USC)醫院搶救。經檢查後確定是血管堵塞,需馬上換支架。就在這時又檢查出肝有問題。醫生說換支架兩星期後才能處理肝臟。就在這時候,醫生復查出我的肝已完全衰竭,整個肝已失去製血功能。醫生說要馬上換肝,時間不應超過兩天的黃金時間,否則生命不保。當時家人不在身邊,但情況緊急,我就自己簽名同意做手術。72歲高齡長者換肝手術在該醫院是第二例,因手術而喪命的機率頗高。第一天過去了,未有肝源送來。情急之下,我的子女都願意捐肝給老爸,但只能捐一半。而我需要的是一整個肝。後來醫院傳來好消息:有肝源了,我們都喜出望外。但醫生說,這個肝要由我和另一個需換肝的嬰孩共享,每人一半。半個肝對我是不夠的,只好失望地放棄了。剩下最後一天,身處死亡邊緣,離喪鐘只有十多個小時。在醫院的家人和親朋好友都失望傷心地哭了,因為再過幾個小時就要永別了。

在場的趙牧師鎮定而充滿信心地安慰大家,並堅信主給我們的能力和大愛。就在危急關頭,醫生傳來佳音,說我很幸運,在外州監獄有位19歲的獄友捐肝給我。經檢驗後由直升機速送醫院,並馬上進行換肝手術。是由一位40歲年輕的日本女醫生為我開刀。僅是取出舊肝就用了四小時,再將好肝放進去又用了六小時。縫好傷口後還要壓擠傷口,但壓下去時整個身體都是血。若是這關過不了就會變成植物人。在搶救期間是教會牧師、長老、兄弟姐妹們的支持和關愛。他們不分日夜為我禱告。動手術當晚,長青團契、新生團契的兄弟姐妹在牧師帶領下,深夜屈膝為我禱告。有位姐妹禁食8天,每天只飲水,不斷地為我禱告,並用上帝的話語來鼓勵支持我。使我的生命從死亡的幽谷走出來的,使我的生命得到重生的,是主耶穌的大愛和大能。只有主耶穌的大能才能有此神蹟。上帝給我的是最好的。「上帝是我們的避難所,是我們的力量,是我們在患難中隨時的幫助。」(詩46:1)

經歷過一場生與死的搏鬥後,我從一個無信仰者走進信仰上帝的教會中。在傳道人堅持不懈的查經後,我和我太太受浸了,我們成為基督徒。

主耶穌啊!我們想念祢,感謝祢的恩典!從今以後要永遠跟隨祢、事奉祢。我們要高聲頌揚祢!我們天天盼望祢快快復臨,接我們回到那美好的天家,與祢在一起直到永永遠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