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語言

請選擇您的語言

2017年5月_人生百味
母親累了,休息了
◎卓朱美美博士/美國/前大埔三育中學校長

記憶中,母親從沒有缺席,她全程參與我們的成長,我們生命中重大的事件,她都參與。她是如此甘心地扮演着母親的角色,無怨無尤。但是她真的累了,終於走了―瀟灑地走了,讓我們有點措手不及。

媽媽是一個傳奇,是一個故事,她的童年相當艱苦,我們的外公是中醫,但當時的家鄉相當窮苦,媽媽是大姐,下面有三個弟弟和兩個妹妹,到大弟出生後,她便被送給別人當童養媳,那年她才5歲。10歲時她偷跑回家,14歲時沿着鐵路從杭州走一百多公里到上海,在上海一家紗廠當童工,經歷許多苦難,吃過無數苦頭。在上海與父親邂逅,生了大姐美莊後,又懷了美美,父親卻在那時要獨自去香港做生意打天下,要安頓好了才接妻女去香港。美美出生後,母親獨自在上海照顧兩個小孩,直到美美三歲,幾經艱苦才能與父親團聚,之後美玉、有為、美的相繼出生。

在香港,我們一家七口本可以安定生活下去,但父親生意失敗,全家陷入愁苦的深淵。母親毅然將一家大小搬到偏僻的新界,一方面把家用開支減至最少,另方面在新界的家可以種菜及飼養家禽,於是她可以不用出外謀生,全家仍能生存下去。當時父親從一個老板的身分,變成別人的僱工,於是意志消沉,非常沮喪,母親成為家中情緒的安定者,穩住了整個家,成為全家的支柱。她表現出超越常人的沉著與豁達,一心只要一家平安、孩子們健康地成長。

她不斷地尋找辦法,她給孩子的信息是:「船到橋頭自然直」、「天無絕人路」、「每道難題定有解決辦法,只要肯做、肯動腦」。她養雞、養鴨、養鴿子、種菜、縫衣、打毛衣、做塑膠花、做火柴盒,同時照顧五個正在成長的孩子。為了還債,母親甚至養了一頭母豬,等母豬生了小豬後,賣小豬還債,她不怕髒,不怕臭,
直至母親信主之後,母親才不再養豬。

母親在別人眼中,真是再平凡不過了―沒有家勢、沒有錢財、沒有頭銜、不善辭令,她是一個連小學都未畢業的女子,一生最偉大的事業只是當了五個孩子的媽,但她卻深深以此為傲。當別家母親驕傲地展示新買的房子時,我母親會說:「我的孩子就是我正在供的五棟樓房。」

儘管母親學歷不高,她是我們的啟蒙老師,我們學會的是求學的認真及對事物的好奇,她教的豈止於學識,她教的是人生功課,孩子們也以她為傲。
母親一生教導孩子們動手工作的神聖,她教會我們何謂堂堂正正地做人。她常對我們說:「我們不偷不搶,沒甚麼可恥的。只要你們肯讀書,媽媽甚麼都可以做,甚至做乞丐討飯,都要供你們讀書。」

母親的靈巧與智慧,在那些艱難的歲月中更是表露無遺,長大後愈發為那些日子感恩。家裏沒錢了,母親總會想法子,用從村子內領來的美國救濟品,做出各種美食,每餐不一樣,她會用心去做。到現在我們幾個姐弟仍無法瞭解,為甚麼那時候的太白粉加糖、黃豆粉加湯圓、油鹽加飯、麵糊加湯那麼好吃。

還有,上學的校服是母親用父親的舊襯衫改的,新年的新衣是母親的舊旗袍改的,大大小小的毛衣是她一針一針地織成的,家中其他東西的修補更不用說了,只要經過她的手,都會讓我們驚嘆母親的創意無限。

母親在忙碌中,仍不會疏忽我們的需要,她就像精密的天線,能微調準確地察覺我們每一個人的需要,看出我們的內心世界。放學回家,她總會從我們的臉色中看出我們的心情。她認識我們每一個孩子的好朋友,朋友們也都都喜歡她。

47歲那年,她便嚐了喪夫之痛,父親罹患了肺癌,短短六個月便辭世,留下母親一人。60歲那年,美國的醫生判斷母親罹患末期癌症,最多只剩下六個月命,她回香港後不再尋求治療,每天與朋友飲茶爬山,上帝就為她行了神蹟,醫治了她。之後,她定居美國,享受天倫之樂。晚年,除了大姐在香港外,其餘的子女都在美國陪伴她,尤其是小妹美的,日夜隨侍在側。從她86歲那年開始,這六年間,身體漸走下坡,常為甲狀腺失調、中風、摔斷盆骨、胃腸出血、肺積水所苦,多次進出醫院,醫生護士都認為她不能再站起來,也只能吃流質食物了,母親身體雖然孱弱,卻仍能每天去飲茶。雖然很辛苦,依舊努力地活着。她多次對我說:
「每個人都要走那條路,我就是捨不得你們。」她是為了兒孫才撐到如今,她是真的要休息了,母親享年91,留下了五個子女,七個孫子女及九個曾孫,如今安息主懷,等候耶穌復臨,那時我們又要與她歡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