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語言

請選擇您的語言

2017年2月_牧者日記
世界的知識不應是證道的重心
◎和風

「我們不要世界的知識」。一次到某農村教會證道之後,午膳時和我同桌的教會長老說了這麼一句話。這話不是衝着我而來,而是當談到近年走訪的一些堂點時,長老有感而發。他慨嘆一些講道員都「不講《聖經》的道理」、「在台上講一、兩個小故事,讀一兩段社會新聞,然後拿《聖經》某個章節做總結」。長老語帶無奈地說:「這就是證道麼?我們不要世界的知識。」

講道的時間長或短,因地而異,大致上最短至少三十分鐘,最長最好不超過一小時。講道與查經大不相同之處在於時間上的限制。而對於講者來說,最大的挑戰也在這裏,就是怎樣在有限的時間之內,向聽眾解明福音的內容。神學院教的「講道法」包括專題講道、經文講道、解經講道,這些方法的共通點是,以《聖經》為講道的基礎和重點。上文提到那位長老對一些講道內容的不滿,我大概將之理解為,他感到那些講道內容沒有以解釋《聖經》為主題,而只是拿其他浮浮泛泛的內容虛談一番,在這樣的講道中,《聖經》成了配角,只是錦上添花地用作裝點襯托,一場證道下來,聽的人都不知道到底《聖經》教導了甚麼。

世界基督教發展史告訴我們,因着歐洲宗教改革的關係,現代社會與中古社會最大的不同是人與《聖經》的關係。在改教者的倡導之下,《聖經》—而非教會制度和這制度賦予教會領袖的特權—成為了信徒個人理解啟示不可缺少的途徑。藉着《聖經》,上帝向我們指向祂自己;靈命的塑造與成長,離不開個人研讀《聖
經》。另一方面,信徒組成了解釋《聖經》的教會群體,因此教堂證道是信徒認識《聖經》的重要時光,是在個人讀經生活以外,與其他信徒一同集體領受上帝透過《聖經》向教會說話。

長老的那句「我們不要世界的知識」,代表了會眾對講道員的期望。每一個安息天,上帝把會眾託付給證道者,會眾順服地來到聖殿傾聽上帝的道,他們都希望證道者能夠把真理的大能透過對《聖經》的講解釋放出來。講道內容的表達形式可以是多樣的,故此沒有必要過度排斥新聞時事或者小品故事。問題是,講道員對於《聖經》是否有足夠的思考與查考,是否有深刻的體會與消化,是否有屬靈的洞察力並且充足的信心,告訴聽眾「聖經都是上帝所默示的,於教訓、督責、使人歸正、教導人學義都是有益的,叫屬上帝的人得以完全,預備行各樣的善事」(提後3:16~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