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語言

請選擇您的語言

2017年1月_人生百味
說不盡恩賜的家
◎焦洪志牧師、焦沈斌義師母/中國/上海

「教養孩童,使他走當行的道,就是到老他也不偏離」。(箴22:6)

我倆是在1958年3月30日於本會的教堂舉行婚禮的,我們租了一間大約15平米(約台灣的4.5坪)的房間,就住下了。洪志每天外出忙於聖工,,我則留在家中做些家務,每天的飲食,預備妥當。我也安排些時間和洪志一同看訪弟兄姐妹,參與教會的傳福音的工作。這樣、我們婚後的生活,每天非常喜樂、充滿感恩和盼望!

因傳道被捕
就在同年的6月30日,洪志因每日熱心教會的救人工作而被捕,定為反革命案。那一天他就被帶走了,當下我獨自一個人在家悲傷痛哭。第二天我的二哥來幫我一同搬到我父母家,和他們住在一起。

過了幾天,又有黨員通知我,洪志將被押送去青海服刑12年,直到刑滿再另行通知。我就在指定時間去見他。經過禱告,上帝賜我安靜倚靠的心,教我見面時只說安慰的話。到了指定的地方,我見到他時說:「我已經知道,你將離我去青海,我雖然很難過,我已決定不要說十二年,就是二十年我也等你。這是主的安排,你只管放心去吧!我一定會等你回來!」。感謝主,我沒有流淚,我倆就這樣地分別了!

在我們有共同信仰的情況下,後來我也被判勞教3年,期滿後也不能回家,轉到其他農場去參加勞動,我便留在原先的農場醫務室工作,直到1967年。

獲上級的獎勵
從1960年開始,中國各地遇到特大的自然災害,在青海尤其嚴重,許多人因此就死去,洪志當時正在醫院工作,許多人因頭昏而倒下甚至有的人便死去,好幾位醫生說是腦膜炎,洪志思考後說:「這不是腦膜炎,是低血糖昏迷。」洪志建議立即注射葡萄糖,所以當發覺有人昏倒時就立即注射葡萄糖,此人很快就甦醒過來。因此在他的中隊,三個月內都沒有人死去(在過去每天都有人死去),使其他中隊也學得這個療法。洪志得到領導上級的獎勵,宣佈焦洪志減刑3年,原來的12年,改成9年。並准許他請假回上海探親。

感謝上帝的無限大愛,於1968年12月19日,我生下了頭胎的兒子焦望啟,由於每天勞動,帶孩子很不方便,我就申請去青海,組成我們的家,在那裏可以更好的帶好孩子。

上帝賜兩兒
1969年初,我帶着半歲的孩子到了青海,第二年,就是1970年12月5日我生下了第二個兒子焦望新。

那時,洪志在醫務室上班,我作為家屬沒有參加工作,就在家帶領孩子,將他們帶到主面前,在喜樂中看着他們漸漸長大,先後上了學。起先,這兩個孩子沒有守安息日,由於我們身處專政機關,改造單位,我們有顧慮,就沒敢提出守安息日的要求,但每到安息日的下午學校不上課,我們就抓緊這時間,一家四人聚在一起,給他們講《聖經》故事,讀《預言之靈》的教訓。

有一次,我們讀到《善惡之爭》中〈上帝不變的律法〉一章。對我們有很大的觸動和提醒。聖靈感動我們,那天我們在主面前痛哭流淚地禱告,並下定決心一定要讓兩個孩子遵守安息日。

教兒守聖日
就這樣,我們向校方提出遵守安息日的要求,請准許兩個孩子,每逢安息日請假的要求。老師說,不能同意每逢星期六不來上課,不然你們可以打報告,在沒有批准前仍要來上課。但我們想既已下了決心就必須從現在開始守安息日,那麼校方就要以違犯校規來處分他們。所以我們想了一個兩全其美的辦法,就是休學,不是叫孩子不學文化,而是在家裏我們自己給孩子上課,等候上面的答覆。

從這一天起,家裏成了孩子的課堂,當時大兒子四年級,成績較差,小兒子上二年級,學的不錯,商討下來,老大退下讀三年級,小兒子升讀三年級,每天還要上一門《聖經》課,家庭課堂就這樣開始了。

一年後場領導知道我們的孩子為守安息日不去上課後,一天叫我丈夫到場部去詢問此事了,有幾位幹部對他的態度很兇,開口就怒斥:「你因守安息日被判了刑,還要叫你的孩子守安息日,星期六不上課,你小心點,你將要負完全的後果。」我丈夫便說:「我到了農場幹醫務已20多年,沒有出過任何醫療事故,我家每年從上海買醫學書刊寄來,提高醫療技術,盡心地將黨的人道主義精神體現出來。」

作美好見證
洪志這樣說:「我的信仰使我更好地去救死扶傷,信仰教導我誠懇,忠實,認真,負責,對國家有貢獻。『才』固然要緊,更重要的是『德』,所以應是『德、智、體』的排列,而不是『智,德,體』,沒有『德』的大博士,科學家對國家會帶來更多的損失。因此,基督教是重德的,信仰會使孩子們成為對國家最有用的好人才……」我丈夫連續談了約有兩個小時,場領導靜聽他講完後,態度完全改變了,和緩地說:「將你的要求寫個報告。」我丈夫回家後將他這兩個小時對他們傳福音的內容全部寫了一遍,最後提到兩個孩子要遵守安息日,每星期六請假的
要求。

當時我對能否教導好兩個孩子,心中沒有完全的把握,但我將這一切全交托給主後,便深知這是主交給我們的任務,要把孩子培養好。所以我訂出教學計畫,安排好每天的課程表。一星期測驗一次,一個月大測驗一次,期末總考。要求成績一定要好,課堂就設在這小小的屋子裏,安置好桌子,椅子,由我每天給他倆上課。

同學們都知道他倆不去上課了。開課後,每天加上一堂《聖經》課,從〈創世記〉開始學,一年下來差不多學完了整本《聖經》,每個安息日,訓練他們開口講,在安息日把預備好的《聖經》故事,再講給爸媽聽,有不合適的地方及時糾正補充。

後來,我丈夫調到場部醫院工作。場部也有小學,約200個學生,考慮到這間比較正規的學校,更不容易准許孩子遵守安息日,所以把四年的課本也買好,便在家裏繼續上四年級的課程。後來院長知道我的兩個孩子沒有在學校讀書,就勉強他們要到學校去讀書。

我們全家人一同懇切禱告求上帝開路,我們就去見校長。感謝上帝,聖靈感動使校長同意兩個孩子每星期六請事假,不去上課。但他們倆必須先經過考試,按他們的成績可上幾年級就上幾年級。他們該上四年級,因此就將三年級期末的考題,就是算術,語文,英語的考卷給這兩個孩子在老師辦公室做好,當場由老師批改。老師竟發覺他們的成績比當年在校的同學更好,校長當時就說:「你們來上四年級吧!」我們感謝主的恩典,使祂的名得了榮耀!

每逢安息日他倆就不去上課。當天的作業,由同學轉告他們,他們做好後下週交上去,遇上安息日考試,老師給予補考。

我們的孩子,每週只上五天課,成績竟在班上名列前茅,他們是第一和第二名,這在沒守安息日以前是沒有出現過的。以前他倆的功課一般,自從遵守安息日以後,成績一下子躍了上去,班上的同學還常到我們家來要求輔導他們的功課。

我們蒙主賜福,特別感恩的是兩個孩子過去有思想不集中、粗心大意的缺點,現在都改正了,他們入學後從四年級到五年級,每年都被學校評為三好學生。小學讀完了,學校出了紅榜,貼在牆上,最好的第一名是焦望新,第二名是焦望啟。為了升入初中還要守好安息日,我們和孩子們一起跪在上帝面前禁食禱告,結果校方同意我們這一特殊的請求。感謝上帝,他們就在這學校一直讀完高中、準備考大學。由於入大學的考試都安排在星期六,他們就沒有去參加考試。感謝上帝的安排,他們都在本會的神學院,學完畢業後參加教會工作。望啟在上海沐恩堂擔任傳道工作,望新在香港擔任傳道工作。這是他們最有價值、最高貴、最尊榮、最永存的選擇和工作,因為必能使他們真做宇宙主宰的兒子,在上帝榮耀、全能、智慧、無限大愛的國中直到永永遠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