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語言

請選擇您的語言

2017年1月_羊問牧答
信仰與生活的疑問
黃兆堅牧師/香港
退休牧師
◎黃兆堅牧師 口述/洪雅珊姐妹 筆錄

Q:傳統中式婚禮上,新人要向父母及長輩跪下「奉茶」,面對非基督徒的父母,新人要如何做?

A:首先,我們要明白「各處鄉村各處例」。每一個國家、民族、地區都有不同的禮儀文化。日本人的90度鞠躬禮、菲律賓人見到長輩要將對方的手碰在自己額頭上、韓國小孩新年起床的第一件事是要穿好韓服對父母長輩磕頭拜年等。

對基督徒而言,我們不跪拜祖先、偶像,《聖經》說:「死了的人毫無所知,也不再得賞賜」(傳9:5)已經過世的親人,不會再感覺到我們的不捨,也不會有喜怒哀樂,他們是像「安睡了」的狀態,不會接收到我們「單向的」表達。

但婚姻儀式、新年禮儀等,是對活人出於尊敬的表示,而且對方也可以感受到被尊重,這樣的表達是「雙向的」。

在《聖經》裏有兩處地方,令我很感興趣,寫敬拜上帝的人如何面對人的禮儀。但以理被丟在獅子坑內,「次日黎明,王就起來,急忙往獅子坑那裏去。臨近坑邊,哀聲呼叫但以理,對但以理說:『永生上帝的僕人但以理啊,你所常事奉的上帝能救你脫離獅子嗎?』但以理對王說:『願王萬歲!』」(但6︰19~21)

「願王萬歲」―這是當時臣子與王見面時的禮儀。當然,人是不可能有萬歲的,但做君王都喜歡聽好話,吉祥的話,但以理不理王的新令,照樣一日三次雙膝跪在他上帝面前,禱告感謝。(參閱但6︰10)同時在面對王的時候,亦根據禮儀行君臣之禮。這處可見信仰與禮儀之間是沒有衝突。

另外在〈列王紀下〉第5章內亞蘭王的元帥乃縵的大痲瘋得到上帝的醫治,他就歸了主,並向上帝的僕人以利沙送禮答謝。以利沙拒絕禮物,但乃縵仍向以利沙懺悔說:「惟有一件事,願耶和華饒恕你僕人:我主人進臨門廟叩拜的時候,我用手攙他在臨門廟,我也屈身。我在臨門廟屈身的這事,願耶和華饒恕我。」(王下5︰18)這一次乃縵所行的不只是禮儀,在英文《聖經》上指出王當時是倒在乃縵的臂彎內,所以當王屈身時,他也需要一同屈身。當時乃縵已經歸信上帝,但王是拜假神的人,乃縵因着身分所以做出尊敬假神的行為。不過以利沙並沒有評論他這是對與不對,只是對他說:「你可以平平安安地回去!」(王下5︰19)

《聖經》十誡清楚寫明「不可跪拜那些像。」(出20︰5)那為甚麼以利沙不斥責乃縵的行為呢?我想以利沙明白乃縵初信主,而他已經知道不該在廟內行屈身禮,可是在廟內連君王也屈身時,攙扶着王的臣子很難自顧站着。這件事上以利沙沒有用「對與不對」去評論,只回應︰「可以平平安安地回去!」這回應在英文《聖經》上也可能指「非過去」,所以不單說他曾因工作原故在廟內屈身,也同時指他日後做同一工作時,也仍會如此。

〈約翰福音〉第4章內耶穌與撒馬利亞婦人的對話裏,說出敬拜上帝的重點︰「上帝是個靈,所以拜他的必須用心靈和誠實拜他。」誠實在希臘原文是「真理」的意思,所以敬拜上帝是用心與真理去做。對真理的認識多少與領受的深度各人不一樣,但敬拜的心和對真理的看重可以相同,《聖經》說︰「多給誰,就向誰多取;多託誰,就向誰多要。」(路12︰48)說回剛信主的乃縵,他因痲瘋得了醫治就連忙帶禮物給以利沙並承認他的罪,以利沙明白他對真理的領受才剛起步,但他已明確地表達了敬畏上帝的「心」;相反,跟隨以利沙多年的僕人基哈西眼見主人不願收取禮物,覺得主人對他太仁慈,居然指着上帝起誓說要追回這些禮物(王下5︰20),並向乃縵說了謊,討了銀子和衣裳,由乃縵的僕人抬回去基哈西的家。他與神人以利沙共處多年,真理上他的認知必定不少,可是他沒有對上帝敬畏的「心」,卻只有「貪心」。他的下場就是得到乃縵的大痲瘋,直到永遠。(參閱王下第27節)

所以,信仰與傳統儀式相遇時,先要認清「心」歸何處、對「真理」的領受、同時也要尊重各地文化與風俗。在信仰上,我們要常常問「為甚麼?」,為甚麼我們這樣做?為甚麼不?不要只吸收「二手真理」(就是只聽別人講解《聖經》教義,而自己從不思考),這才有健康的屬靈生命成長。對於風俗習慣,我們當在沒有與《聖經》牴觸下尊重別人,儀式非宗教的中心,乃是為宗教的內涵服務。在我兒子的婚宴上,也有照傳統習俗安排「奉茶」的儀式,不過我沒有要求他們下跪。在這快樂的日子,奉茶是他們表達對父母的尊敬,身為父母當然歡喜地接受,我也樂於參與這個傳統,快快樂樂地享受這杯兒子媳婦茶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