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語言

請選擇您的語言

2017年1月_信仰廣角鏡
今天,甚麼是福音文字?
筆者沒有一一解構不同的文字載體,因為,筆者瞭解,文字確實是一場見證:怎樣的群體,就有怎樣的文字品性。
古斌/香港
作者是香港基督徒,網絡文字工作者,本文部分內容曾在2016年「華安聯合會文字福音事工的銳變與前瞻培訓工作坊」上分享。

筆者用附圖來重新思考彼拉多的一條提問:「真理( )是甚麼呢?」(約18:38)真理原文aletheia,a是否定詞,lethe有隱蔽、遺忘的意思。是故,真理是開顯、記起的意思,做真理的文字工作者,你要令讀者記得、不再遺忘,或「繼續假裝遺忘」。(再深一個層次,是以「假裝記起」來繼續遺忘)

過去,華人教會視文字是文宣,文以載道,文字只是用來傳達,傳達手段就無所謂道德不道德,只要被傳達的東西合道德就可以了。結果,見證作假是一個極具誘惑的選項。反正基督被傳開了嘛!誇張一點點又有何妨?

在這個時代,假話,好像真話;真話,卻太像假話。時代的變遷,只是加劇了這個困局。這狀況你不管它,它就一天一天在惡化。

今天,我們需要視寫作本身作為一項倫理行動(ethical action)。不再是劉小楓(編者按:中國人民大學文學院教授)講的,把閱讀故事看成是敘事倫理,而是再進一步,把寫故事看成是一種倫理的抉擇,你的生命怎樣,就書寫怎樣的世界。我們不是覆述一件具倫理教化的事件(例如得救見證、蒙恩經歷,以此證明上帝的大能),而是變成:基督是怎樣的信仰,在乎你怎樣寫同一件事。怎樣寫呢?筆者提出了三個原則:

1承擔現實
這是今日教會生活群體最難克服的。為了規避複雜的世界,不想給人抓把柄,有些事情我們寧願不問、不談。這樣,我們就放棄了向世界宣教,只向教會認可的價值社群宣教(往往是中產價值),卻放棄跟自己價值觀不同的世界,拒絕和他們對話。這樣子下去,教會便愈來愈失去福音的能力,失去聖靈的權能,愈吃愈肥,季候鳥變成不懂飛的肥鵝。飛就是宣教,不懂飛就是只懂發展王國的資產,反而忘記了耶穌給自己勇闖異域的使命,肥是指被王國的傳統、人事、利益拖累,猶疑不決,怕得失人,所以躲在自己人的習慣裏,不再起飛。


2坦白真相
這是進步派基督徒的困境。為了對抗教會價值,進步派基督徒維護小眾,如此它的取態是有政治性的,為了促進某個身分政治議程,放棄了坦白,很真實的面對世界,但不真誠。我們的世界充滿不可歸類的異數,身分政治卻像一切政治一樣,要求歸類,個人的面孔實際上給典型化了(stereotyped)(即歪曲),不論同志、妓女都被典型化了,藉以符合某種政治議題,恐怕被敵方的教會保守道德找到把柄。

3堅持真理
這是職場派基督徒的困局。在社會有點閱歷而且願意說真話的,都會對教會把生活典型化感到不滿。問題是,你忠實地呈現世界的原貌是不夠的,還需要對真理的堅持。單單as it is,那是虛無主義,失去救贖的遠景。

在這附圖的三個圓圈裏,教會發生最大困難的是要面對現實,特別是現實中的罪惡、歪曲和敵意。我們若沒有一個宣教的(missional)遠象,就無法有動力去進入這樣的現實。教會若不把自己轉化為上帝的精銳部隊,就會介意讓他感到不舒服的種種世界觀。然而,教會的真理也不是立場宣示,他必須因着宣教,轉化為一種個人堅持。我如此行,不因他最好,不因他才對,只因他效忠基督。

過去,堅持真理被看成是站穩某種價值立場。我們希望看到的文字,要站在正確一方。筆者認為,你站在哪裏(階層、工種、性別、政見),是上帝給你的。但無論你站在哪裏,都可以堅持正義,都可以堅持希望,都可以認信基督是王。因此,我們應停止用立場辨識來決定文字的質素,而是識別文字有沒有一種「終末堅持」,即相信審判的基督,哪怕世界昏暗,還是有下一場,即一個超歷史的公義世代。今生未得償報,仍可堅持正義。

福音文字,首先就是一個人的宣教委身,只有當他決意前行,他才不介意表面看來是貪食好酒的,或是被鬼附的,也不怕宗教狂徒,因為他眼中有一個他要前往宣教的世界,他不是為服事教會而寫,而是作為服事的教會而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