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語言

請選擇您的語言

牧養專欄/信仰廣角鏡 

 

黑夜睡覺,白日起來 — 探索耶穌的講道觀

◎梁傳善牧師/菲律賓/AIIAS在讀神學博士 

 

「上帝的國如同人把種撒在地上。黑夜睡覺,白日起來,這種就發芽漸長,那人卻不曉得如何這樣。」〈馬可福音〉第4章至2627

 

問題的描述

面對日益變化的世界,很多教會為了吸引新人,在聚會和講道方式上可謂絞盡腦汁,想通過各種「情境化」的策略贏得世人的心。他們在實施各種策略的時候,盡量把教會的活動辦得豐富多彩,而在不知不覺中將最核心的元素─上帝的道─給忽略了。然而,世界變化的速度超乎我們的想象,教會領袖往往是疲於應付,精疲力竭。很多努力最後被證明是捨本逐末,弄巧成拙,收效甚微,以致於今天很多教會門庭冷落,逐漸被社會邊緣化。

 

實際的例子

筆者曾經走訪各地,參加過很多教會的安息日聚會,也耳聞目睹了形形色色的聚會方式。其中有兩次,我印象特別深刻。一次是在某大城市教會參加週五晚上的青年聚會,主持的是一位青年姐妹。禱告過後,沒有我所期盼的《聖經》學習,而是拿出一副牌。這是一副特殊的牌,每一張上面印有不同的經文。聚會的過程就是幾個人圍着打撲克牌,所不同的是出牌之前得先念一段自己牌上的經

文。聚會的過程毫無神聖可言,念起經文也是嘻嘻哈哈。幾輪下來,聚會便結束了。

 

另外一次是在東南亞的某個教會,參加安息日上午的正式聚會。讓我頗感驚訝的是,整個聚會過程沒有講道的環節,甚至簡單的讀經,短講都沒有。取而代之的是教會詩歌班在上面獻唱了六七首歌,然後就結束了聚會。這樣的過程着實讓我詫異,為甚麼正式的聚會將講道忽略了?我想,這無非是認為在當今社會,講道已經不再有吸引力。

 

也許這是我在安息日聚會中所遇見的比較特殊的例子,但是形勢不容樂觀,類似的現象比比皆是。很多傳道人,為了吸引會眾,在講台上模仿明星們來回走動,牧師腔也學會了,但遺憾的是,《聖經》沒有學會。很多傳道人一上講台,下面就打瞌睡,或者看手機,聊天,似乎大家對傳道人的傳講已經麻木,無視其存在。此時,唯一能提起大家精神的,就是講道過程中的幾句玩笑。有一次,一位傳道人告誡我,講道千萬別超出半小時啊,如果超過半個小時,大家會走掉的。

 

原因在哪裏?

為甚麼講道超過半小時大家會走掉?是信徒不夠熱心愛主?還是因為講道的內容空洞無物,甚至連講道的信息都沒有?僅僅為了打幾副牌,聽幾首歌,或者聽傳道人在講台上調侃幾句,這樣的聚會是在浪費生命啊!如果教會在安息日僅提供一些節目,倒不如在家看電視,裏面的節目比教會的更加專業、精彩。事實上,這些節目都是可以替代的,唯獨《聖經》的話語不可替代,是其他地方所

沒有的,這才是教會存在的核心價值所在。沒有上帝真道的信息,教堂就是一座空的建築。

 

或許有人會反駁,時代在變,人們的思維在變,如果我們的講道方式不變,就會被淘汰。話是不錯,我們確實需要很多改變。我們需要在講解《聖經》上,變得更加進深;在基督徒生活的見證上,變得更加豐富;在屬靈生命上,變得更加追求。但今天,很多教會發生的變化恰恰相反:節目變得豐富了,但講道的聲音依舊是隔靴搔癢,絲毫沒有感化力。有的甚至連講道的聲音也停止了。其結果就是演繹了一部教會版的買櫝還珠,裏面的寶貝沒了,留下了一個空殼。今天世界各處無數的空教堂便是一個見證。試問,這樣的教堂會是我們教會的明天嗎?

 

為甚麼講道沒有自信?是因為《聖經》過時了嗎?不是的,是因為傳講的人根本就沒有研究《聖經》,根本就沒有道。以致於只能用空洞的節目來充實空虛的心靈,讓人沉醉。這是教會的飢荒:「人飢餓非因無餅,乾渴非因無水,乃因不聽耶和華的話」(摩811)。這是該反省我們信仰的時候了,也是該尋求和訪問古道的時候了(參閱耶616)。

 

信徒的需求

其實,信徒來教會,其初衷就是要聽聽《聖經》的話。每一個人的內心,都有一種飢渴,是任何其他地方所無法滿足的。起初,上帝將永生安置在人的心裏(參閱傳311),當世人因為犯罪而失去生命的時候,內心深處對永生的渴望不是金銀等物能滿足的,唯有上帝的道可以填補這一空缺。在充滿競爭的現代社會,在生活和工作的雙重壓力下,人們已經身心疲憊,對內在生命的需求不是減少,而是更加依賴。

 

然而,很多傳道人沒有看到這點,反而隨波逐流。以致於人們來教會時所看到的,不是如沐春風的清新感,而是一副與社會似曾相識的渾濁感。這應該是傳道人的悲哀,是教會的悲哀。無論我們在講道方式和策略上如何與時俱進,有一樣根本的東西一定是逆流而上的,那就是《聖經》的話,上帝的道。祂一定會斥責這個世界,將光帶到黑暗中,給人鞭笞,給人安慰。這是教會的生命所在。

 

我接觸過的很多信徒,包括一些基督徒企業家,他們的心靈其實是非常樸素的。很多在傳道人看來極為普通的一句經文,往往能給他們帶來莫大的震撼力,《聖經》話語的力量非人所能測度。

 

聖道的力量

這讓我想起了耶穌的一個比喻:「上帝的國如同人把種撒在地上。黑夜睡覺,白日起來,這種就發芽漸長,那人卻不曉得如何這樣。」(可426 27)。是的,只要今天我們在講台上所講的是道,就一定有生命,不管我們是用甚麼方式講出來。但問題的關鍵是,今天我們所講的,是道嗎?有道在裏面嗎?這個問題每個人都當捫心自問。

 

在〈馬可福音〉第4134節中, 耶穌用了四個比喻來闡明天國的道理。這四個比喻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彰顯了天國的力量,其壯大或彰顯於世人的原因在於自身的力量,非外力所賜予。其中,種子生長的比喻(參閱可426 29)更是生動地說明種子的力量,即使是撒種者也無法參透其中的原委。他只要撒了種,盡了農夫的職責,接下來只管「黑夜睡覺,白日起來」,那種子便會成長。

 

講道的啓示

在撒種的比喻中,耶穌為我們解釋了,這種子就是上帝的「道」(參閱可414)。「你們蒙了重生,不是由於能壞的種子,乃是由於不能壞的種子,是藉著上帝活潑常存的道。」(彼前123)改變我們人生的,就是這道。其實,現在很多講台上的信息流露的不是道。如果是講道的話,這道一定會啓動其內在的生命程序,在人心裏重新喚起對永生的渴望,從而發芽、長穗、並最後結成飽滿的子粒。

 

這並不是說,我們反對宣教策略,反對教會的各項活動。不是的!但我們反對因這些策略和活動而忽略了道的宣揚。我們是寧願犧牲策略和活動,也不能犧牲上帝的話語。這樣的聚會也許是呆板和愚拙的,但上帝的愚拙超過人的智慧。

 

甚麼是講道或佈道? 想起這個, 我們眼前的畫面也許就是一位名牧站在高高的講台上,下面成千上萬的群眾在歡呼,熱血沸騰的景象。耶穌在世的時候,也是這樣的情形,常有數萬人追隨着祂,有時祂連立足的地方都沒有,只能坐到船上,為眾人講道。然而,耶穌並不喜歡這樣的擁戴,祂也因此拒絕了眾人強逼祂作王(參閱約615)。作為第一個佈道士,一切佈道家的原型,耶穌在比喻中隱藏了自己─撒種者的作用,而高舉了「道」本身的力量,以及聖靈的能力。這就是一個佈道家應當具有的精神,耶穌是我們的榜樣。

 

講道就是撒種,其核心不是關於策略或技巧,也不是講道風格、方法、節目策劃等,它的首要關切應該就是福音本身。「這福音本是上帝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羅116)因此,保羅曾定了主意,在傳講過程中,「不知道別的,只知道耶穌基督並祂釘十字架。」(林前22)他在信徒中,也是「又軟弱,又懼怕又甚戰兢」(林前23),唯恐他的宣講偏離了福音。

 

懷師母在《傳道良助》也提醒我們:「基督為贖罪而作的犧牲,乃是偉大的真理,其他一切真理都集結在這個中心上。為要對真理有正確的瞭解和重視起見,《聖經》上的每一項道理,從〈創世記〉至〈啓示錄〉,都必須根據從髑髏地十字架上所發射的光亮而加以研究。」如果我們教會的傳道人能將這句話實踐在每次的講台事奉上,那就足夠了。教會的復興指日可待!

 

結語

今天的教會,多少人因為時代的變遷而在講道上「效法這個世界」了。在很多教會,所謂的宣教策略和方法往往退化成東施效顰,南轅北轍的拙劣表演,其結果不僅不能將世界帶到教會面前,反而會讓教會變成世界。按照很多人的模式,耶穌的講道也是拙劣的,需要更改和調整,這樣才能迎合大家。其實,這正是危機所在。耶穌─道成肉身的主─在傳道中將自己隱藏在上帝的大能裏。

 

在講道中,我們只是卑微的器皿。福音的大能在於聖靈的運行,而不是撒種者的勞力。保羅栽種了,亞波羅澆灌了,唯有上帝叫他生長(參閱林前36)。人所能做的,就是在盡撒種的本分之後,「黑夜睡覺,白日起來,這種就發芽漸長」,因為我們的上帝,祂不睡覺也不打盹(參閱詩1214),日夜照常看顧着我們的生命。這是順應上帝所創造的自然規律行事,不要在福音的工作上本末倒置、晝夜顛倒,也不要為上帝的大能擔憂。人的本分,就是將福音的種子撒下去,其餘的交托給上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