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語言

請選擇您的語言

牧養專欄

信仰廣角鏡

〈羅馬書〉第141節至第1513節的飲食與日子

趙志誠弟兄

香港/先導紀念堂

 

當大家乘坐某些大航空公司的客機時,相信會在選擇飲食時看到有一種猶太人食物可供選擇。原來猶太人的食物(Kosher)必須由猶太人用他們的口傳律法條例來製作,稱為猶太人的食物,也合乎他們的口傳律法而製作的猶太人的酒。筆者將用這個來解釋〈羅馬書〉第14章。

 

你和我是基督復臨安息日會信徒,有沒有聽過人家向你說以下的話?他們說:「我不論斷你們對飲食和安息日的選擇,但你們不要把這兩項視為絕對的真理,正如〈羅馬書〉第14章的教導,我們出於信心,看凡物都潔淨,看日日都一樣,不把第七日視為聖日,也是對的。」

 

表面看來,這段經文好像可以成為一頂帽子,扣在本會信徒身上,這頂帽子上也寫着:「信心軟弱的人」。

 

有些人以為,由於《聖經》最終的作者是上帝自己,而上帝又預先知道末後會興起一個叫基督復臨安息日會的教會,於是也預先叫保羅寫下一段話,使世人看到基督復臨安息日會走向極端了。然而,如果我們真正明白釋經學原理,都知道《聖經》雖然是上帝所默示的,但所寫的文字必有當時的第一讀者,必須研究當時的處境,才能合理地解釋經文。

 

這樣,在第一世紀〈羅馬書〉寫作時,當時的基督徒面對的問題是潔淨與不潔淨的飲食問題與安息日的問題嗎?還是有其他問題?《研經指引》(學課)作者較為主張〈羅馬書〉第14章的飲食問題是祭偶像之物的問題,但除了這種解釋外,還有更好的解釋嗎?筆者做了個人的分析。

 

謹此聲明, 由於《末世牧聲》並非學術期刊,以下有提到學者的意見,均不加附注。讀者如有興趣知道相關資料的來源,可電郵至chiucsj2004@yahoo.com.hk聯絡本人,本人會另外郵寄筆者的一篇研究論文以供參考。

 

眾說紛紜

有學者認為保羅在此並不是回應已發生的事,而是預防他曾在別處經歷過的事再度發生。但其餘的學者仍然認為保羅針對已發生的問題。

 

首先是關於第23節吃肉食與第21節喝酒的問題。大多學者認為是與摩西律法的潔淨與不潔淨飲食有關,認為第一世紀的教會的基督徒分成肯吃不潔淨食物與因不肯吃而吃素的兩種基督徒。有些學者因注意到摩西律法要求的不是不吃肉和不喝酒,於是尋求其他可能的解釋。另一種解釋是認為〈羅馬書〉第14章與〈哥林多前書〉第8章和第10章有很多平行之處,因此是與祭偶像之物有關。然而這種解釋也遭反對,因為如果是關於拜偶像之物,為何保羅不像寫〈哥林多前書〉一樣直接寫明?另有少數學者認為這裏是與外邦人的禁慾主義有關,甚至有最少一位學者認為與素食主義有關,但這兩種看法的論點很牽強,因與〈羅馬書〉整體的兩個重要關注―律法問題和揀選問題―缺乏關聯性。用猶太人的食物來解釋的,似乎只有一位學者,但這正是筆者認為是最合理的解釋。

 

第二關於第56節的日子問題。有人提出是安息日的問題,有人提出與摩西律法的節期和日子有關,也有人把這兩個觀點綜合。最少有一位學者認為這與特殊的禁食日有關。最少有一位學者認為這與外邦人的凶日或吉日有關,但這看法也與〈羅馬書〉整體缺乏關連。

 

根據對這兩個問題的看法,第三個要處理的問題是「信心軟弱的」(羅141和「堅固的人」(羅151是誰?最少有一位學者認為要從第一世紀時的習慣看,說保羅指的是「信仰弱勢的」和「強勢的人」,是人數方面的強弱,而不是屬靈方面的強弱。其餘的學者,大都仍然以屬靈方面信心的強弱來解釋。大多學者認為軟弱的是忠於摩西律法和猶太傳統的猶太人基督徒,堅固的是外邦人。最少有一位學者認為軟弱的是未曾完全明白因信稱義之教義的基督徒。最少有一位學者認為軟弱的是律法主義者,未明白基督徒自由的意義,以為可靠行為取悅上帝。有幾位學者用〈哥林多前書〉第8章和第10章來解釋軟弱的人,但正如上文說,批評者說保羅在〈羅馬書〉第14章並沒有明說〈哥林多前書〉第8章和第10章的問題。最少一位學者認為軟弱的人是實行禁慾主義的外邦人,但如上文所說,這看法與羅馬書整體缺乏關連。

 

〈羅馬書〉的讀者是誰?

〈羅馬書〉的讀者不只一個群體。看〈羅馬書〉第17節,其中的「聖徒」一詞很容易讓人有錯覺必須是基督徒,但這詞譯為「聖民」已足夠表達原文的意思,可以包括沒有做基督徒卻蒙召的猶太人,第11516節和第291729節特為他們而寫。第34章似乎專為猶太人而寫,也可能為猶太化的外邦人而寫。第58章似乎寫給所有基督徒,包括猶太人和外邦人兩種基督徒,甚至是猶太化的基督徒。第911章雖然談論的是以色列人,但對象是外邦基督徒(參閱羅1113。那麼,這書的讀者已可能包括非基督徒的猶太人、猶太化的外邦人、猶太人基督徒、猶太化的外邦人基督徒、外邦人基督徒等群體,而第1216章是給所有這些人的勸勉。〈羅馬書〉第121節的「弟兄們」。前面處理的是與律法和揀選相關的議題,第141節至第1513節的問題在處理上應該與前面就此兩議題所作的神學論點相關並相和諧,而且要使得非基督徒的猶太人、猶太化的外邦人、猶太人基督徒、猶太化的外邦人基督徒、外邦人基督徒等群體都覺得滿意。

 

值得留意的,是外邦人較關心的是〈哥林多前書〉第8章和第10章所說的問題―食物和酒若祭過偶像應不應該吃和喝,猶太人所關心的不僅是這問題,還有下面要講的猶太人的食物。

 

首先必須弄清的觀念

常有人認為安息日、飲食律法以及割禮都是專為以色列人而設的,是猶太人的身分三大標記,即使律法並沒有在《新約聖經》中廢除,但這三項就不再成為對外邦人的要求。有一批在學術上稱為「保羅新觀」的學者堅持這種說法。基督復臨安息日會卻堅決認為〈創世記〉第213節是第七日安息日的起源,是為所有被造的世人紀念創造而設,那時未有亞伯拉罕,未有以色列人,未有割禮。耶穌自己強調安息日是為人類而設(參閱可22728。〈以賽亞書〉第5618節在接續第452223、第496節、第515節、第5210節提出的普世救恩之神學後,提到包括外邦人在內的普世安息日,然後又在第661824節提一個列國都遵守的末世安息日。〈使徒行傳〉多次記載外邦人與猶太人一同守安息日(參閱徒13131444481613141714184。當他們在星期五晚到會堂時,總會聽到宣讀〈創世記〉第213節和〈詩篇〉第95篇(《七十士

譯本》的〈詩篇〉第94篇),就是〈希伯來書〉第37節至第411節所引用的。這樣,〈希伯來書〉作者也支持會堂所守的安息日,用來闡明「安息日的安息」(來49。這樣,如果問猶太人為甚麼守割禮,答案是因為他們是亞伯拉罕的後裔,但當問他們為甚麼守安息日時,答案不會是因為他們的民族身分,而是因

紀念上帝創造。

 

至於潔淨食物的問題,也不是專為以色列人而設,早在未有亞伯拉罕、未有以色列人、未有割禮以先,在洪水時已有潔淨食物和不潔食物的分別(參閱創714。第一位天使信息所要求的榮耀上帝和敬畏上帝(參閱啟147,與保羅對身體的看法有關。關於榮耀上帝,保羅認為身體是重價救贖回來成為聖靈的殿的,從此不是屬於自己的,必須榮耀這身體的主人―上帝(參閱林前61920。至於敬畏上帝,保羅明說:「不要沾不潔淨的東西」、「除去身體和靈魂一切的污穢」(林後61771。這些話明明寫給哥林多教會這個充滿外邦基督徒的教會。

 

〈羅馬書〉第14章談論的是猶太人的食物

當大家讀〈使徒行傳〉第10916節時,我們通常只注意到當中提到「不潔淨」,但很少留意當中提到「俗物」(《和合本》)或「污俗的」(《和合本修訂版》)。原來彼得在異象中所見的,並不是全都是不潔淨的。「俗物」的原文是koinos,這字也出現在〈羅馬書〉第1414節,誤譯成「不潔淨」,其實應譯為「俗物」。這字也出現〈馬可福音〉第725節,《和合本》正確地譯為「俗」,《和合修訂版》又誤譯為「不潔淨」。「不潔淨」一詞原文應是akathartos

 

〈使徒行傳〉第10916節中,在大布上出現過的食物可以包括牛、羊、有鱗有翅的魚等潔淨食物,可是由於與不潔淨的食物放在同一塊布上,當時的猶太人就視為「俗物」。其實,當潔淨的食物與不潔淨的食物在屠宰後在同一鍋中一同煮、一同炒,潔淨的食物才被不潔淨的食物污染,至於放在同一塊布中未曾宰殺也未曾煮,是不會被污染的。上帝吩咐彼得宰來吃時,他是可以從布中挑選潔淨的來吃的。可是,彼得自小跟了當時代的猶太人的規條,就連放在同一塊布都當成是「俗物」。上帝藉這個也同時教導彼得打破另一個觀念―潔淨的猶太人若與未潔淨的外邦人在同一室內共聚,在同一桌上食飯,就會變成不潔淨,不蒙上帝悅納。

 

歷史上稱被擄歸回重建聖殿後的猶太教為第二聖殿猶太教,有一個特色就是多了大量據說是口頭的條例,寫成了613條,記載在《塔本德》Talmud與《密西拿》Mishnah中。由於猶太人看到被擄是跟從外邦人拜偶像的後果,從此他們認為上帝對他們與外邦人接觸是極度不喜悅,為免沾染偶像,於是有大量的條例來幫助猶太人必然不會受到外邦人任何偶像方面的感染。這些律法中包括關於飲食、稱為Kashrut的律法,比〈利未記〉第11章的要求嚴格很多倍。這些律法非常強調小心受到外邦人用非猶太人的的元素製造出來的食物所污染,又強調不與異教徒共餐。第二聖殿猶太教認為,如果用了非猶太人的的食物就相等於拜了偶像。法利賽人又認為沒有這些口傳律法所規定的方式洗手的話,那對手就稱為「俗

手」(參閱可725《和合本》)。其實,這種飲食律法才是猶太人的身分標記。

 

在舊約《七十士譯本》中,從來未出現過koinos一詞,只有出現過akathartos一詞,因舊約並沒有「俗物」的概念。koinos一詞最早在次經〈馬加比四書〉第76節出現,提到受污染的食物,這書正是第二聖殿猶太教時期的作品,也就是兩約之間的作品。

 

在〈哥林多後書〉第617節至第71節,保羅引用〈以賽亞書〉第5211節,那就真的用了akathartos一詞,證明保羅不認同在食物中有必要將「俗物」分辨出來,但卻仍然強調不沾染「不潔淨」之物。此外,猶太人和外邦人都遵守摩西律法,卻不必遵守摩西以前的割禮,更加沒有理由遵守非摩西訂的第二聖殿猶太教的口頭律法(參閱徒1521。這樣,〈羅馬書〉第142節的「甚麼都可吃」,是不會與〈哥林多後書〉第617節至第71節中「不要沾不潔淨的東西」和「除去身體和靈魂一切的污穢」相衝突的,前後文只是探討是否應避免「俗物」而不吃肉的問題。

 

〈羅馬書〉第14章談論的是聚餐時的食物與舉行的日子

保羅強調的,不僅是不彼此輕看和論斷(參閱羅14341013,他還提不給別人放絆腳石(參閱羅1413152021及不求自己的喜悅(參閱羅1513。很多學者指,其處境與其是關注個人在家中如何吃喝,倒不如說是關注在會堂或聚會的家中共同聚餐時出現的問題。猶太歷史學家約瑟夫也提到羅馬政府鼓勵宗教社團舉行聚餐。因避免「俗物」而只吃蔬菜的人與認為只要是潔淨的食物都可吃的人,當一同共餐時,哪一方應遷就對方,這才是問題。這問題也是猶太人不與外邦人同席的原因(參閱徒1123;加21114

 

正當整章幾乎都談飲食時,第56節忽然提到日子,所談論的似乎正是舉行聚餐的日子問題。根據本會的學者Normal H. Young的見解,讓我們注意第6節下半節:「吃的人是為主吃的,……不吃的人也是為主不吃的……」,但上半節只說:「守

日子的人是為主守的」,並沒有說:「不守日子的人也是為主不守的」。因此,「看日日都一樣」不一定是「不守日子」的。

 

直覺上,讀者會以為「看這日比那日強」的是「軟弱」的人,「看日日都一樣」的是「堅固」的人,要注意,第5節原文並沒有「都一樣」,是翻譯時加上去的。「看日日都一樣」的意思不是不守任何一日,而是守所有的節期。況且,在第2

362223節和第151節都是先提「堅固」的人的做法,再提「軟弱」的人的做法,所以在第5節也是這樣,「看這日比那日強」(例如安息日比其他節日重要)的人是「堅固」的,看所有節期都一樣重要的是「軟弱」的。這反映當時有些人仍未能把摩西律法中一般節期視為不再重要的。守安息日並不是猶太人身分標記,守摩西律法中所有節期的才是猶太人身分標記。在選擇聚餐的日子時,當有人提議在猶太節期中聚餐時,就會有人異議。

 

「信心軟弱」的是誰?

在這經文中,信心軟弱的,不一定是猶太基督徒,有學者認為是猶太化的外邦人,更有一位猶太人學者Mark D. Nanos強烈認為是非基督徒的猶太人。Nanos的看法說得通,因為當時在會堂守安息日的,在猶太人之外加入外邦人,而猶太人中

又包括基督徒和非基督徒(純猶太教徒),會堂提供機會,讓猶太人與外邦人一起相處,文化互相影響,但因飲食和聚餐日子而起的意見不合甚至衝突也可能發生。

 

結論和應用

讀過此文後,相信大家能更好地與非本會信徒討論這經文。上文提到,保羅提的,不僅是不彼此輕看和論斷(參閱羅14341013,他還提不給別人放絆腳石(參閱羅1413152021節)及不求自己的喜悅(參閱羅1513。在今日的教會中,有些衝突也有類似,最終應大家和睦,要考慮哪一種做法對某一方的人可接受,但對另一方的人是絆腳石,大家就要不單求自己的喜悅和益處,彼此要遷就。因此在討論經文時,也要考慮不要用爭論的態度和語氣來給對方絆腳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