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語言

請選擇您的語言

牧養專欄

牧者日記

初夏的土希行

黃逸冰牧師/中國/上海

 

20177月初,由來自不同教會的20餘位弟兄姐妹進行了為期兩周的土耳其希臘觀光之旅。藉此次旅行,不僅使我們豐富了閱歷、拓展了視野、增加了見識,尤為重要的是,對新約《聖經》中〈使徒行傳〉和部分保羅書信有了更深刻的理解,對使徒們開拓上帝國度的艱難有了更多的感同身受。

 

現拾取行程中的點滴觀感敘述如下,以饗大家的關注。

 

伊斯坦布爾

伊斯坦布爾是此次行程的第一站,它是土耳其最大城市,位於土耳其西北部的博斯普魯斯海峽之濱,馬爾馬拉海和黑海之間。它橫跨歐亞大陸,是該國的經濟、文化和歷史中心。雖然該城市和《新約聖經》沒有直接的聯繫,但它和教會歷史卻是緊密結合在一起。

 

西元前660年左右,該市以「拜占庭」之名建立於薩拉基裏奧角,並在此後逐漸發展為歷史上最為重要的城市之一。西元330年該市由《米蘭赦令》的頒佈者羅馬皇帝君士坦丁重建,並以他的名字命名,並在此後的近十六個世紀內先後成為

羅馬帝國和拜占庭帝國、拉丁帝國和奧斯曼帝國的首都。在羅馬和拜占庭帝國時代,君士坦丁堡(伊斯坦布爾)對基督教的發展起到了重要的作用。1054年東西方教會分裂的標誌性事件就在該市發生,而在1453年奧斯曼帝國征服該城之後,它又成為了伊斯蘭教的中心和奧斯曼帝國哈裏發的駐地。

 

在該市有一座因其巨大的圓頂而聞名於世的拜占庭式建築聖索菲亞大教堂,它建於西元後六世紀,內部的空間廣闊,結構複雜。正廳之上覆蓋着一個最大直徑達31.24米、高55.6米的中央圓頂,下方有40個拱形窗戶引進光線,使室內呈現色彩,整體建築共有107根科林斯式柱子作為支撐,顯示出那個時代高超的建築技藝。

 

作為古代建築的一大成就,又是拜占庭式建築的第一個傑作,聖索菲亞大教堂是現存拜占庭式建築中最佳的範例,其鑲嵌畫、大理石柱子及裝飾等內景佈置極具藝術價值,在建築及禮儀方面的影響深遠並普及至東正教會、天主教會及穆斯林世界。

 

只是,令人頗為感慨的是:在奧斯曼土耳其人1453年征服君士坦丁堡後,蘇丹穆罕默德二世下令將大教堂轉變為清真寺,並增添了宣禮塔樓,作為穆斯林的禮拜場所來使用,一直到上個世紀土耳其穆斯林世俗政權建立後,才作為博物館對外開放。

 

當我巡步在這混雜着東正教和穆斯林氣息的建築內,沒有查士丁尼大帝在聖索菲亞大教堂落成後那種「所羅門王,我超越你了」的狂躁,腦海中浮現着一幅幅東西方教會的圍繞各類神學問題的爭吵,對峙和最終分裂的歷史畫面,儘管後人可以站在歷史高度對此有不同的解讀,但它成為穆斯林清真寺的現狀提醒着我們該從這段歷史中汲取怎樣的教訓……。

 

卡帕多西亞

卡帕多西亞,另一個與教會歷史有關的地方。曾被美國《國家地理》雜誌評為地球上十大最美的地方之一,據說也是最適合乘坐熱氣球的地方(我們也嘗試了一下,果然非同凡響)。在這個被稱為地球上最神奇的地方,有着世界上獨一無二的如月球般荒涼詭異的地貌。

 

原因是這個地區南部有兩座火山,火山噴發後的岩漿和岩灰冷卻凝固後形成厚厚的一層凝灰岩,年長日久,凝灰岩在陽光的曝曬和風霜雨雪的侵蝕下,鬆軟的部分剝蝕殆盡,在地上形成峽澗溝壑,在地下形成暗流岩洞,而比較堅實的部分殘留下來,形成了今天所看到千姿百態的岩石,有壁立千仞的懸崖,有蜿蜒數十里的褶皺,更多的則是像蘑菇、樹樁、尖塔一樣的石筍和石柱,構成奇石林立的露天岩石博物館。也因為地處偏僻的山區,地貌詭異、荒涼,一直成為各類受迫害者的避難所。

 

西元後第一世紀,由於多神教的羅馬帝國政府對在猶太地區興起的基督教進行殘酷鎮壓。迫使一批基督徒離開耶路撒冷,來到地勢險要、適宜躲藏的卡帕多西亞,建立了小亞細亞的第一個基督教區域,並開始修建禮拜場所,使該地成為傳播與研究基督教教義的中心。隨後,因着大批教堂、修道院和其他基督教設施在山岩洞穴中修建,同時,又有不少「為接近上帝」而追求苦修生活的修士也來到了這裏,卡帕多西亞漸漸形成了鬆散的基督教社會。西元9世紀初,信奉伊斯蘭教的阿拉伯人入侵,促使大批基督教徒逃離,卡帕多西亞又成為滯留下來的少數基督徒躲避迫害的避難所。幾百年後,信奉伊斯蘭教的突厥人最終來到了這裏,建立了奧斯曼帝國,堅持信奉基督教信仰的希臘人幾乎全部撤離,從而使教會在這一地區的影響漸趨消弭。

 

如果不是身處其中,很難相信生活在這裏的人,是以一種怎樣的信念,在這荒涼的土地上把堅硬的岩石打造成為地下城市,從而安居樂業、生生不息的。這也讓我想到了一個詞「執着」,因着這份執着,這裏的先輩們離開了耶路撒冷,來到這荒蕪之地,繼續着他們的信仰。也因着這份執着,先輩們甘願承受羅馬帝國政府的逼迫而不放棄對耶穌的信仰。同樣因着這份執着,卡帕多西亞的教父凱撒利亞的巴西爾Basil of Caesarea、尼撒的格裏高利Gregory of Nyssa以及納西昂的格裏高利Gregory of Nazianzus不顧當時皇帝的反對,捍衛着正統的三位一體的教導。因着這份執着,後世有些基督徒離開了漸漸把「畫像」當作為偶像膜拜的教會,為要維持信仰的純正。那麼,今天的我,可有這份執着?並能區分執着和愚頑間的差距嗎?

 

雅典衛城的亞略巴古

在我們此次行程中,遊覽了不少和使徒行蹤有關的城市,除了使徒約翰見異象的拔摩島外,還有保羅佈道旅行到達過的土耳其城市以弗所、希臘的帖撒羅尼迦、腓立比、雅典等地。當中,帶給我印象最深的是位於古希臘文明重要史跡之一的雅典帕特農神廟Parthenon西北方向的亞略巴古AreopagusAreiosPagos

 

亞略巴古原意是「阿瑞斯的岩石」,又稱「戰神山議事會」。由於歐洲文明發源地的古雅典是一個強大的民主制城邦,又是希臘哲學講學場所的所在地。因而亞略巴古在兩千多年前既是雅典刑事和民事案件的高等上訴法院,也是各類演說家的舞台。

 

對基督徒而言,這裏曾發生過一件富有意義的事件,就是當使徒保羅來到雅典後,看見滿城都是偶像,「他裏面的靈就受到激憤」,於是前往當地的猶太會堂和市場辯論,抨擊偶像。一些希臘人將他帶到亞略巴古來解釋自己的教導。

 

〈使徒行傳〉記載了使徒保羅在這裏發表了他傳道生涯中,最引人注目和最充分的佈道,他從獻給「未識之神」雅典祭壇的意義說起:「你們所不認識而敬拜的,我現在告訴你們:創造宇宙和其中萬物的上帝,既是天地的主,就不住人手所造的殿,也不用人手服事,好像缺少甚麼;自己倒將生命、氣息、萬物,賜給萬人。他從一本造出萬族的人,住在全地上,並且預先定準他們的年限和所住的疆界,要叫他們尋求上帝,或者可以揣摩而得,其實他離我們各人不遠,我們生活、動作、存留,都在乎他,就如你們作詩的,有人說:『我們也是他所生的。』」(徒172328

 

在這次講道中保羅告訴當時的希臘人:崇拜金、銀、石頭的偶像是虛假的,沒有意義,獨一的造物主才是敬拜的對象,祂也樂意和人親近,萬人也都當歸向祂。保羅也藉此解釋了復活和救贖等概念。講道的結果是多數人譏誚嘲諷,但包括亞略巴古的成員之一,大法官丟尼修Dionysius the Areopagite等,成為了耶穌基督的追隨者,並建立了雅典教會。

 

我們站在亞略巴古的巨石上,遠眺作為古希臘的歷史、建築、雕塑、宗教等象徵的雅典帕特農神廟,想像着保羅當年在比今日更雄偉壯麗的異教神廟下慷慨陳詞的場景,有一種穿越時空的極強畫面感。

 

我同時也暗自思忖着:教會如何面向今日的「希臘人」傳揚耶穌基督救贖的信息呢?怎樣既站在對方的文化、哲學、文學和宗教的處境角度因勢利導,就是保羅所說的:「向甚麼樣的人,我就作甚麼樣的人。無論如何,總要救些人……同得這福音的好處。」(林前92223但另一方面,又不是為了曲意迎合,而喪失了《聖經》真理的原則,卻是能把純正的《聖經》真理按正意來分解,這兩者間的平衡,以及點到為止的分寸把握,實在不是作為渺小有限的人來掌控的。真

的需要那賜給保羅真理、勇氣、智慧和自由的上帝,加倍與我們同在,才能成事!

 

兩個星期的走馬觀花之旅,當然不可能窮盡土希兩國的所有,在此也只能蜻蜓點水般地談談自己的粗淺感受,為的是讓我們大家對《聖經》,所提到的創造主和救贖主能有着更多的關注和敬畏。

 

備註:

本文的部分資料來源於維基百科網站

本文涉及到有關基督教會史中的事件請參閱相關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