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語言

請選擇您的語言

70. 基督復臨安息日會關於人類基因療法的立場宣言

翻譯:趙睿  校譯:Alison



基督復臨安息日會關於人類基因療法的立場宣言

序言
最近藥物和基因科技的進展,使通過改變病人的細胞基因,治療人類疾病變成可能的事。儘管新興領域的遺傳醫學的方法,仍處於開發階段,而臨床實驗和近來的發展速度,卻顯示基因療法將成為普遍和多用途的醫療選項。這個發展前景顯示基督徒需要確認使用基因療法時,應該與他們信仰的道德標準是一致的。

基因描述
基因療法使用脫氧核糖核酸(deoxyribonucleic acid,DNA)或核糖核酸(Ribonucleic acid,RNA)。它們是構成基因治療,改善遺傳缺陷或所患疾病的化學元素。這種治療性基因物質可用以替代患者細胞中的缺陷基因,或是提供補充基因資訊來調整其正常的基因功能。脫氧核糖核酸(DNA)可以來自任何物種,包括動物、植物、微生物、病毒,亦有可能不是來自自然界的人工合成物,引入物質的影響,可以是個別暫時性或永久性。基因療法獲得的效果,通常是其它方法無法做到的。起初考慮使用基因療法進行治療,比較罕見的遺傳性疾病。後來,療法的焦點轉移到常見疾病──癌症、心臟病、高血壓、糖尿病等。

人們發現多個有效的途徑去解釋,基因能用於大量特別的細胞中,並且能夠獲得最佳的效果,在科技上面對的挑戰,卻限制基因療法的使用。在大多數臨床實驗中顯示,病毒被用作「帶菌者」或「運輸工具」(載體)來攜帶新的DNA,因為病毒極有效地利用自身的基因去感染細胞。一個帶菌病毒被移動基因典型的建造,病毒經常複製或損害宿主細胞,再以治療基因取代之。腺病毒(感冒病毒)、轉錄酶病毒(與HIV相關)、腺相關病毒(據說不會致病的小型病毒)、皰疹病毒及其他幾種病毒,一直被用於不同的病症中。所有帶菌病毒都具有限制自身用途的特點,使用時常常牽涉醫療風險。此外,可以研製其他方法,將不含病毒細胞的基因植入細胞,可是無病毒方法都是效果不佳。

體細胞基因治療
基因療法的分類是由所導致變化的可遺傳性而決定。體細胞基因治療改變的是細胞中的基因,這些細胞可以是身體內(除生殖細胞以外)的任何細胞。許多不同的器官被建議作為目標──骨髓、肝、肌肉、皮膚、肺、血管、心臟、大腦。然而,體細胞基因治療要審慎,避免可能遺傳給患者後代的基因改變。這種基因療法與傳統藥物有共同的最終目標──搶救生命或減輕治療個體的病痛。

體細胞基因治療,根據如何導入新基因分成兩類。在許多情況下,首先從患者身上取出一些細胞,然後在實驗室處理。這過程通常被稱為體外基因治療。完成基因修復後,再移回病人體內,等待它們在目標群組織內有足夠的數量,並生存下來,達到預期效果。因為體外基因擬訂必須為每一位個別人士設計(為每一位病人度身訂造),所以需要大量人力、物力,費用昂貴。目前的目標是在體外完成基因修復,將治療基因直接導入患者體內。目前沒有有效的載體,能夠找出預定的目標細胞,將基因及其含有的物質有效地注入體內,並達到渴望(理想)的效果。

儘管體細胞治療的臨床實驗一直在進行中,甚少人能夠取得實質(明確)成效。將治療基因導入體細胞的技術,仍處於早期階段,效果差,還有潛在的危險。1999年底,一位年輕患者在臨床實驗中死亡,顯示研究尚未達到足夠的安全程度。

生殖細胞基因治療
跟體細胞基因治療相反,生殖基因治療的目的是造成基因改變,並將其擴展至生殖細胞。結果是原患者的後代可能承受這種改變。因此,生殖細胞治療不僅是意圖設法改善患者的狀況,還會對他或她的未來幾代造成影響。從這個角度說,它代表醫療介入的新基礎目標。它為消除身體虛弱的誘因,提供潛在的好處,而不必對患者後代的每一個個體進行治療。

這項技術涉及在胎兒發育的極早期,精確的將DNA導入個體受精卵,或進入胚胎細胞內的技術。目前,生殖細胞修復只能在動物體內完成。此外,生殖療法與先進的生殖技術(註1),同樣存在健康風險──胚胎死亡,死產和夭折,畸形及基因缺陷等高風險情況。除了基本安全隱患外,生殖細胞療法也引發嚴重的道德問題。其中包括得不到尚未出生的個體通知同意的問題,對基因改變所造成的長期影響進行評估,有系統地消除一些特點,可能減低人類的多樣性,由原患者和基因治療師衍生出來的基因決定論,生殖細胞療法可能用於優生學工程,以及尚未解決應用於美容工程由於安全和倫理的問題,生殖細胞療法的應用,不被廣泛鼓勵或禁止。

《聖經》原則
雖然基因療法仍處於起步階段,作為有思想的基督徒,肩負的道德責任使我們開始瞭解該療法能夠滿足人類需要的潛力,明白必須承擔的生物和遺傳方面的風險,避免被誤用。

在這麼複雜和不斷發展的領域所做的決定,應當符合以下之《聖經》原則:
1.減輕病痛,保障生命。《聖經》描述上帝無時無刻地關心受造物的健康、幸福和康復(參閱箴3:1~8;詩103:2~3;太10:29~31,11:4~5;徒10:38;約10:10)。祂明確地要求我們,要繼續祂在地上的醫療事工(太10:1;路9:2)。基因治療能夠預防遺傳疾病和恢復健康。在這範疇內,我們應接受它是與上帝意願配合的方法,可減輕或避免人遭受痛苦。
2. 安全、遠離傷害。《聖經》給與我們責任,去保護社會中弱勢社群(參閱申10:17~19;詩9:9;賽1:16~17;太25:31~46;路4:18~19)。疾病或基因失調就算不危及生命,亦只可在得到高度安全保證,及生命在各個發展階段都得到保障的前提下,才能考慮使用基因介入。甚至在生命處於危險時,也必須確定其療效,及充分衡量基因介入的危險。
3. 榮耀上帝的形像。人類是按照上帝的形像被造的(創1:26~27),在種類和級別上,與地球其他生物分別開來。上帝賜與人類理智思考、領會靈性價值,及作出道德抉擇的能力(參閱王上3:9;但2:20~23;腓4:8~9;詩8:3~8;傳3:10~11)。在應用技術時一定要極為謹慎,因為它具有影響和永久改變,人類基因組群的能力。
4. 保護人類自主權。上帝極看重人類的自由(參閱申30:15~20;創4:7)基因改變可能限制個人能力,約束社會活動,降低自主性,或破壞個人自由,因此應遭到反對。
5. 理解上帝的創造大工。上帝賦與人類智力和創造力,我們要為祂的受造物負責(參閱創1:28),以及理解生命的法則,包括身體功能(參與太6:26~29;林前14:20;詩8:3~9;139:1~6,13~16)。倫理研究和審視可以增加我們對上帝的智慧和良善的理解。

────────
註:
1. 參考CVHLC聲明──「對人類輔助生殖技術的思考」,1994年7月26日。

────────

此文件於2000年4月為全球總會基督徒人類觀委員會所採納,適用的資料已分發給教會各部門和機構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