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語言

請選擇您的語言

67. 基督復臨安息日會和普世合一運動(二)

翻譯:趙睿  校譯:Alison



基督復臨安息日會和普世合一運動(二)

普世合一運動對宗教自由的理解
普世基督教協會(WCC)首次集會,在1948年於阿姆斯特丹,成立早年,普世合一運動曾將宗教自由放在議事日程,被認為是普世合一運動大聯合的重要前提。1968年普世基督教協會總部成立宗教自由秘書處。然而近年普世基督教協會的宗教自由立場,卻一直模糊不清。1978年(宗教自由)秘書處關閉,人們認為是由於資金缺乏所致。不過,普世合一運動組織首先考慮的,仍然是宗教自由問題。

今天,普世合一運動的傾向,將宗教自由看作是人類權利之一,而不是穩固其他所有人權的基本權利。當然,這也是非宗教群體一貫認為的。無宗教人士和人道主義人士拒絕承認宗教信仰有別於,或甚至是超越人類的其他活動。這存在一種危險,就是信仰自由會失去保障所有真正意義自由的特徵。

我們一定不要忘記,歷史上政治權力和維護宗派主義(宗派制度)的平衡發展,消除了宗教偏執(不寬容),促進了宗教自由。正式的宗教聯合只能靠武力達成。因此,宗教聯合和宗教自由之間,存在一種社會內部矛盾。末後大事件中的末世畫面,實際上是對宗教迫害場景的生動描繪。啟示中的巴比倫龐大軍隊壓迫餘民教會,企圖使他們聯合叛教。

最終,宗教自由的前景是烏雲密佈。普世合一運動的激進分子,很容易地接受了對宗教自由的限制,影響不同宗教政治派別的信徒,並對其社會立場造成負面影響。另外,一些普世合一運動領袖十分願意推行革命,為要促進全體聯合、促進國家建設,及形成社會的「良好風氣」,他們因此「暫時停止」推動宗教自由。

對預言的理解所產生的影響
到目前為止,我們所寫的是強調復臨信徒對參與普世合一運動組織有異議(有所保留)。基督復臨安息日會對其他教會和普世合一運動的態度,肯定受到上述考慮的影響,以其對預言的理解作決定。回顧歷史,復臨信徒見證數百年來,教皇施加權力迫害和敵基督的表現。他們見證到國家政府或國立教會的歧視和宗教偏見。展望未來,他們看到天主教與新教聯合的危險;看到將宗教政治權力,應用在統治和迫害的潛在危險。他們看到上帝信實的教會並不是規模龐大,而是較少數量的餘民教會。他們將自己看作是餘民教會的核心,不願與末時不斷擴展的背離基督教的行為相聯。

面對當下,復臨信徒知道自己的任務是向全球傳揚永遠的福音,呼召人們敬拜創造主,順服耶穌並堅持信仰,以及宣告上帝的審判時刻已到來的訊息。這訊息的一些內容至今仍未被廣大群眾知道。復臨信徒該如何成功地完成這項預言的命令?我們認為,基督復臨安息日會可以通過保持本會的特徵,本會的出發點,本會的緊迫感以及事工方式,優秀地完成上帝交付的命令。

應該參與普世合一運動嗎?
復臨信徒應該參與普世合一運動嗎?復臨信徒應當在真實宣揚福音,及呼籲滿足人類需要的範圍內,參與普世合一運動。基督復臨安息日會不希望信仰混雜,並拒絕折衷的關係,因為這樣會削弱本身獨特的見證。然而,復臨信徒希望「盡責合作」。普世合一運動作為合作機構,有許多方面可以接受;但作為教會聯合的組織機構,卻有更多值得置疑的地方。
    
與其它宗教團體的關係
追溯到1926年,在普世合一運動尚未得到發展以前,本會全球總會執行委員會曾採納一份重要宣言,它現在是《全球總會工作方針(O 75)》的一部分。這份宣言包含重要的合一性意義。它關心的是傳道領域,以及與其它「傳教聯合會」的關係。然而時至今日,這份宣言已經擴展應用到與其他「宗教組織」的合作上。此宣言堅持,復臨信徒「認為每一個在人面前高舉基督的機構,都是上帝帶給世界福音計畫的組成部分,並且……高度重視其他團體中,為基督贏取生靈的不論男或女的基督徒。」在本會與其它教會聯繫時,應表現出「基督徒的禮貌、友愛及公正」,避免誤解和間中產生的磨擦,我們制定了一些實踐指引。然而該宣言清楚地指出,「基督復臨安息日會的信徒」已經接受這特殊「擔子」,要重點宣講基督復臨,甚至祂已經「站在門口」,要預備「主的道路」。正是這項神聖「使命」,使復臨信徒不可將自己的見證局限在「有限的領域」,而獲得動力「使各方各民關注」福音。

在1980年,本會全球總會建立了教會關係理事會,以提供本會教會內的指引,並監督本會與其它宗教團體的關係。當議會認為及證明對話是有益時,便會不時授權與其它宗教組織進行對話。

復臨信徒領袖應當成為被認識的建造橋樑者,這是一項艱巨的任務。摧毀教會橋樑,比起成為教會的「基督徒特訓人員」服事他人,來得簡單容易得多。懷愛倫說過:「運用許多聰明,才能接觸到牧師及有影響力的人士」(《佈道論》,原文,頁562頁)」。復臨信徒得到呼召,並不是要生活在猶太區的高牆之內,只對自己團體說話,主要事工是出版本會的刊物,表現出一種教派的孤立主義的精神(在非不得已的情況下,不引發衝突或)。當然,隔絕與外界的交流,生活在本會復臨信徒的社圈中,感覺會更加舒服和更加安全。在這種情況下,他們不時單獨冒險進入周圍地域,迅速展開傳福音運動,盡可能多的奪取「被擄者」,然後帶他們回到自己的壁壘之中。懷愛倫並不贊成孤立主義思想:「我們的牧師應尋求接近其它教會牧師的佈道事工,與他們一起,並且為他們禱告,因為基督就在我們之中。他們肩負的是神聖的職責。作為傳揚基督資訊的人,我們應表現出對羊群牧者深切而誠摯的關心(《教會證言》,卷六,原文,頁78)」。

觀察員關係網的益處
經驗教導我們,教會與(國家、地區、世界)理事會建立的最佳關係是觀察員-顧問關係。這幫助教會知悉最新資訊,瞭解意識動態和發展趨勢,有助人們瞭解基督徒思想家和領袖。復臨信徒有機會展示信仰,使人們瞭解本會的觀點。但我們不建議教友也這樣做,因為這些合一運動組織通常不是「中立」的。他們經常會有特殊的目的和政策,發揮的是社會政治主張作用。半冷半熱的教友們(已經是最佳狀態),或形式上的成員(正如許多教會那樣),又或許經常持反對意見(無可避免的案例),基本上不能發揮基督徒的作用。

在地方教會的層面,較多處理實際的問題,及較少處理神學因素的問題;其中一個可能是,要謹慎處理某些形式的教友資格。我們認為這種組織關係,正如傳道協會或是如兄弟般,各個當地教會組織,查經小組(聖經研究小組),各個特別的小組,或研究社區多項需要和幫助解決當地問題的網絡。復臨信徒一定不要讓人以為,我們乾脆逃脫對當地社區應負的責任。

近年來,復臨信徒領袖和神學家有機會與其它教會代表進行對話。這種經驗向來是有益的。雙方開始互相尊重。陳規舊俗和不準確、不真實的教義理解被除掉。偏見被擱置一旁。神學形式和神學見解也加深了。新的角度得到確認,新的對外事工通道得到開發。然而首要的是,人們對復臨訊息的信念加強了。對於復臨信徒來說,沒有理由感覺自卑。成為基督復臨安息日會信徒,知道本會的神學基礎和組織基礎是安全可靠,十分光榮的。

真實將來世界的先驅
復臨信徒是唯一真實和永恆的先鋒。在《希伯來書》中,上帝所指的「將來的世界[希臘語:oikoumene]」(來2:5,NEB),是祂將來的國度。在最後的分析總結,復臨信徒為之努力事工的正是「合一主義」。每一個合一運動都是短暫的。同時,基督徒的責任是要人心裏「關注完全獻身基督的事情」;「何時何地也應作準備,任何人問你們心中盼望的緣由時,要以平靜敬畏的心回答。你們應確保良心全然無虧」(彼前3:15、16)。

________

本研究文件爲教會內部使用,首次出現在《發展模式,教會組織的角色和功能》一文中,作者是Walter Raymond Beach和Bert Beverly Beach,由Bert B. Beach執筆。本宣言於1985年6月基督復臨安息日會全球總會,在路易斯安那州新奧爾良會議上發布,資料由全球總會出版事務和宗教自由辦公室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