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語言

請選擇您的語言

66. 基督復臨安息日會和普世合一運動(一)

翻譯:趙睿  校譯:Alison



基督復臨安息日會和普世合一運動(一)

基督復臨安息日會(下文稱:本會)全球總會執行委員會,從來沒有為正式就發表有關本會和普世合一運動的關係聲明,進行投票表決。有一本書(《B. B. Beach,泛基督教主義──福兮,禍兮?》[《評論與通訊》,1974])曾對此話題作詳盡解析。數年來復臨信徒(本會的信徒)的各大出版刊物,包括《評閱宣報》,紛紛出現了許多類似的文章。因此,在發布本會正式立場之前,許多文章對本會的觀點,已有明確表達。

一般來說,本會並沒有譴責普世合一運動及其主要組織──普世基督教協會(WCC)。他們卻曾表達過對自己在各方面,及其活動的批判性觀點。很少人會否定基督教會的聯合,具有值得讚賞的目標和一些積極影響。其偉大的目標是成為有形的基督教組織。復臨信徒對此不會持反對意見,因為合一是基督禱告所求的。普世合一運動一直促進各教會合一的關係,使其向更和睦的方向發展。我們希望多一些對話,少一些詆毀,闡明並使人們消除無根據的偏見。

普世合一運動通過它的各種組織和活動,為教會提供更新、更準確的資訊,為宗教信仰自由和人權說話,與罪惡的種族主義作鬥爭,使人們關注福音涉及的社會經濟觀。從這個角度來說,其本意是良善的,並會結出美好的果子。然而縱觀歷史,它導致的災禍多過福氣。我們接下來逐一進行分析。

基督復臨論一項先知運動
本會回應上帝的呼召,登上了歷史舞台──復臨信徒對此堅信不移。復臨信徒相信他們從〈啟示錄〉14章與18章中,領悟到預言方面的有利觀點,那是上帝末後的訊息,復臨運動是為了有組織的宣揚「永遠的福音」,而被指派的神聖形式,並沒有帶着任何驕傲或偏執的期待。本會根據其對預言的理解,把本會看作以《聖經》啟示末世學說為指引的「普世」運動。她(本會)開始呼召上帝的子民,從那些逐漸形成反上帝意識的「墮落」之宗教機構中「出來」。她「呼召他們出來」並「進入」一個世界性的組織──這項(全球)合一運動的特徵,應該是「遵守上帝命令和堅信耶穌真道」(啟14:12)。普世基督教協會的側重點是大家首先「加入」教會大聯盟,繼而希望大家逐漸從不合一的團體中「出來」。復臨運動強調首先從巴比倫的不合一和迷惑中「出來」,然後立即「加入」一個擁有合一、真理和愛的全球復臨大家庭聯盟。

瞭解本會對普世合一運動和其他傳統教會的態度,幫助我們想起以威廉.米勒耳為代表的早期復臨運動具有普世聯合的特質。它曾出現在很多教會中,因此復臨信徒來自許多教派,然而多數教會還是拒絕復臨訊息。復臨信徒之間的關係破裂並不罕見。有時復臨信徒之間也會形成小團體,彼此的關係愈加惡化。虛假的傳聞散布出來,不幸的是其中某些虛假的傳聞至今仍然殘留。先驅們擁有堅定的信仰,反對者並非沒有教義信仰的。他們看上去更像是分裂,而非合一。這種發展趨勢還算可以理解。當然,到了今天,教會之間關係的大氣候,傾向促進和平的方向發展。

那麼,復臨信徒對於普世合一運動的看法存在着哪些問題呢?在我們設法給與這問題一個總結的答案之前,我們需要指出普世合一運動的思想並不是整體性的,人們可以看到支持它的各個觀點(當然這本身就是一個問題!)。我們會設法說明普世基督教協會的主流思想。普世基督教協會組織,現今代表着超過300個不同的教會和教派組織。

普世合一運動對聯合的理解
新約《聖經》顯明,一個具備必要條件的教會在真理上合一,特徵是聖潔、喜樂、信實和順服(參閱約17:6,13,17,19,23,26)。「熱衷於普世合一運動的人們」(新造的詞)似乎理所當然地認為,絕大多數教會最終將實現組織合一,思想合一。他們把重點放在「分裂是恥辱的」問題上,似乎這個確實是不可饒恕的罪,而很大程度上忽略了異端和叛教的問題。然而,新約《聖經》表明,在「上帝的殿」(帖後2:3~4)裏,有敵基督滲透的威脅。在耶穌再來以前的末世畫面中,上帝的教會,並不是一個將全人類聚集到一起的大教會,而是信奉基督國度的「餘民」。他們是守上帝誡命,並且信靠主耶穌(啟12:17)。

這裏有一點非常清楚,異端和非基督徒的生活方式,證明分離是正確的。普世基督教協會卻忽略了這一點。分離和分裂的目的,在於保護和高舉教會的純正和公義,也保證其傳達的訊息,包含更多令人合意的消息,而不是與世俗和錯謬相同。

此外,復臨信徒對於普世基督教協會領袖,好像不大重視個人成聖和復興的事實,而深感不安。有跡象顯示,有人認為強調這些就像是古老虔信派的破舊傳統,而不是基督徒活潑生命的重要元素。他們更傾向於迎合社會道德的溫和型個人敬拜。然而,復臨信徒對此的理解是,個人的成聖生活是社會道德觀的組成部分(在此要向莎士比亞先生致歉)。若果基督徒沒有經歷真實的悔改,任何正式組織的合一確實易受影響,且與之毫無關聯。    

普世合一運動對信仰的理解
在許多教會中寬闊的胸襟,被認為是合一的美德。有人提議,理想的合一運動支持者,並不偏重信仰上的教條,在教義觀點上要有一定的靈活性。他非常尊重別人的信仰,在個人的信仰上沒有僵化的表現。他為人謙卑,對於教義和信仰沒有固執的表現──除了普世合一運動的聯合問題。他知道自己所知的是有限。從合一角度來說,在宗教教義上表現出傲慢態度是有罪的。    

這些全都有值得稱讚的地方。溫柔、謙卑是基督徒的美德。使徒彼得確實曾告訴我們,要時刻準備好回答,當被問及我們信仰(心中盼望)的理由,定要保持溫柔、敬畏和良心無愧的態度(彼前3:15、16)。在普世運動的團體當中,潛在信仰原則軟化(沒有立場)及信仰相對化的危險。整個異端的概念都是有爭議的,最近甚至提出關於「異教的思想」的問題。

某些有代表性的合一虛假理念,是所有教派的真理模式,受到時間限制,是相對而言的,因此它們是片面和不準確的。一些合一運動的支持者甚至願意宣導綜合性教義,把各個基督教派的信仰綜合在一起,就像調製雞尾酒一般。他們告訴我們,每一個教會都是不均衡的,合一主義的宗旨就是要恢復均衡和融和。在合一運動多樣性的和諧中,套用腓特烈大帝的話推測說來,每個人「都會用自己的方式得救」。

復臨信徒相信,教會如果沒有強而有力的信念,教會擁有的屬靈力量便會減弱。合一運動在教義方面的軟化有潛在的危險,將導致每個教派的特質消失。當然,這正是熱衷支持合一運動的人們期望的。然而,復臨信徒大力反對沒有立場的教義,因為這樣會導致屬靈的損失;而且真正的後基督教時代,即將來臨。

合一運動對聖經的理解
復臨信徒視《聖經》為對上帝旨意的無誤之啟示,那位有權柄揭示述說真理者,忠實可信地記錄,上帝在救贖的歷史中顯示祂大能的作為(參閱《基督復臨安息日會基本信仰》:1.上帝的聖言)。復臨信徒認為《聖經》是合一的。對於許多普世基督教協會領袖來說,《聖經》本身並不是標準和權威。他們強調將《聖經》多樣化,甚至有時丟棄福音書的宗教色彩。對於大多數合一運動的支持者來說,正如基督教的自由主義一般,人們被感動,不是出自《聖經》經文,而是來自讀者的個人經驗。他們忽略了上帝的啟示,只是注重個人的經驗。

盲目末世論存在的危險──世界末日(啟示)的預言,沒有用作表示末時(時間結束)。對於基督的再來(的信息),只作為參考上的預測,卻沒有表明其迫切性,也不會對合一運動的佈道理念,產生重大影響。

本會的信徒視《聖經》所描述罪和救贖的畫面為,基督和撒但之間,善與惡之間,上帝的聖言和欺騙者的謊言之間,信實的餘民和巴比倫之間,以及「上帝的印記」和「獸的印記」之間的「大鬥爭」。

復臨信徒是首批最重要的,也是世上最相信《聖經》的子民。他們無條件相信《聖經》的權威,同時認為《聖經》是「不是以上帝的思想模式和表達方式,而是以人類的理解方式,由被感動的人書寫出來的。上帝是《聖經》的作者,卻沒有親自書寫……《聖經》的作者們便是上帝的代筆者,而不是祂的筆(《資訊選粹》,卷一,原文,頁21)」。相反,許多合一運動的支持者卻說,《聖經》經文是收錄人的回答和可接受的語言,而不是上帝的話語。兩者對比之下,復臨信徒會說《聖經》作者的觀點,正是「上帝的話」(同上)。上帝不是要審判,雖然祂以批評的方式說話,但是祂不是要定世人的罪。當一個人的行為違反了《聖經》的教訓時,他要接受審判。

合一運動對使命和佈道的理解
以往傳統對使命的理解──把重點放在佈道之上,便是高聲宣揚福音。合一運動認為使命是營造社會的平安融洽氛圍。如果有忽略宣教本質,即宣揚從罪惡的束縛中得蒙救贖之大好訊息的傾向時,復臨信徒就會對此產生懷疑。事實上,包括復臨信徒在內的傳統觀點一直認為,救贖是要拯救個人脫離罪惡,走向永生。而合一運動傳福音的出發點是,首先拯救社會脫離壓迫統治,脫離饑餓的困擾,脫離種族主義帶來的咒詛,以及脫離不公平的剝削。
    
復臨信徒對信仰轉變的理解是個人通過屬靈的重生,從而經歷徹底的改變經驗。普世基督教協會圈子的大多數人,似乎把重點放在對社會不公平結構的改變或轉變上。

正如我們親眼所見,在傳福音領域和外國宣教事工方面,合一運動所結的果子(我們或者可以說是缺少果子),經常缺少傳福音行動(就我們對保羅寫給葛培理的信件的理解),信徒們很少成長,反而走下坡,很少派宣教士出去,作為經濟支持的資金也較少流入。實際上,對外宣教活動已經從主流的「合一主義」教會,轉向保守的福音派。我們黯然看到,宣教運動損失了一個很大的佈道潛力。尤其是現在,伊斯蘭對外積極活動,同時步向軍事化;而東方宗教和本土宗教也正處於復甦階段。

最近,本會的復臨信徒一千日收穫運動取得成功,與合一運動的使用低調的「聯合使命」剛好相反。後者對合一方面的研究聽上去不錯,但在得人方面幾乎沒有成就。套用一句古語來說明這個問題:「空談的合一運動,不如傳福音的經驗行動。」

合一運動對社會政治責任的理解
我們承認,基督徒在社會責任和政治責任的整體問題複雜。普世基督教協會和其它教會教堂(如美國國家議會教堂)在政治方面有很大程度的參與。本會在此領域卻十分謹慎(與佈道主義相比,我們的關注點不在此!)

許多合一運動思想或許涉及政治責任領域:
1. 救贖的世俗化;
2. 後千禧年的觀點宣傳不斷進行政治改革,推動人類社會進步,並且通過人類努力建造社會。人類是上帝的代表,社會是上帝在地的國度;
3. 調整基督教適應當代社會;
4. 進化的烏托邦式的信仰在不斷發展;
5. 社會主義集體主義,推崇某種平均主義和國家財富,但不屬於社會主義唯物主義。

據推測,普世聯合運動團隊的激進分子認為,不久以後基督復臨論,將會像世界末日天空中餡餅的烏托邦版本一樣。面對社會諸多的問題,復臨信徒通常不會無動於衷,或是中立。我們見證到:每年醫院-診室-健康機構每年服務超過百萬人;在全球龐大的教育體制中,開辦近五千所學校;安澤國際救援協會,一個擴展迅速的全球性教會服務機構,正在滿足各地人們的緊急或長期需要,還有其他值得一提的多項活動。

基督復臨安息日會相信,作為一個基督徒的公民必須區分,社會政治的活動和教會層面的活動。教會的任務是指明道德的原則,指出《聖經》的方向,卻不提倡政治導引。普世基督教協會不時涉足於政治權力環境。當基督復臨論播下種子,難免會影響社會和政治,但他們並不願意糾纏在政治的紛爭中。我們教會的主確實曾經說:「我的國不屬這世界」(約18:36)。教會和她的主一樣,希望「行善事」(徒10:38)。無論是直接或間接,她也不希望參與政府事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