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語言

請選擇您的語言

64. 基督教的遺傳干預原則

翻譯:趙睿  校譯:Alison



基督教的遺傳干預原則
導言
大多數在遺傳學領域取得新進展的結果,是增加了對基因(遺傳因子)的基本之結構的知識。不僅在人類的基因,還包括地球上所有生命體(活物)的基因(斜字部分的定義,見本聲明文尾詞彙表)。新發展中包括基因圖譜和基因檢測 的新方法、基因工程的新發展趨勢和各種優生學;是幾年前難以想像的。簡而言之,新的基因知識有不可測度的能量,並帶來龐大的潛在收益或傷害,同時伴隨着重大的責任。從基督教信仰的角度來看,我們有負任管理使用這種能量,不僅是對人類,也是對上帝交給我們管理的所有被造之物。我們要為宇宙的創造主負責,因祂要我們一起小心照顧地球。

上帝起初所造的一切「都甚好」(參閱創1:31),祂賜給亞當和夏娃的基因沒有任何缺陷。人類現在所患的基因疾病,不屬於正常變化,而是突變的結果。在恢復人類基因健康時,現代的健康科學家努力嘗試修復基因,使其回到最初創造的時候。這樣看來,有利的基因干預和基督教的原則是和諧一致的,它有助於減輕罪惡帶給人類的痛苦。人們在嘗試說明基因干預所涉及的廣泛道德問題時,一定會面對科學領域迅速變化的複雜情況。自從人們發現DNA(去氧核糖核酸)分子結構以來,有關生命形式的基因知識也隨着發展起來,甚至比以往任何時候更加廣泛。倫理問題隨着許多資訊技術和能力的增長出現。我們只能憑想像預測基因科學,未來出現的問題。因問題複雜而且變化迅速,隨着時間的推移必使與基督徒原則相關的聲明擴充和修改。
舉例來說,基因圖譜正在迅速更新。着名的國際科學組織──人類基因組計畫,正試圖建構出人類染色體的詳實基因表,或稱「圖譜」。目標是對存在於人類染色體中數以百萬計的DNA。

鹼基對排序,並對其作出詳盡描述。研究者計畫使用這資訊來促進人類基因的鑒定和分離,以此幫助人們瞭解人類的發展,及治療人類疾病。對人類基因身分、作用和功能的發現不斷更新且更加細緻。

隨着人們對人類基因身分的新認識,更多種類的基因檢測技術產生出來。在過去,個人的基因資訊很大程度上是通過個人家族史,臨床觀察人的表型,或是個人基因的機體表達推論出來的。而在今天,愈來愈嫺熟的基因分析技術,使人們分辨出基因疾病可能導致囊胞性纖維症、亨廷頓氏舞蹈症,以及某些癌症疾病。現在,人們能夠在產前進行多種基因檢測。人們可辨別出成百上千的基因特點,包括許多遺傳疾病。

通過對基因基本知識的進一步研究,人們將來可以按照個人意願來改變基因,這被稱作基因工程。酶(酵素)能對特定基因片段產生催化作用。通過使用它,採取按意願導入、移除或改變特別基因的方法,從而改變基因的細胞組成。基因工程呈現給人們新發展的可能性,包括基因的跨生物界植入,例如從動物體植入到植物體。改善生命形態的潛在可能,看似是不可估量的。舉例來說,經基因工程改造的植物──多產,抗病力強,並且更加不易受到體內衰退進程的影響。
    
人類的醫療(技術)直從基因工程中受惠,例如人體胰島素和人類生長因子的產生。它們在以往不可能取得足夠的數量,但通過基因工程改變基因,就可以使一些疾病得到醫治。使用這種方式的治療過程中,患者損失的細胞或缺失的基因,會得到人們需要的遺傳物質。沒有人能知道有多少種基因疾病,可以通過這種方式得到最終的醫治,但在諸如治療囊胞性纖維症取得初次成功時,人們獲得其它遺傳疾病也可得到醫治的希望。

隨着人們對基因知識不斷增長,優生學領域的發展前景一片光明,人們還要努力改善不同物種(包括人類)的基因庫。從廣義來說,這種嘗試分為兩種。應用消極優生學的目的是避免有害基因的遺傳,而應用積極優生學的目的是説明人們獲得希望得到的遺傳基因。消極優生學可以使用經挑選的優秀捐獻者基因進行人工授精,其優秀基因可以是人們期望獲得的高智商。

道德關注
引起人們重視,應思考及説明當前道德關注的範例,這正是我們尋求表達基督徒原則。我們可以關注以下四方面:人類生命的神聖,保護人類尊嚴,承擔社會責任和妥善保管上帝所創造的。

人類生命的神聖
如果遺傳決定論,降低了人類自身價值,成為通過機械方法製造出的分子生物,就有嚴重貶低和損害人類生命價值的潛在可能。比如說,在使用產前基因檢測的新方法(包括對人類前期胚胎的檢查)時,一旦發現基因有缺陷,就會引發有關人類生命的諸多問題。產前診斷,基因缺陷要到怎樣的程度,才能從道德角度判斷獲得正確的理由,放棄前期胚胎或採取墮胎?在某些情況下,像愛德華氏症候群,一般認為是不適合生存;但是大多數遺傳基因缺陷嚴重,才是判斷的關鍵。

保護人類尊嚴
隨着新基因檢測方法出現,保護個人隱私成為人們主要關注的問題。對於僱主、保險公司和有關人士來說,認識到關於個人遺傳檔案,可能有重要的價值。倘若應該進行基因檢測,採取自願抑或強迫的方式;需要在甚麼時候;通過甚麼人來完成這種檢測;測試的結果資訊可否分享,都是需要關注的重要道德問題。當他人因缺乏資訊而可能受到較大傷害時,我們需要考慮一般性的隱私保密,可否存在特例?我們必須作出艱難的決定,當務之急是保護那些因為其基因組,而遭受恥辱和不公平待遇的人。

另一群人則為有意改變人類基因庫,而擔心人類尊嚴的問題。醫療干預可以治療基因有缺陷的普通人的體細胞,也可以改造生殖細胞。人類生殖細胞的改造可能是人類基因庫中,往下延續的部分。干預可能延伸到治療疾病以外,包括提高人類的某些普遍特徵。假如只是提高人類的智力和體力,對人類存在的意義又有何影響?

承擔社會責任
基因的新知識出現,同樣引發人們對國家政策的道德觀,以及個人自由和社會責任界限的關注。例如,國家政策應該鼓勵人們採用積極優生學,抑或消極優生學方法?本身有嚴重基因疾病的人,是否同樣擁有多生育的自由權?

人們關注使用社會資源的範疇。以下問題可能出現:提高社會對人類基因干預投入的資源,可是目前許多基本衛生保健的資金仍然不足夠,可能出現某些問題,比如基因干預的利潤和負擔該如何分配?社會的窮、富人士,該如何共用資源?

妥善保管上帝的創造大工
隨着基因工程進一步發展,生存在地球上的各個物種,同樣也可以被改變。這些變化可能成為永久性的,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它也是不可預測的。人們應該為改變基因設定限制嗎?一個生命形態轉移到另一個生命形態時,是否有不可超越的界限?我們可能希望通過改變基因,改良地球上物種的生命,但還有許多需要關注的理由,比如人們會考慮進行新型生化武器用途的基因改變。用於軍事安全或經濟收益方面,而剝奪其它生物生存的做法,應當引起格外關注及道德審視。

我們思考並關注這種道德問題,因此對基因干預中的基督徒原則發表以下聲明:
1. 保密原則。基督徒愛人,需要保持對人類關係的信任。保護私隱正是這種信任的基本所在。為要保護個人隱私,免受不公平的對待,對於個人基因組的相關資訊應保密,除非當事人願意與他人分享。有時,某人可能因為沒有別人的相關基因資訊,而遭受嚴重及難以避免的傷害時,從道德角度說,後者有義務給與當事人需要的資訊(參閱太7:12;腓2:4)。
2. 信實。如果某人不能理解資訊,基督徒就有義務,信實地將所需的基因檢測結果,報告給檢測人或其監護人(參閱弗4:25)。
3. 尊榮上帝的形象。在上帝的一切受造物中,只有人類是按着上帝的形像被造的(參閱創1:26~27)。基督徒對上帝的創造智慧和大能的認識,應使我們在嘗試永久改變人類基因庫時,需要謹慎小心(參閱創1:31)。通過目前掌握的知識,人類基因干預應限制於對遺傳疾病(體細胞療法)對患者的治療,且應停止嘗試改變人類生殖細胞(改變胚細胞),因這樣可能改變上帝在未來幾代的人類身上的形像。所有對人類基因的干預,在道德方面應當極為謹慎,要適當保護人類的每個成長階段(有關選擇性的墮胎資料,請參考「基督復臨安息日會有關墮胎的指引」)。
4. 預防痛苦。基督徒肩負的責任是在可能的情況下,盡力避免或減輕人類的痛苦(參閱徒10:38;路9:2)。因此,人類基因干預的首要目的,應該是治療和預防疾病,或是減輕病痛。基於人類的墮落天性,濫用權力的現象即將發生,同時亦要承受未知生物出現的風險。有人還會嘗試通過基因干預手段,去修改健康和無遺傳疾病的人的身體或大腦特徵,因此使用這項技術時一定需要極為謹慎。
5. 自由選擇權。上帝尊重人類的自由選擇權,拒絕使用強迫的方式。個人能夠作出自由選擇,決定是否進行基因檢測;他們也可自由決定如何處理檢測結果的資訊,除非別人因此遭受嚴重,卻可避免的傷害。這也許是道德責任方面的選擇。個人可通過放棄生育權利,避免(下一代遺傳了)已知的嚴重先天缺陷的風險。當這些有關生育和基因檢測的決定屬於私人問題時,個人應適當考慮公共利益再作決定。
6. 創造的管家。保護上帝的創造物的責任,包括尊重自然界的多樣性和生態平衡,那裏有無數種類的活物存在(參閱創1)。動、植物的基因干預,應該以尊重生命形式的多樣化為原則。應當禁止可能破壞自然平衡,或貶低上帝創造的世界。
7. 非暴力。使用操控基因來發展戰爭的手段,是公開地直接辱沒基督徒的和平原則及生命價值觀。從道德角度看,我們無法接受辱沒上帝的創造,通過改變生命形式製造毀滅性武器(參閱啟11:18)的事情。
8. 公平。上帝愛所有的人,不管他們是甚麼社會地位(參閱徒10:34)。基因研究的好處是接近那些需要幫助的人,消除不公平的歧視。
9. 人類的尊嚴。人類是按照上帝的形像被造的,遠超過其基因的總和(參閱創1:27;徒17:28)。人類的尊嚴不應降低至機械式改造的基因。人們應當尊重個人價值的尊嚴,不能千篇一律地複製基因遺傳。
10. 健康。基督徒有責任保持身體健康,包括他們的基因健康(參閱林前10:31)。這意味基督徒應避免可能從遺傳上毀壞自身,或是他們的後代,比如毒品濫用和接觸過多輻射。

----------

術語表
1. 鹼基對(base pairs)。形成DNA結構的互補配對鹼基,用來衡量DNA長度。鹼基對由腺嘌呤(A),胸腺嘧啶(T),鳥嘌呤(G),胞嘧啶(C)構成。A必須常與T配對,G必須常與C配對。
2. 染色體(Chromosome)。由線狀去氧核糖凝縮而成的棒狀物。上面織結着蛋白質,是活細胞承載基因的結構。人類有二十三對染色體。
3. DNA(deoxyribonucleic acid, 去氧核糖核酸)。雙螺旋分子結構。對基因資訊進行編碼,是大多數物種的主要遺傳分子。
4. 酶(Enzyme)。在不改變自身平衡和屬性的情況下,催化特別化學反應的一種蛋白質。
5. 優生學(Eugenics)。試法改善某一物種基因庫的科學。方法是通過防止有害特質的遺傳,或增加所需特徵的遺傳。
6. 基因(Gene)。遺傳信息的基本單位。屬於DNA片段,含有特別蛋白分子產品的資訊。
7. 基因圖譜(Gene maping)。確定某一物種基因排序的圖示。
8. 基因療法(Gene therapy)。在活體細胞內對有缺陷基因的醫療替換或修復。
9. 基因工程(Genetic engineering)。按人們意願插入、移除或改變特定基因,來改造細胞的基因結構或個體器官。
10. 基因檢測(Genetic testing)。對人體基因構成的檢測,用以發現可能存在的遺傳特徵,包括有缺陷或異常的基因。
11. 胚細胞(Germ cell)。生殖細胞。
12. 基因組(Genome)。個體或生物體染色體中基因資訊的全套總和。
13. 基因型(Genotype)。個體基因組成。
14. 人類基因組計畫(Human Genome Project)。國際科學組織構建人類基因遺傳的詳盡圖譜,鑒定基因結構和基因功能。
15. 植入(Implantation)。胚胎附着到子宮壁的過程。
16. 基因突變(Mutation)。DNA發生的永久性可遺傳的變異。
17. 消極優生學(Negative eugenics)。避免被認為是不合要求基因特徵的遺傳所採取的方法。
18. 表現型(Phenotype)。受環境因素影響,從某一特別表型中可觀察到的特徵。
19. 積極優生學(Positive eugenics)。促進被認為是符合要求基因特點的傳播所採取的方法。
20. 前胚胎(Pre-embryo)。着床前和懷孕前期的受精卵(或稱孕體)。
21. 重組 DNA(Recombinant DNA)。通過人工加入DNA片段所產生的DNA新排序。
22. 體細胞(Somatic cell)。生物體中除性細胞以外的細胞。

────────────

此文件於1995年3月為人類生活基督徒觀點委員會所採納,並於1995年6月13日經基督復臨安息日會管理委員會(ADCOM)表決通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