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語言

請選擇您的語言

牧養專欄 信仰廣角鏡 同性婚姻在美國合法化之後(上)

牧養專欄

信仰廣角鏡

同性婚姻在美國合法化之後(上)

從尼布爾的論點探討基督徒對同性戀議題可有的取態

鄧天麟長老

美國/加州羅馬琳達大學教會

 

引論

同性婚姻在帶動世界主流文化的美國合法化後,給基督教界帶來很大的衝擊。筆者感受到是次衝擊的威力,在於支持同性婚姻者掌握了不易攻破的理據,而藉着這些理據他們已贏取到很多的同情。這樣,眾多派系的基督教界便要面對進一步分化的危機,而撒但此時便沾沾自喜。筆者不禁問:在這議題上,能否採取一個較符合整本《聖經》教導的立場呢?

 

回顧《聖經》中基督給予我們重要的吩咐,便是大誡命(參閱太223740及大使命(參閱太281920了。在復臨信徒家庭成長的筆者,多年受到傳統基督教教育的薰陶,曾幾何時偏重於守誡命(起碼在字面上),而忽略了宣教。相對地,也見過一些傳道人希望慕道朋友早日受浸,而降低了守道的要求。的確,信徒在同性戀議題上意見的差異,或許多少源自各人在護教與宣教上不同的偏重。筆者於是記起在神學院修讀宣教學時所讀尼布爾的《基督與文化》的這本神學名著,本文希望從他的分析中,找到一個信徒在同性戀/同性婚姻的議題上,較符合《聖經》原則的出路。

 

1強調基督的聖潔(基督反對文化)

持這態度的基督徒認為:「基督是萬主之主,祂已設立了屬天的國度,而這國度是與地上的文化毫無相干的。我們應遵守屬天的誡命,就是盡心盡意愛主上帝,亦要彼此相愛,但不要愛世界和其上的事情。因為世界的文化,是將原罪傳到今天的媒介,所以我們應絕對地拒絕這些敗壞的文化,當中包括同性戀,當然也會引用以下的經文反對同性戀:〈利未記〉第1822節;〈羅馬書〉第12627節。」不錯,筆者堅信同性戀的行為與上帝的旨意相違背,持這樣的態度能幫助成長中的下一代明白:符合地上的法律,不等如符合屬天的法律。

 

然而,有時當我們強調上帝的啟示時,不知不覺地忽略了,同性戀者也有他們認為合理的理據。其實,他們是「需要」我們用理性向他們解釋。可是,我們不但沒有這樣作,一些基督徒更高調地反對同性戀,彷彿自己是審判者,而引起同性戀者的反感,覺得是被敵對了。同性戀者當中很多都認為自己的行為,不像殺人放火那麼嚴重,所以很自然地會覺得自己是被針對。以審判者的姿態對待同性戀者,會大大增加向他們傳福音的困難,我們也不能成為溝通的橋樑、流通的管子,將主的福音傳遞給他們。這樣,持這態度並沒有一面倒的好處。

 

2強調基督的包容

(基督屬於文化,是文化的一部分)

這個態度是另一個極端。持這態度的基督徒可能出於善意,希望淡化基督與文化之間的矛盾。他們認為基督只是文化的一部分,祂只是一位偉大的教師,要在人類現存的社會中,訓練人類得着更美好的生命。當他們沒有尊基督為主宰時,便只遵行那些沒有與文化衝突的《聖經》教導,或在釋經方面將經文解釋到方便自己的生活方式,認為這樣做便會在宣教上更有效了。

 

可是,信徒的靈命若只停留在這階段的話,便永遠不理解教會與世界之間有何張力或矛盾,對罪的看法也不覺得是那麼嚴重,便談不上信徒靈命的成長了。這樣,便是將主基督的性質大大簡化,偏離了新約《聖經》的明確記載。

 

在同性戀議題方面,持這態度者對反對同性戀行為的經文有不同的解釋。顯然,他們沒有尊重上帝創造人類男女之間身體構造不同的原意,也沒有尊重祂所設立一男一女的婚姻制度。信徒若這樣取態,便不能在這地上見證上帝的榮耀與權能。

 

3強調基督的崇高(基督高於文化)

跟上述兩種極端不同,強調基督高於文化者是「整合論者」,他們希望基督與文

化兩者兼得。他們肯定文化原是好的,因上帝創造了自然界,而很多文化都是按着自然界而形成的,所以基督徒要成為好公民,對社會文化要肩負應有的責任(當然,他們是指較好的文化)。然而,基督的標準高於世間的(好)文化,祂對我們有更崇高的要求。在同性戀這議題上,「整合論者」可能會認為同性婚姻合法化是一種進步,是有它的好處的,因它規範了一個同性戀者受到婚姻契約的限制,在同時期只有一位性伴侶,因而減少傳染病的傳播。

 

然而,基督所主張的(異性)婚姻制度更是崇高,更值得愛慕,因它允許終極(生殖器官與生殖器官之間)的交合,並有機會受孕。若我們持「基督高於文化」的態度去向同性戀者傳福音,我們便不會太側重同性戀行為是違反上帝旨意的看法,而是要強調上帝最初在伊甸園所設立的一男一女婚姻制度,是更崇高的婚姻制度。

 

這種論點似乎很有吸引力,可是,在同性戀行為上,這項取態並沒有牢固的支持點。筆者認為,「整合論者」的邏輯是不可能贊成同性戀的行為,因為男與男、女與女的「性交」,在生理學上,是違反自然的原則,偏離了上帝起初創造的原意,所以他們不可能定性同性戀行為是「好」文化;除非他們這樣反駁:「同性戀者是順着他/她們的性傾向,在心理學上,是順其自然的。」總之,在神學上,筆者認為「整合論者」的隱憂,是自義—無視人類文化經歷了數千年逐步的腐化。

 

4強調基督的恩典

(基督與文化弔詭的關係)

記得馬丁路德曾經講過,我們又是罪人,又是義人嗎?持這樣觀點的人(尼布爾稱之為「二元論者」),明白文化是完全敗壞與上帝有無窮恩典這兩個事實。我們可指罵同性戀的人嗎?其實我們也是罪人,我們的罪也是同樣嚴重,我們的文化更是自我中心、貪戀權力、心中沒有上帝。我們需要做的,是要向人見證:審判將要臨到自己及全人類的身上。然而,藉着基督,救恩已臨到,拯救那不能自救的人類,我們藉着相信基督便能被稱為義。可是,我們仍要活在世上,感受那種弔詭的張力:我們既是義人—因着基督的代贖我們被稱為義;我們也是罪人—常有犯罪的慾念,直到基督榮耀的國度來臨。

 

若以這樣的態度去接觸同性戀的人,像保羅一樣承認自己也是個罪魁,必能打開我們與同性戀者對話的機會。曾聽過一位信徒作見證說:「在佈道會中最打動人心的就是牧師在講台上承認自己也是一個罪人的時候」的確,若將人本主義的輔導心理學應用在宣教上,以同理心去接觸福音的對象,是能幫助彼此之間建立良好關係的。不過,《聖經》教導我們,信徒要成長。我們不但需要因信稱義,也需要因信成義。我們若不成長,便有濫用基督恩典的危機,也不能成為美好的見證,吸引他人歸主。

 

5強調基督的大能(基督轉化文化)

這種態度可稱為「轉化論」,認為上帝創造了完美的世界,而罪的入侵並人類的

墮落,是與上帝的完美創造無關。魔鬼已掌控世界,違背生命原則的罪性已根植於人心,因而人類的文化也隨之敗壞。縱使人類文化的整體要伏在上帝審判之下,但這些「轉化論者」跟「二元論者」稍有不同,因他們對文化的態度較為正

面,認為文化可以被改造、轉化。基督的恩典,是藉着聖靈從改變人的內心開始。「轉化論者」無意減輕基督將來審判的嚴重性,但要證明上帝恩典改造人心的大能。正如基督耶穌的話:「我若從地上被舉起來,就要吸引萬人來歸我。」(約

1232這裏的「萬人」,可能有影響文化的意思。只是在這時刻,信徒仍要在主裏,接受社會給予我們的責任。信徒活在當下,靠着基督的聖靈,每一刻都朝着生命的轉化而向上進發。這是上帝大能與人類回應的互動關係。

 

這樣,我們可以如何持這態度面對同性戀者呢?當然,當我們承認基督恩典的大能時,我們也會深感自己的不配,像同性戀者同樣需要主的義袍;進一步的,我們也會承認自己那眷戀罪孽的內心需要基督大能的轉化,正如同性戀者一樣。我們更會相信,基督是可能改變人的性傾向的,正如祂曾在世上醫治眾多病者一樣。我們相信,若是這樣藉着基督的大能來幫助同性戀者,較比要求政府廢除同性婚姻合法化的法律(任憑政府這樣做是不等如贊同的),更能有效地幫助同性戀者獲得美好人生。

 

綜論

綜合以上的分析,筆者較傾向「轉化論者」的立場,認為這是既合乎《聖經》,又能兼顧同性戀者感受的取態,正如主耶穌基督既是恨惡罪惡,又是憐愛罪人的。當然,筆者亦尊重讀者們各有不同的取態,因各人成長於不同的背景,在

信仰的路途上有着不同的經驗,亦對上帝德性的各方面有着不同的偏重。(下期續)

 

參考書目

1. Niebuhr, Helmut Richard. Christ and Culture. New York: HarperCollins, 2001.

2. 賈詩勒(Norman Leo Geisler),李永明譯:《基督教倫理學》(Christian Ethics)。香港:天道,1996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