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語言

請選擇您的語言

拉闊信仰 人類生殖系基因編輯面面觀

2019-05-22 23:04:53

牧養群羊

拉闊信仰

人類生殖系基因編輯面面觀

鄧天麟醫生/美國 

黃元有博士 /美國 顧問

 

編者按

本刊刊登此文的目的是擴闊華人復臨信徒的信仰視野,並關心社會議題,裝備自己為主作見證。本刊就編輯基因的立場作出探討,現階段是希望讀者以開放的態度來認識、探討,即使鄧醫生的結論沒有全盤否定上述的研究,但他仍然高舉上帝對生命的主權,並嘗試從多角度來思考,故予以刊登。畢竟這項的研究及科技可能會繼續發展下去,故不宜太早妄下定論。

 

從新聞報導得悉中國科學家賀建奎藉生殖系(germline)基因編輯科技,聲稱製造出對愛滋病有先天免疫能力的雙胞嬰兒。筆者回想在內科病房服務時,曾幾何時診治過不少患遺傳病的病人,如地中海貧血病、血友病、亨丁頓舞蹈症等。只因變異的基因是永久存在病人的細胞核內,所以遺傳病是不能痊癒的,只能治標,醫者心中的無奈感可想而知。

 

隨着生物科技/基因工程日益進步,現在科學家已能使用CRISPR / Cas9 技術相當準確地編輯人類胚胎基因,對於帶有遺傳病基因的人士和醫學界來說,似乎是一重大突破。可是,我們也直覺上擔心到賀氏這個研究,未必能通過倫理道德的準則。

 

從醫學倫理分析賀氏的實驗

 

筆者作為醫生首先想從醫學倫理四大基本原則來作出分析

 

行善Beneficence

驟眼看來基因編輯對愛滋病有先天的免疫能力是一件好事研究組別患上愛滋病的相對風險幾乎等於零但當我們以絕對風險作出比較時研究組別和對照組別的風險差別並不是那麼明顯因為如果實踐了一些傳染病的預防措施父親絕少會將病毒傳給孩子另外這只是其中一個研究的效果outcome),其實流行病學的因果圖並非如此簡單我們也得用全人健康的概念來衡量研究對象的得益例如知道自己對愛滋病免疫時是否會增加研究對象的高風險行為

 

不傷害Non-maleficence

讓我舉一個例子你擁有一件貴重的電子產品說明書和保用證保證書註明如果產品壞了不要自行拆開修理否則保用證無效而你因為要到外國旅行故此請了一位自以為能勝任的人士將產品拆開更換了變壓器便認為可以萬國通用可惜換了之後產品不久便出現其他毛病了我們也許相信賀氏假設局部的基因變異不會對其他基因做成負面影響但情況是否如此簡單呢我們或者會記起醫學史上一大災難沙利度胺Thalidomide事件(註1

 

自主Autonomy

所有被動的參與研究之胚胎都是沒有認知不能自己作出決定的而且是參與一個不必要和風險未明的研究

 

正義Justice

正義與公平相關當考慮到新的基因科技時一個很重要的正義問題是誰可享用這些科技單是富人還是任何人不單是治病更使用來強化某些優良特質如智力

 

沙利度胺(Thalidomide)又名反應停、酞咪脈啶酮、沙利竇邁、賽得(Thado),是研製抗菌藥物過程中發現的一種具有中樞抑制作用的藥物,曾經作為抗妊娠嘔吐反應藥物在歐洲和日本廣泛使用,投入使用後不久,資料顯示使用該藥物的孕婦的流產率和海豹肢症(Phocomelia)畸形胎兒率上升,該藥物退出市場,該事件被稱為反應停事件。

 

不同界別對人類生殖系基因編輯的倫理觀點

是次研究雖然遭到不同界別包括生物學界的譴責但筆者相信人類生殖系基因編輯終會得到生物學界的認同讓我們在此探討不同界別在這生物醫學問題上的倫理觀點

 

生物學界

沒有宗教信仰的生物學家傾向世俗人文主義他們的信念扎根於達爾文的進化論及生物學中他們的基本信念是沒有創造主生命的主權屬於人人對生命的品質要負上責任人有創造一群優等人類的責任和可以不擇手段來達到目的另外他們相信未出生嬰兒不是完整人所以認為使用胚胎進行實驗研究然後遺棄是沒有問題的1990 年在英國已容許若得到牌照是可以進行人類胚胎研究至胚胎14 日大的時候基於上述的信念生物學界是着重結果Consequence)」傾向效益主義Utilitarianism),自己的信念和諧便可以了所以他們認為人類基因編輯基本上是可以開綠燈的只是要先行解決一些問題例如若容許嬰兒出生會不會因為基因編輯而患上一些之前未曾想到的健康風險另一個問題就是滑坡爭論"Slippery Slope" Argument),就是如果我們開綠燈容許人類基因編輯去避免基因缺憾遺傳到下一代有些人便可能應用此技術希望下一代獲致一些心底想要而非治療性的特質其實生物學界內不同人士在把人類生殖系基因編輯何時能進入得合法應用階段都有不同的看法賀氏屬於比較急進是希望及早應用的等待出了問題才尋求解決方法所以生物學家對賀氏譴責的用詞主要是表達時機尚未成熟例如不成熟」、「在倫理上有問題」、「還未取得同行評核以及當地立法機構的審批」。

 

哲學界

世俗哲學家的信念扎根於情理Reason認為情理是人性的關鍵成分而情理也是面對倫理道德問題的主要來源他們相信藉着人類的理性我們能夠達致普遍有約束力的道德準則或規定贊成或實踐這稱為義務倫理Deontological Ethic)」的人是着眼於人的選擇行動決定本身是從行動的性質決定這行動的是與非而不是行動者的意圖或行為所帶來的後果所以在人類基因編輯的問題上他們不會建議急於進行而是希望有更多的探討按理謹慎行事與生物學界不同他們不單着重與自己的信念和諧也希望尋求人與人之間、「人與自然界之間的和諧他們雖然不認識上帝卻冥冥中對大自然存着敬畏的心一些生物倫理學家曾作出如此考慮:「如果我們違反大自然大自然將會懲罰我們使我們的痛苦增加。」

 

神學界

雖然頗多主流及自由基督教宗派以及天主教會覺得某程度上接受進化論的理論是沒有太大問題的只要相信上帝存在並開始這個過程便行了我們作為基督徒的信念是扎根於創造論和聖經之中我們的基本信念是有創造主人是上帝特殊的創造生命的主權屬於上帝生命是神聖的是不可千方百計來達到目的另外我們相信生命是從受精的那一刻開始與天主教及很多保守的基督教派相同不過有些神學家認為12 ~ 14 日後胚胎植入子宮生命才開始),所以我們認為使用胚胎進行實驗根本就是錯的因為在實驗完畢後便要將胚胎棄掉等同殺害生命可是在法治的社會中我們無權干涉其他界別憑良心做的研究工作所以人類生殖系基因編輯的工作將會繼續進行而在技術上會不斷進步可能有一天政府法例會容許經生殖系基因編輯的胎兒在母腹成長及出生到這時不再需要棄掉胚胎了筆者心裏想到時我們在神學上還有反對的理由嗎我們是否忍心在能有去除基因缺憾的方法時仍讓孩子將來一世承受遺傳病的痛苦我們的態度會叫未信者更討厭上帝嗎

 

讓我們先看看神學界的一些憂慮

A「基因是神聖的,不可侵犯」

基因代表生命的性質並非生命本身神學家彼得斯Ted Peters在他的論文中回應了這個問題:「不是的人類基因組並非神聖編輯它也並非不道德的。」筆者亦查閱本會基督復臨安息日會在生殖系基因治療的立場當時2000反對的理由是在於胎兒健康風險的考慮胎兒無法同意或不同意可能會減低人類的多樣性Diversity)、及可能被利用成為優生學及非治療性

的工具本會強調人類帶有上帝的形像所以若編輯基因有可能改變仿似上帝的特質時便要非常小心本會也沒有支持基因是神聖的說法

 

B「基因編輯是在扮演上帝」

彼得斯亦提及在生物學和醫學界有三類行為會被指為扮演上帝首先就是科學研究員探討自然界的內室開啟以前被隱藏的奧祕其次就是在醫學範疇中把持着生與死的權柄在病人生命危在旦夕時醫生便仿似上帝第三就是直接應用在基因工程上當實驗室的科學家改變生命及影響到人類未來的進化時便是扮演上帝了顯然基因編輯是行為扮演上帝是動機兩者並沒有必然的因果關係。《 聖經也教導我們不要論斷人只有上帝才知道人心中的動機所以論斷人心中的動機也是一種扮演上帝的行為吧

 

C「科學家嘗試創造生命」

我們相信完整人的生命從受精那一刻已經開始即是創造過程已經完成之後的基因編輯最多可算是改造」。

 

D「胎兒無法自主地作出決定」

當有一天基因編輯風險已降到可接受的水平為胚胎進行基因編輯的好處被認為大於讓嬰兒帶着遺傳病出生的好處時便是從沒有選擇進展到可以選擇的年代了選擇不為胚胎編輯基因其實也是擔起為胎兒作決定的責任

 

相對於生物學界着重的結果」,和哲學界着重的行為本身」,神學界是着重人內心的動機」,正如主耶穌在福山寶訓所強調的當人的動機是要發揮上帝賜予的才幹藉着基因編輯讓本來有基因缺憾的人有機會度過正常的人生而將榮耀歸與上帝時筆者很難想像上帝會不喜悅神學家魯益師在返璞歸真中論及基督教倫理時說明我們的目標是與自己他人和上帝都能和諧」,正如一艘船自己的機件要正常不與其他船隻碰撞朝向正確目標航行若要這樣首先要在靈裡培養德性使得行事為人有良好的動機。《 聖經說好樹會結好果子參閱太717 ~ 18),我們不用太擔心後果如何

 

 

結語

人類生殖系基因編輯已發展成一種很有效的生物科技雖然我們不同意在實驗其間將胚胎棄掉但若上帝容許讓這科技的風險降到合理水平而政府修改法例正式開綠燈時從倫理角度基督徒是沒有需要反對這種科技以作為減輕人類痛苦的工具

 

最後當人類嘗試使用這種科技研究如何編輯基因使人類可以不死如上帝一般時參閱提前616),我們便不能同意了但是我們是否要竭盡所能去阻止這方面的研究進行呢筆者認為是不必要的我們應打的是屬靈的戰爭不要上錯戰場我們相信上帝會親自介入讓這些研究工作徒勞無功正如洪水之後,「爛尾的巴別塔工程

 

參考書目

賈詩勒 著(Norman L Geisler) 。李永明譯。《基督教倫理學》(Christian Ethics)。香港:天道,2000

 

魯益師 著(Clive Staples Lewis) 。余也魯譯。《返璞歸真》(Mere Christianity) 。香港:海天,2018

 

Stober, Spencer S, and Donna Yarri. God, Science, and Designer Genes : An

Exploration of Emerging genetic Technologies . Santa Barbara: ABC-CLIO, LLC,

2009.

 

Peters, Ted. Should CRISPR Scientists Play God?" Religions Vol 8, Iss 4 (2017):

61-71.

 

陳筱苓、秦黃業玲。〈誰主基因?!〉。《號角月報》,美西南版,20192月。

 

陳成斌。〈基因編輯爭議的倫理學光譜〉。《時代論壇》。期16372019113日):頁4-5

 

陳永浩。〈編輯人類基因,打開了「潘朵拉盒子」?〉。《生命倫理雙月刊》。55期《二0一九年一月十四日》。2019214日讀取。

 

http://ethics.truth-light.org.hk/flipbook/lifeethics/magazine/55

Senior, Melanie. UK Funding Agencies Weigh in on Human Germline Editing.

Nature Biotechnology Vol 33, Iss 11 (2015): 1118-1119.

Human Gene Therapy. Seventh-day Adventist Information Page. Accessed 14 February 2019.

 

https://www.adventist.org/en/information/official-statements/documents/article/go/-/human-gene-therapy/

 

維基百科。201934日讀取。https://zh.m.wikipedia.org/zh-hans/沙利度胺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