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語言

請選擇您的語言

人生百味/像賊一樣

2018-05-30 22:57:05

見證主愛/人生百味

 

「像賊一樣」

◎Albert Yiu

 

在我年少時,初次接觸《聖經》時,曾讀過一段經文,大意是說主復臨時像夜裏的賊一樣到來。當時我很納悶,心裏反覆地問自己,主是創造宇宙眾物的萬王之王,祂來不是要威嚴儀仗、嗚鑼開道嗎?為何要鬼鬼祟祟呢?

 

我媽媽是拜那些木雕又漆上金紅顔料的偶像,整天吹噓着它們如何穿梭古今、如何通曉過去未來。我突然想起我那個法力無邊的上帝會不會也偷偷地施法術潛進我的腦海,繼而控制我的思想?有一個晚上,我關了燈正要上床休息,我的外甥女闖進我的房間,望了我一陣子,然後跑走開,我聽到她告訴我的姐姐說:「不得了,舅父雙眼會發青光!」我聽後,背脊發涼,心想:「見鬼呀!糟糕了!我信的上帝是不是在我不知不覺間附上我身了?我要不要在額上貼一道驅鬼符……」諸如此類奇怪的念頭及問號,不斷纏繞及啃噬着我那無知及軟弱的心靈。但,我告訴你,在我往後的歲月裏,主讓我如在黑夜裏摸索前行,跌跌撞撞中,祂無聲無息地突然出現在我的身旁。雖然我經常在吹牛,但這次,真的沒騙你,我已用鐐鏈將主與我一起套上,衪在我在。

 

我的中學階段是在本會的三育中學度過,在那青蔥歲月裏,愛主的心非常火熱,接受浸禮、參加佈道晚會、經常背誦存心節,真的是主愛常在我心間,與主共度蜜月期。但在將近畢業時,本已透過長老安排要遠赴本會在美國的大學攻讀,但因家庭緣故及爸媽對看來不是華人的耶穌有恐懼(我想,他們的木頭神應不懂英語吧),最終不能成行,心情沮喪得很,失望地離開三育校園,無奈要進入社會謀生。本應是與主的感情會昇華到新的境界,但愛火反而冷卻下來。不過,主已悄悄地潛伏在我心中,很有耐性地伺機工作;不要誤會,祂不是要偷竊,而是要與我「互動」。

 

在社會中打滾,接觸到各色新鮮及有趣的人和事,漸漸地有意的忘記返教會。在那個時期,酒愈喝愈兇,最後導至胃也給酒精噬穿了一個大洞。年輕的我,天不怕地不怕,也要無力地躺在病床上瞪着雪白的天花板發呆(除了痛苦呻呤外,還可幹甚麼?人真的沒有甚麼可自誇的),以往的生活點滴如放映機重播一樣,還要慢動作地逐格播影讓我仔細重温。心中痛苦地煎熬着、羞愧地反省着。正當我沉緬在回憶中,主在這時又「如賊般」突然出現!哇!你可以想像我當時激動的反應嗎?聲嘶力竭哭着懺悔?誇張了點吧!但說真的,有流淚,暗暗地流,不敢張聲,因為那個漂亮的護士姐姐就站在不遠處,不要讓她看見我的醜態嘛。我本是一個憨厚有為的青年,為何會落得這個地步?我説,主啊,我錯了,我下次不敢了!祢不要再讓我看那些陳年舊事,好嗎?我懇求着,主沒有說甚麼,起碼我聽不到,但我内心感到祥和,我決意收拾心情,帶着有一條長刀疤的身體重新上路,主又「如賊般」突然消失了,我知道主已饒恕了我,不會錯的。

 

以後的生活淡如水,沒有驚喜、沒有低潮。偶爾翻開《聖經》,讀幾段熟悉的存心節,算是交了差事;主啊,祢知道的,上次祢饒了我,祢看到嘛,我不是有讀經温習祢的話語嗎?主沒有回應,我想衪仍然潛伏在我心中,耐心等候。不

久,我有一個難逢的機會,脱離籠牢遠赴歐洲讀書,快樂時光總是短暫的,曇花一現,又不留半點痕跡。回香港後,在酒店工作了很短的時間就進入當時很新的餐酒行業,向那些飲烈酒的人推銷沒人瞧得起的餐酒,難度很大。因工作關係,

要與那些黑道大哥混在一起,杯起杯落,大部分時間都是半醉的,在街邊嘔吐並不希奇。酒色總是連在一起,所以霓虹燈亮起,我就帶着一幫性感美艷的小姐穿梭各品流複雜的酒吧、酒家,推銷餐酒,麻煩事一大堆。說也希奇,主居然又

「像賊一樣」潛進我的生活,保守着我,在污泥中,我並沒有越軌;像荷花出於污泥而不染。但有一點,我要告訴你,主的道不在財主家卻是在市井之中。話説回來,之後我與朋友一同創業推廣餐酒,資金短缺,當時肯仗義無償幫助我的就是那些低微的性感小姐及那些粗魯的黑道大哥。感恩,願主能感化他們。

 

可能主認為時機成熟了,有天我半邊臉麻木了,很怕,措手不及。醫生説腦内有先天性的血管瘤,要立刻動手術切除,否則終生癱瘓。醫生,你說甚麽?腦甚麼?腦內一片空白……破開頭顱,十數小時過去了,又縫起頭顱。昏迷了一個多星期,我忽然醒了,因為我太太不停對我説話,唸唸有詞,給她唸醒了。專家說,太多血管瘤,動不得,回家度過餘生吧。那次,我真的哭了。我質問主,世上該死的人這麼多,祢為何偏偏選中我?沒有答案,沒有回應,主變了沉默的

羔羊。與太太孓然一身,移民來紐西蘭,打算靜靜地生活。二十多年過去了,生活穩定,我不單沒有死去,我還有兩個女兒!主,我錯怪了祢,其實祢一直「如賊般」躲在我心裏,無論我是快樂或痛苦,都與我共度,只是祢躲得太高明,我

懵然不知。不過,新的血管瘤不斷增生,管它呢,祢賜給我這樣有才華(一笑),那會讓我這樣占便宜白白的死去。祢有甚麽文字的任務交給我,不用客氣,我隨時效勞。噢,我不是正做着麼?!

 

各位弟兄姐妹,可能你們會說,經上是說主的日子要像賊一樣到來,要我們警醒,不是我説的這樣,九不搭八。各位,我知道,你們不要躁動,聽我道來。其實,我認為主若要我們跟從祂,真的是與我們鬥智鬥耐性,從你接觸祂那一刻起,你心裏的門窗倘未關上,祂就會「如賊般」潛入你的心扉,伺機作工。從我46 年前聽到主的教訓起,主就如科幻片的情節般將祂化成晶片植入我的心中,期間我雖然多次遠離主,但祂就如我的血管瘤一樣,一定要與我共存,如影隨形,永不放棄。主啊,我投降了,我願意跟從祢!弟兄姐妹,你們不信,可試試看,打開心窗,主就會躲進你們的心中,伺機作工。阿們!


下圖為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