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語言

請選擇您的語言

信仰廣角鏡 從 「彼得逃離飯桌事件 」看保羅的危機處理原則

2018-02-01 20:19:41

牧養專欄

信仰廣角鏡

從 「彼得逃離飯桌事件 」看保羅的危機處理原則

趙星帆牧師

美國北美菲利蒙華人教會/中華福音佈道中心(CEGC

 

序論

教會是由各種文化背景,各種生活習慣,各種性情形形色色的人所組成的一個屬

於上帝的團體。任何一個教會的成長都不可能毫無波折,無論教會領袖的靈性是如何高,知識是如何豐富,都帶着人性的弱點與盲點。故此在教會中必然會有許多引發爭議,產生矛盾,造成分裂的事件發生,我們稱之為危機。在危機發生之時,教會的領袖們應當如何應對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情,因為危機代表着危險與可能產生的傷害。倘若教會領袖們沒有一個對於危機可能發生的預期,沒有成熟的危機處理的《聖經》原則可以倚仗,那麼哪怕小小的一頓飯都可能會是教會分崩離析的誘因。

 

本文的主旨是嘗試通過〈加拉太書〉第2 章中所記載的「彼得逃離飯桌事件」,

並結合保羅在教牧書信中所教導的教牧原則來論述教會在危機發生時, 應該如何來應對這些挑戰。筆者將首先聚焦在事件本身的歷史背景,闡述這一事件的前因後果,其次筆者將論述為甚麼我們將此事件如此鄭重其事的加以討論,以及它所包含的危機,最後將對照保羅在教牧書信中所教導的《聖經》中的立場與原則,並就「彼得逃離飯桌事件」展開詳細的討論,幫助讀者思考應該如何應對危機,如何能在危機尚未發生時懂得預防,危機開始出現時及時正確處理,避免給教會帶來不必要的傷害。

 

彼得逃離飯桌事件的歷史背景

關於安提阿教會

「彼得逃離飯桌事件」發生在安提阿教會,「安提阿城位於今日土耳其東南角上,是一個重要的陸上交通要道。是羅馬帝國的第三大城,僅次於羅馬與亞歷山大。」安提阿教會也是在宣教史上有着非常特殊地位的一個教會。有相當多的里程碑式的事件發生在此地。門徒第一次被稱為「基督徒」是在安提阿(參閱徒11:26)。教會史上第一次的捐助活動也是由安提阿教會發起,並成功的將捐獻交給當時住在猶太的弟兄姐妹們(參閱徒11:27 ~ 30)。並且「安提阿教會乃最早的外邦教會之一,保羅三次旅行佈道的根據地」;這也是一個外邦基督徒與猶太基督徒相處融洽的教會,我們可以從他們對於猶太教會的無私幫助,對於猶太先知的接受與認同(參閱徒11:27 ~ 29),從這些事上看到這並不是以族群、血統、膚色等因素將自己與他人分隔開來的一個教會。「安提阿教會……的信徒包括猶太及外邦基督徒,當彼得來訪時,安提阿教會已習慣了猶太及外邦信徒在餐桌上的

自由相交,雙方享有平等地位。」故此無論在影響力與受關注程度上,安提阿教會都是首屈一指的,這裏發生的每一件事情都會或多或少對其它的教會帶來影響,而「彼得逃離飯桌事件」就發生在此。

 

關於猶太基督徒與外邦基督徒的關係

我們通過對比四福音書與〈使徒行傳〉的記載可以看到猶太基督徒對於外邦人的觀感是有所改善的,但是我們也只能說僅僅是有所改善。〈使徒行傳〉第11 章記載安提阿教會的建立有一段相當有趣味的話:「那些因司提反的事遭患難四散的門徒直走到腓尼基和塞浦路斯並安提阿,他們不向別人講道,只向猶太人講。但內中有塞浦路斯和古利奈人,他們到了安提阿也向希臘人傳講主耶穌」(徒11:19 ~ 20)可見相當一部分猶太基督徒在接納外邦人成為肢體這件事情上的消極,不感興趣的態度。而在保羅書信中不斷出現的關於割禮的問題,真以色列人的問題都跟猶太人基督徒對於外邦基督徒的態度有關。可見當時的情況是開始融合,但是還遠遠沒有達到融合。

 

關於「飯桌事件」的危機解讀

〈加拉太書〉第2 章11 到14 節記載磯法(彼得)來到安提阿教會,正在與外邦基督徒同桌吃飯的時候,有消息說耶路撒冷教會有人來訪(從雅各那裏來的人)。磯法聽到這個消息後產生了畏懼心理(他因怕奉割禮的人―參閱加2:12),於是離席,裝出一副與外邦基督徒大有距離的樣子。這一舉動引發了跟風效應,與磯法同來的猶太人也做了同樣的事情,這裏面包括了對於安提阿教會有着重要意義的一個人物―巴拿巴。當保羅知道此事後,當面指責磯法,痛斥他的舉動有違真理,我們將此事件稱之為「安提阿教會飯桌事件」。

 

這一事件發生在飯桌上,是一個非常平常的場景,但是這一個在日常生活中的場景,卻引發保羅如此強烈的反應,是因為保羅在這一事件中看到了一個極大的危機。若是我們給危機一個定義,我們可以將其描述為:「危機屬突發性事故……危機是由一系列細小事件逐漸發展而來的」。

 

飯桌事件的起因是日常生活中的一件細小事情,但是危機的起源可能就是這些細小的事情。而且磯法的做法已經產生了連鎖反應,這符合危機中「連鎖效應」的描述。羅伯特・希斯在他的書中提到:「當一個危機引起另一個危機時,就叫做

連帶效應。因為危機就像一粒石子投進水池引起的陣陣漣漪那樣,對外部會產生一系列的負面影響。初始危機就像投入水中的石頭,所引起的衝擊破壞可能包含了石子撞擊池底,在水面及周邊濺起水花和漣漪而引起的波動。」米卓夫和皮爾

遜(1993 年)把這種由於危機初期管理不善而造成的漣漪效應稱為「連鎖反應」。

 

磯法起身離席就是投向所有旁觀者心中的那一塊石頭,這塊石頭在猶太人心中泛起的漣漪導致他們隨同磯法的舉動,跟風裝假。這塊石頭在巴拿巴的心中泛起的漣漪導致他拋棄了以往的立場,不顧跟安提阿教會深厚的感情與真理的原則,跟磯法站在同一戰線上。毋庸置疑,磯法的舉動就如同一塊石頭投進外邦基督徒的心裏,其它跟隨磯法裝假的猶太人之舉動是另一塊石頭,而當巴拿巴也表明立場的時候,這恐怕就是一塊會掀起風暴的大石頭了。「彼得逃離飯桌事件」有着明顯的連鎖效應,磯法所做的決定在此時已經不僅僅是個人觀念,而變成了外邦基督徒與猶太基督徒是否平等,是否有着同樣的價值,是否值得同樣尊重的一個大問題。我們可以預見一場風暴將要來襲。

 

保羅是有智慧的,因為他看到了這一件看似平常的事件後面隱藏着的危機,也看到「彼得一人軟弱的結果,所發生的影響不小」,因為「危機是一個會引起潛在負面影響的具有不確定性的大事件,這種事件可能……造成巨大的損害」。我們需要有這樣的前瞻性與對事態發展的預判,若我們看見了危機卻從來沒有意識到這是危機,那麼所謂的「危機處理」原則都是無用的。這一事件牽涉到眾多的屬靈領袖,我們毫不懷疑磯法與巴拿巴跟上帝之間的生命的聯繫,但是每一個人都有他的弱點與缺陷,所以當我們看到類似與這樣的事情發生的時候,如何應對,如何照着《聖經》的原則去處理,是每一位上帝的僕人所需要學的功課。

 

保羅的危機處理原則

不拖延

保羅的危機處理第一原則是不拖延。危機會產生連鎖反應,拖延的愈久,傷害就愈大。這是保羅處理危機的一貫原則。當保羅前往馬其頓的時候,他要求提摩太留在以弗所,雖然提摩太是他傳福音事工上的極大幫助,但是他需要提摩太留下來處理以弗所教會在當時所面臨的危機。「我往馬其頓去的時候,曾勸你仍住在以弗所,好囑咐那幾個人不可傳異教,也不可聽從荒謬無憑的話語和無窮的家譜,這等事只生辯論。」(提前1:3 ~ 4)「NIV(修訂標準本聖經) 與 RSV (新國際本聖經)傾向於使用加強語氣『力勸』(Urged)」來表明保羅的焦急心情,他並沒有等到自己回來之後再處理這個危機,他要求提摩太留在以弗所,去制止這一危機的蔓延。這一原則同樣體現在此處。若等到磯法離開安提阿教會之後,也許保羅處理起來便沒有那麼多的難處,至少不會發生正面的衝突,但是保羅並沒有等,因為他知道危機是拖延不得的。在教會成長的過程中我們經常需要面對類似的事件。某一件不符合真理的事情出現的時候,我們往往錯失最好的處理時機。

 

中國人所奉行的「拖字訣」經常會出現在教會領袖的思想與行動上。如同鴕鳥將頭埋在土裏去躲避危險一樣,將危機放在一邊,期待它能夠自然過去是不負責任與荒唐的。我們需要在第一時間去回應,而不是等到事情不可收拾之後才檢討。

不遮掩

「大事化小,小事化無」是許多人在面對危機時的法寶,所以先把問題遮蓋起來,不要把事情放在陽光下來討論是他們的第一選擇。但是保羅直接「指責彼得虛

偽,一方面歡迎外邦人歸主,與他們一同吃飯,另一方面卻在聽到猶太基督徒來的時候離席」,因為保羅所秉承的第二個危機處理原則就是不遮掩。

 

保羅在教牧書信中提到許多當時教會所面臨的問題,「所有三封書信都有如何拒斥假教師的勸告」,而且保羅還提到異教的攪擾,家譜討論所引發的捨本逐末,信仰趨於空談的傾向(參閱提前1:3 ~ 4),教會中一部分寡婦所帶來的惡劣影響(參閱提前5:11 ~ 13),克里特人對教會產生的衝擊(參閱多1:12 ~ 13),跟執政的政府的惡劣關係(參閱多3:1)。若不是保羅將這些事寫出來,我們可能根本無法知曉初期教會所面臨的的種種挑戰。但是我們今天能夠在面對各種挑戰時得以從《聖經》中找到處理的原則,不正是得益於保羅對於危機,問題不遮掩的態度嗎?

 

保羅沒有將這個問題遮掩起來,因為磯法犯了一個極大的錯誤,他想要用最簡單的方式來規避從耶路撒冷來的基督徒可能產生(只是可能)的質疑。董家驊在論道亞哈斯王的時候說到:「他眼光短淺,只要能解決眼前的問題,做甚麼都行。他隨自己的喜好,任意而行。」而且因為嚐到甜頭,愈陷愈深。他為了「問題立刻解決」、「慾望立刻得到滿足」,為了「權力帶來的安全感」,情願犧牲原則和尊嚴,甚至甘願做奴才!甚至,亞哈斯王可以說是今天很多領袖人物的原型―包括基督徒領袖。這類的領袖覺得,在職場上為了自己、公司,甚至教會的利益,把信仰的原則放在一邊,犧牲一點原則,應該沒有甚麼錯。磯法的錯誤是明顯的、公開的,他試圖用自己的行動去討好一方並不惜得罪另一方,他跟隨的是自己

的意思,他要的是馬上規避掉潛在的危險(個人的),把信仰的原則放在一邊。這樣公開的錯誤需要公開的處理。所以保羅選擇「當面抵擋他」(加2:11),「在眾人面前對磯法說」(加2:14)。保羅公開的當面抵抗彼得的「言行不一」,因為這是勢在必行的一件事情。只有這樣不遮掩的態度才能讓那些公開受到磯法「飯桌事件」傷害的外邦基督徒明白教會的真正立場,並且也向猶太基督徒們

發出提醒,告訴他們甚麼才是上帝的心意。

 

不遮掩

保羅的第三個危機處理原則為不偏頗。保羅質疑彼得的立場是基於真理,而不是基於其它因素。因為一同吃飯,是保羅教導初信基督徒之新口號的象徵―是可見的,有社會影響力的;他的新口號是:不分猶太人,希臘人,自主的,為奴的,或男或女,因為你們在基督耶穌裏都成為一了(參閱加3:28)。但這個象徵被彼得的行為公開地破壞了。保羅認為這個行為不但「虛偽」,而且在神學上很「錯誤和危險」。這個指責不涉及個人情感,而是真理之辯。

今日教會許多的爭端不是基於真理,而是基於個人衝突。「當今許多教會,牧者與同工之間常發生紛爭,把上帝的家鬧得風風雨雨,使信徒灰心跌倒,甚至教會分裂。可惜這些紛爭常常不是因為基要教義的異同,而是為了人際關係,權力鬥爭,或做事方法和標準不同,於是各人堅持己見,互不相讓,以致謠言四起,羞辱主名。」保羅與磯法的衝突絕不是因為個人原因。若要論到個人情感,保羅與磯法的關係並不一般。在〈加拉太書〉中保羅描述到自己與磯法以及雅各的特殊關係,他說自己之前去耶路撒冷的時候跟磯法同住了十五天,並且與雅各見了面,除了他們兩位,保羅說他沒有去見別的使徒(參閱加1:18 ~19)。也講到他與磯法,雅各行右手相交之禮(參閱加2:9)。可見他與磯法的關係是融洽的。但是無論關係如何融洽,如何緊密,在事情涉及真理的時候,我們必須不因個人情感而產生判斷與反應上的偏差。

 

中國人講「人情世故」,講到一個地步在「人情世故」裏面沒有了對錯的界限。在教牧書信中有一個很重要的內容叫做「責備」、「勸告」,保羅用了〈提摩太前書〉第5 章通章的篇幅來論述若教會的領袖在看到不對的事情的時候該如何反

應。無論是面對老年人,少年人,老年婦女,少年婦女,有兒女的寡婦,無兒女的寡婦等等,保羅說不管他們是甚麼身分,甚麼地位,你都需要用真理去責備,勸告他們,不能因為情感而模糊了對錯。

 

結論

「彼得逃離飯桌事件」是一個特殊的事件,發生在一個非常敏感的城市,又有一群重要人物涉及其中,這一事件若沒有保羅在當時及時的應對與處理,很可能會造成極大的傷害。今日教會中同樣面臨許多的挑戰。教會領袖們需要有清楚的判斷標準與穩固的真理立場。教會領袖們要在危機發生時不拖延,並及時處理,才能防止事態擴大與蔓延。要在危機前不遮掩,放在陽光下來解決問題,面對問題。要用不偏頗的態度來面對危機,不讓個人情感,個人得失來影響對于對錯的

判斷。只有這樣,教會才能在危機前屹立不倒,在真理中牢不可摧,才能在上帝的恩典中更好地完成祂所托付給教會的使命。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