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語言

請選擇您的語言

聖樂縱橫 我眼中的音樂崇拜

2018-04-01 15:51:44

牧養專欄

聖樂縱橫

我眼中的音樂崇拜

鄒盼盼姐妹

中國/廈門霞溪堂教會

 

對於音樂,我有很多說不清的情愫。記得很小的時候,我母親常帶我到教堂,讓我坐在一旁聽詩班練唱,如果他們唱走調,我總能一下子就發現並指出糾正,後來我才知道,這是所謂的「絕對音準」。也許上帝真的賜給我一雙靈敏的耳朵,以至於我母親認為我能在音樂這方面有所建樹,於是在我上小學時便逼我去學鋼琴,學聲樂。但那時的我,並不懾於她的威嚴,我一次又一次地逃課,後來,她放棄逼我,而我在彈琴這件事上,也成了高不成低不就的人。這是我至今都無法彌補的憾事。

 

即便如此,我仍舊沒有放棄對音樂的熱愛。我還是喜歡唱歌,喜歡在繁忙的事務中用音樂放鬆自己,喜歡安息日來到教堂和大家一起敬拜,我一直覺得音樂是上帝賜給人類最美好的禮物之一。

 

《聖經》中也有許多有音樂恩賜的先賢們。如最早在〈創世記〉第4 章21 節:「雅八的兄弟名叫猶八,他是一切彈琴吹簫之人的祖師。」;又如〈撒母耳記上〉第16 章18 節:「我曾見伯利恆人耶西的一個兒子善於彈琴……」,大衛後來被招進王宮,使掃羅煩亂的心得到治癒。他如此愛音樂,這也許就是《聖經》中最完整記載一個詩班成立過程的原因吧!「大衛年紀老邁時,他和他的眾首領分派亞薩、希幔,並耶杜頓的子孫彈琴、鼓瑟、敲鈸、唱歌……善於歌唱的共用二百八十八人。」(代上25:1 ~ 8)當我看到〈詩篇〉中大衛用他的人生經驗,寫了一首又一首的詩歌,特別是從〈詩篇〉第146 至150 篇,都是以「你們要讚美耶和華!」為開始和結束,我想大衛的一生,定是在苦難中也不忘讚美的一生。

音樂就是有這麼神奇的力量。

 

如今教堂中的音樂敬拜,並沒有隨着時間的流逝而失去她獨特的魅力。不論哪個教堂,大多都有屬於於自己的詩班,我也有幸一直參與詩班的服事。而詩班的頌讚在崇拜過程中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甚至可以說是整場崇拜的點睛之筆。記得〈以弗所書〉第5 章19 節說到:「當用詩章、頌詞、靈歌彼此對說,口唱心和地讚美主。」在用音樂的服事過程中,我們能做到「用詩章、頌詞、靈歌彼此對說」,可是我們卻很難做到「口唱心和地讚美主」。也許是因為我們認為音樂的崇拜只能用歌唱的方式,而忘記了「上帝是個靈,所以拜他的必須用心靈和誠實拜他。」(約4 : 24)

 

我接觸過其他教派的信徒,也曾去參觀他們的崇拜模式,其中讓我印象深刻的,應該是他們的音樂敬拜環節。他們會組建自己的青年崇拜團,裏面有鍵盤手、鼓手、吉他手、鋼琴、領唱等等,真的算得上是專業級別的樂隊。但他們的音樂很重金屬味,並提倡用呼喊的方式來讚美主。這看似有很濃的敬拜氛圍,但當音樂停止,底下會眾的心卻又像一盤散了的沙。這怎能進入到真正的敬拜中呢?

 

我曾經聽過一個研究《崇拜學》的博士開設的一門講座,她說:「聖樂崇拜的研究若不從《聖經》神學與崇拜神學為基礎,重尋崇拜、禮儀的真義,將會帶來很多嚴重後果。」每逢安息日,我們到教堂中敬拜上帝已是習慣使然,但這樣周而復始的崇拜方式,我們是否已經麻木?當我們漸漸拋棄了崇拜的實質,而為了迎合會眾,將音樂崇拜日趨世俗化,那麼我們便忘記真正的崇拜是以基督為核心的。

 

有時我們在詩班服事的過程中也難免會產生懶散怠惰的情緒,或者只是應付之。大家常說:「讚美若不能先打動自己,何以打動別人?」的確,有時音樂並不都能起到治癒的效果,好似所羅門所說:「對傷心的人唱歌,就如冷天脫衣服,又如鹼上倒醋。」(箴25:20)也許只有上帝知道他當年的傷心難過吧。

 

我喜歡音樂,雖然我並不專業,但音樂於我來說,已是生命中不可割捨的一部分。如果「崇拜」是一個大家族,那麼我想「音樂」一定是這個家族中泰斗級的人物。我相信從上帝賦予音樂生命的那一刻開始,她便在各個時代中扮演了自己的角色。

 

音樂崇拜是甚麼?也許是「詩章、頌詞、靈歌」就能表達的旋律;也許是「絲弦的樂器和簫的聲音」異口同聲的讚美;又也許是直到新天新地的那一天,「凡有氣息的都要讚美耶和華!」(詩150 :6)

發表評論